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撇下

赵翠英一时没想明白,听孙女这么说,立马反对道:“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要找学校的老师,不找老师找谁?你小舅去砖瓦厂了,黑了就回来。”

“家婆,总之这个事儿你就别找建云舅舅,你把二舅带回来的包拿来给我当书包,那个给我当书包背学校去了,免得人家眼红。”若绯想了想提议道,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惹麻烦,毕竟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人家之所以找她下手,总的来说还是太招摇了,小时候不懂这些,只觉得自己比人家优渥,却不晓得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人盯上了,既然是这个书包引起来,那么干脆就换了,免得遭贼惦记,最后吃亏的也是自己,倒不是心痛东西,而是不想挨打。“好好的书包不背,怎么要背你二舅的包,那包哪里有你这个书包好看。”赵翠英忍不住开口道,对于孙女说不要她告状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到心里,反而打定了主意要去跟郭建云说呢。

若绯郁闷了,她从来没现,她外婆原来跟她家老妈一个性子,也是个爱炫耀的,心里不禁叹了口气,只得解释道:“家婆,你觉得人家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啊?”

赵翠英被若绯问得一噎,她还真不知道。

“你看看我这身行头还有书包,再看看人家小孩,你觉得怎么样?”若绯也不指望外婆能回答,干脆又问了一句。

“哦,你这样挺好的啊,怎么了。”赵翠英老实的回答,外孙女这一身可是女儿花了老价钱,按照县里读书的小孩打扮的,可比那些个土包子强多了,还是她闺女能耐啊。

若绯很想对自家外婆翻个白眼,可是毕竟是疼爱自己的外婆,她那么做太不礼貌了,所以只能开口解释道:“人家穿用都比我差,我这一身出去不是明摆着招贼惦记么,这书包还是放家里的吧,卷笔刀也放家里,你给我一角钱,我等会去小店里买个小刀吧,这样也免得麻烦。”

若绯记得这个时候物价比较低,一毛钱应该可以买一把削铅笔的小刀。

赵翠英没想到自家孙女还有这样的见识,一时有些接受不良,动了动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往日里没看出这丫头这么心计啊?当然也不是说若绯很笨,只是比较没心计而已,所以外婆听她这么说,才会想她这是怎么了?难道上学了就不一样了?

想是这么想,赵翠英却也觉得不可能,这自己都没想明白的弯弯绕绕,被外孙女这么说出来,她还是觉得孙女想多了。

“小绯,你看这书包可是你妈特别买给你上学的,你咋不背了呢,多好看,人家想要都没有,我们还是背书包上学吧。”说起来人都爱面子,赵翠英也不例外,能给外孙女好的,干嘛要装穷。

若绯突然现不知道怎么跟老人沟通了,她都说得那么明白了,怎么外婆还是不懂呢?思来想去还是自己太小了,所以外婆只当自己说的是孩子话,不愿意当回事儿。

如此一想若绯歇了再劝的心思,干脆也不说话了,赵翠英见若绯不说话了,也没在意,而是动手去准备午饭了,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罐饭就端了上了,除了饭还多了一碗炸小杂鱼,认真说起来赵翠英对这个外孙女儿真的好得没话说,虽然这鱼不值多少钱,可是也没有几个小孩子吃得到,最关键的是,这小鱼裹了面粉用油炸过的,就算现在日子好过,可是油炸的食物做起来麻烦,而且还费油,普通人家谁会这么宠孩子,这个时候的农村观念就是穷养孩子。

不管是男孩女孩,通常都不会太娇惯,而是觉得小时候吃些苦头,长大了才会出息,若绯后来去了魔都,见人家孩子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一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只是后来很久以后才弄懂了,其实农村人并不是不知道疼爱孩子,而是因为家里太穷了,而大人因为要做很多体力活,自然要保证营养,另外小孩子吃了苦头才知道珍惜,这一点其实也没有错,至少农村孩子都不是小太阳小皇帝,多少比城里孩子吃苦耐劳一些。

哪怕若绯一直被娇惯着,去了魔都都比那些正规城里孩子能干一些,当然也比人家傻一些,这些都是若绯后来回忆那些往事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所以总的来说若绯并不聪明,没有重生前且小时候的若绯就是个傻白甜,被琼瑶奶奶和央视洗脑洗得特么彻底的那种。

这些都是后话,也不提了,这会儿外婆将饭菜端了出来,若绯自然不会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问道:“家婆,我家爹呢?”

“这不早上就去神山送香了,还没回来呢。”赵翠英回道。

听外婆这么说,若绯也明白,说起来外公做香的手艺那是绝对好,所以除了种田外,他还做香,而外婆则是裁缝,自家那个妈就是跟外婆学的手艺,如此看来外婆家的日子比起很多农村人家其实真的很不错,特别外公做的香也是远近闻名的,小时候她还经常跟外婆一起做香袋,说起来建云舅舅之所以跟外公家关系不错,也是有原因的。

做香袋是要纸张的,外公就跟做老师的建云舅舅买旧书回来做香袋,以前想不明白为什么的若绯,这会儿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所以人跟人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单纯的好,其实背后都是有原因的。

一边想着心事,若绯一边吃着饭,等饭吃好了,却还不见自家表哥过来喊自己上学,心里还有些纳闷呢。

“怎么回事儿,你磊哥怎么这么慢,你去你大舅家喊他一声,再不走就要迟到了。”赵翠英见外孙女吃完了半晌,却不见大孙子来喊,正有些奇怪呢。

抬手看了看手表,因为家里的条件可以,所以她和老伴一人有块手表,自然知道时间早晚,这会儿看手表都已经十二点三十了,却不见大孙子来喊外孙女上学,心里怕大媳妇做饭动作慢耽搁了孙子上学,于是忙让外孙女去喊大孙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