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家告状

这时旁边的一个女生跑过来勾着若绯的手,开口劝道:“小绯,算了,别跟这些人掺和了,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闻言若绯定睛一看,对方年纪跟那些男孩子差不多大,应该是一个年级的,说起来也并不是陌生人,而是是若绯大舅家的女儿郭静兰,这个大舅并不是若绯的亲大舅,若绯的亲大舅是郭磊的父亲,但是这个大舅是按照族里排行来算的,这个大舅的父亲跟若绯的外公是同一个爷爷下来,算是比较亲厚的关系,平日里若绯跟他们家也亲厚。

自然跟这个表姐也是不错的关系,还记得小时候经常跑她家吃饭睡觉,所以她这会儿站出来说这个话也算是维护若绯,顺便给那几个男生台阶下,以前的若绯是真的傻白甜,真心把人家当成自己的姐姐,却没想到人家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真心,要说郭静兰之前也是走在后面的,怎么可能没看到这些人的动作,却也不提醒若绯一声,现在看似是帮若绯,却也不然。

若绯心里过了一下,知道现在不是闹的时候,倒也给郭静兰面子,笑着回道:“好,兰姐这么说了,我听兰姐的。”

说完这些若绯直接将书包拉到胸前,学后世那些防盗的小姑娘一样背到胸前,然后亲昵地拉着勾着郭静兰朝郭磊走了过去,好像什么事都没生一样,然后继续往前走,如此一来大家又恢复了之前的氛围,若绯也装作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如此一来这件事好像就此揭过去了,若绯他们一行人走到岔道就跟那些人分道扬镳了,分开后一段距离若绯才开口问一旁的郭静兰:“兰姐,他们是谁啊?”

既然都分开了,郭静兰也没什么顾虑了,见若绯问了,于是回道:“是对面湾的,我们班的冯海军和冯建民他们。”临了又嘱咐了若绯一句:“小绯,你可别去招惹他们,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人。”

若绯点了点头,笑着回道:“我晓得。”

虽说之前郭静兰没有提醒她让她心里不舒服,可是这会儿人家也算是好心,若绯自然不会摆脸色给她看,再说郭静兰这么做也没什么错,人家提醒了是情分,不提醒是本分,她没必要斤斤计较,所以这个时候干脆装糊涂,做个表面亲热就好了,只是以后不会傻得跟人交心罢了。

“小绯,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招惹那些高年级的人做什么?”郭磊也凑了过来问道,心里对表妹惹到高年级的学生有些不爽,觉得表妹会惹事儿。

听了郭磊的话,若绯心里烧起一把火,自己可是他亲表妹,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他竟然一句话都没说,想着以后他做出的那些事儿,若绯也没好气。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招惹人家了,还我表哥呢,我妈算是白疼你了,看着我被人欺负,连个屁都不敢放。”若绯是真的生气了,其他人不帮她,她都不觉得什么,可是郭磊不一样啊,那是她亲哥啊。

郭磊被若绯这么一说也觉得没面子,顿时回道:“要不是你吊郎当的,能招惹上那些个不三不四的人,倒是把气往我身上撒,我怎么了?”

被郭磊这么说,若绯真的很生气,可是想想自己是大人,跟个小孩子吵也不好看,再说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干脆就闭紧了嘴巴不说话,心里却下定了决心,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人家只会觉得自己好欺负,至于这个表哥就不要指望了。

这样一想,若绯也就不理郭磊了,那边郭静兰几个也有些不好意思,要是若绯自己不明白生什么事情,他们也能含糊过去,这回明摆着若绯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们却视若无睹,总归有些说不过去,心里都有些怕若绯回去说什么,一时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上学第一天,若绯就没一件顺利事情,亏得此时的若绯不是真的小孩,否则是要难受死,不过话说回来了,若绯要是真小孩只怕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傻白甜什么都不懂吧。

若绯跟郭磊因为吵了几句也算是生气了,两个人一路上也不说话,到了外婆家门口,郭磊更是一句话都不说,自己管自己走了,若绯也没那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爱好,直接就朝外婆家走了过去。

进屋见外婆已经做好了中饭,看她回来了笑着问:“小绯,今天在学校里怎么样?”

被外婆这么一问,若绯突然觉得委屈了,忍不住撒娇道:“家婆,学校一点儿不好,我都被人欺负了,磊哥还骂我。”

其实平时的若绯自然不会如此,只是她当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也没有当真,又想着跟自己外婆撒娇,所以就口无遮拦地说了出来,反正又不是真的,再说这么多年了,难得有机会再跟外婆撒娇,不撒白不撒。

“啥,你被欺负了,怎么回事?”赵翠英忙问道,没想到外孙女第一天上学就被人欺负,这让她顿时有些上火了。

“今天有人想偷我书包里的卷笔刀,被我现了,亏得我机灵没说破,要不搞不好还会挨一顿打呢。”若绯一点儿不觉得跟外婆告状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什么,有人偷你的卷笔刀?”赵翠英不禁拉高了声音。

“就是,要不是我现得早,就被偷了。”若绯点了点头。

赵翠英听外孙女这么说,忙问道:“你晓不晓得他们是什么人,等我明儿去跟你建云舅舅说一声,这现在的学生也太不像话了,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想偷东西,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

闻言,若绯却没有开口,她可不想到学校打小报告,说了也没什么用,最多就是罚罚站,以后说不定他们更找理由欺负自己呢,这么一想若绯忙道:“家婆,你可别找建云舅舅,人家是当老师的能管几多,我小舅呢,怎么没看到他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