第二章 重生

“小绯,赶紧起来,再不起来,你上学第一天就要迟到了,你这孩子这睡懒觉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这都上学了,还稀里糊涂的,你说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迷迷糊糊中被人从床上扯起来,然后谈不上温柔的动作在往自己身上套衣裳,若绯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听到那有些熟悉的记忆中的声音,若绯忍不住想要落泪了,这边赵翠英手脚麻利的给外孙女身上套衣裳,生怕孩子第一天上学要迟到了,外面的天才蒙蒙亮,虽然打开了木窗可是屋里的光线并不明亮,所以她也没注意到外孙女的异常,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地念着外甥女,自然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来,麻利给孩子穿衣裳。

“家婆,你是不是来接我的啊?”若绯迷迷糊糊地问着,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从自家十几楼的露台上一跃而下的记忆那里,只记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然后狠命撞在坚实的地上,还没来得及感觉疼痛就已经失去了意识,可是这会儿看到自家外婆,若绯除了觉得是家外婆来接自己外,实在没有其他的想法。

“啪!”一巴掌重重落在若绯后脑勺上,赵翠英没好气地冲外孙女喝道:“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大早上就胡说八道的,什么来接你,接你去哪儿?赶紧给我下去,吃了早饭,跟你磊哥去学校,第一天上学要认真、听话,不要就晓得玩,你建云舅舅在学校当老师,你不懂的就要好好问他,晓得不?”

若绯被粗鲁的从床上拎到地上,脚下意识塞进床边的球鞋里,虽然光线不足,可是若绯还是看清楚了那双鞋子,妈呀,咋那么小,不,她的脚也变小了,若绯一时有些蒙了。

赵翠英将外孙女放到床下,就转身去叠被子,结果现外孙女愣愣的站着,心里就有些火辣辣的,这死孩子,都上学了,还想着睡懒觉,衣裳都穿好了还不动,顿时没好气的又朝若绯头上拍了一巴掌。

“赶紧去洗脸刷牙去啊,等会儿迟到了。”赵翠英催促道。

若绯这才懵懵然地将脚上的鞋子下意识地套好,心不在焉地朝外面走去,这屋子是很多年前外婆家的老房子,她童年的很多记忆几乎都是留在这里,那些最开心最无忧的日子好像都在这里,只是后来日子好过了,这屋子被拆了,然后小舅舅家在这里盖了楼房,虽然楼房很漂亮和宽敞,却没有了记忆中的那些痕迹。

出了屋子,到了后面的灶屋,只见后门大大的敞开着,抬头还能看到红彤彤的太阳初初从山岗上升起,不时还有公鸡打鸣的声音此起彼落,若绯不知道自己是做梦,还是因为实在太思念这些记忆中无忧的日子或者是怎么样,总之这一刻她十分的感动,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死丫头,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赶紧刷牙啊,家婆给你冲鸡蛋水,喝了再吃点罐饭,就跟你磊哥去上学去。”赵翠英出屋就看到外孙女站在后门那里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听到声音,若绯回过头来,冲自家外婆露出一抹由衷开心的笑容。

“知道了,家婆。”嘴上这么说,心里若绯冲这个记忆中年轻许多的外婆默默道:家婆,能再看到你真好,哪怕是在梦里,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和家爹啊。

原本还要骂上两句的赵翠英,看着外孙女脸上灿烂得有些耀眼的笑容,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孩子开心,她也就没计较,说起来早上还打了这孩子两巴掌,平时这孩子搞不好就要哭了,或者闹闹小脾气,现在这样倒是有些少见。

若绯循着记忆中放牙膏和瓷缸子的地方,拿了牙刷和白色的瓷缸子,这瓷缸子因为用了有些年头,缸子底部有些地方白瓷脱落或者怎么样,反正雪白的缸子底下有几处黑眼子。

当然这杯子并没有坏,还是能盛水的,这个时代这样铁的瓷缸子貌似家家户户都有的,若绯拿了瓷缸子又挤了些牙膏,然后回到灶间,从水缸里舀了水去刷牙,而赵翠英这会儿正在烧早饭,若绯因为要上学,所以吃的是昨晚上煨在灶膛里的罐饭,早就已经好了,可是家里其他人的饭是要等会儿吃的。

刷好了牙,又洗了脸,若绯的鸡蛋水和罐饭已经放在了饭桌上,鸡蛋水是用烧开的米汤冲的,里面放了糖和猪油,虽然说这个时候的农村不是穷得吃不上饭,可是像若绯这样每天早上能喝一个鸡蛋水的人家几乎没有,但是记忆里若绯一直记得,自己在外婆家住着的时候,每天早上必定少不了一个鸡蛋,一直是用米汤冲的鸡蛋水,那个时候还嫌弃不好喝,每次外婆要她喝的时候,就跟打仗一样。

这会儿若绯也没有客气,坐到桌子旁,闻了闻带着腥气的鸡蛋水,好像自从不住外婆家后,她就没再喝这玩意了,一个是她不喜欢喝,另外一个她妈后来嫁的人家孩子多,不像外婆家里,虽然有表哥和表妹,但是因为大舅跟外婆家分家了,俩个孩子也不到这边来,结果其实外婆就领自己一个,所以家里的鸡蛋没有舍不得不给自己吃,再者外婆和外公都在,平日里两个人又勤奋,日子好过。

别看早上给了若绯两巴掌,可是在吃食上,外公和外婆从来就没有亏待过若绯,要说这么多孙辈中,若绯可以说最得两个老人家的疼爱,他们疼爱若绯是实打实的,既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其他的什么,所以后来若绯长大了,再回忆起小时候的往事,最想念的都是自己的外公外婆。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记忆中的味道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虽然腥气但是还是甜滋滋的,就跟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喝了鸡蛋水又去吃用小罐子装的罐饭,那饭香气扑鼻,一如记忆中的美好,也是她思念了一二十年的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