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是梦

不过有小舅做后盾,若绯倒也不怕这些人事后报复,所以既然外公和外婆不放心,就按照他们的意思来办,再说她也阻止不了,不过心里却也庆幸有小舅在,要不光是去老师那里告状,后面自己就要面临被人报复的下场了。┅

郭兴旺和赵翠英虽然不大赞同若绯的话,可是总归不能让自己家的孩子吃了亏,所以也没再说什么,至于说郭舒林自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去给若绯出头,毕竟半大的小子正是热血的时候,一提到干架绝对是脑门充血,恨不得马上就上去干一架。

后面两个老人又关心了一下若绯在学校的情况,等问的差不多了,外婆大手一挥吩咐端饭吃,往日里若绯听到吃饭就坐到桌子上,等大人把饭菜都端出来了直接就吃饭,今儿她却没有这么做,反而跟着外婆去端饭了,因为是最喜欢的外公外婆,所以她希望哪怕是在梦里,都能做得更好一些,让他们能更快乐一些。

虽然这些都是小事情,可是若绯觉得自己勤快一些,想必外公外婆心里也宽慰一些,那么在自己后来的人生中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存在了。

对于外孙女突然变得乖巧了,赵翠英和郭兴旺还是很欣慰的,所以晚饭的餐桌上两个老的看外孙女儿怎么看怎么顺眼,时不时给孩子夹些新鲜菜,让她多吃点,长点肉,免得风一吹就跑了。

当然这些话有些夸张了,不过若绯小时候的确很瘦,又瘦又矮还干扁,不过好在她皮肤白,模样长得也可爱,其实若绯外婆这边的人的长相都不差,认真说起来了除了大舅有些差一点,其他的两个舅舅包括小姨和若绯妈都长得不差,所以若绯长得好看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今天若绯去学校里,立马有引得不少男生暗自喜欢,虽然说若绯年纪很小,按理来说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可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妹妹,自然就想招惹一下,当然大部分都是单纯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而已,并不包含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情在里面,毕竟若绯认真说起来也就六岁不到,要是对这么小的孩子有啥想法,那只能说那人是畜生了。

所以事实上今天人家来招惹若绯,除了她的一身行头外,还有就是因为她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招惹,说来说去也算是一张脸惹的祸,可惜若绯自己是不知道的,不过她倒是知道自己小时候长得可爱,却没有往这个上面去想。

吃过了晚饭,赵翠英给大家烧了热水洗漱,这个时候很多地方还没通电,若绯外婆家这边就没有通电,所以点的还是煤油灯,豆大的火苗在灶头上的油灯上跳动,借着不大明亮的灯光就在灶间里洗脸什么的,若绯是小孩子倒没什么避讳,不过若绯自己却觉得不大好意思,她身体小不怕人看,可是让她看舅舅和外公那就绝壁是不好意思的,特别是洗那啥的时候,自己匆忙借故避了出去,如此同时心里特么别扭,难道以后都要这样么?

再说还有跟他们共用洗脚水的事情,小时候不懂事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多好多后世的记忆,让她再这样,她是彻底不习惯啊,在魔都的时候,她每天洗一次澡和头,现在却要跟人共用洗脚水,真的是难以忍受,说是洗脚水,其实是洗屁屁的,所以真心难以过去心理那一关啊,可是不洗又会被外婆骂的,郁闷啊。

其实人真的是没到地步,真要逼急了,哪怕心里再恶心,还是能屈服,所以明明心里嫌弃得要死,最终若绯还是跟着外婆用了同一盆水,亏得外公和舅舅是一路的,要不她只怕心里更加难以接受吧,

洗漱好了若绯跟着外公外婆一起睡觉去,至于说什么回家作业早被她丢到爪洼国了,这一点她跟小时候倒是没差,小时候她也是不爱写作业,那时候一直成绩很差,后来去了魔都才慢慢养成写作业的习惯,后来才一步一步好起来,否则搞不好她初中就得辍学了,因为实在太不认真了。

而魔都,小孩子不读书好像也没事做,所以不管好坏都要读到头,若绯就是因为这样后来读了个三流大学毕业,不过这也是她心中的一个痛,谁不想有个名校出身,可惜她小时候不够认真,错失了读好大学的机遇,毕竟若绯在读书上脑子并不笨,之所以说她傻白甜,主要是被洗脑太过,而且人太单纯了。

躺进记忆里的被窝依偎在家婆的怀里,若绯仍然是如同置身梦境,这一天下来她感觉就是梦,可是这梦也太细致了,所以她都有些不敢相信,也许当她睡着后,说不定这梦就会醒过来,可是她此时有些舍不得醒,虽然很多事让她觉得嫌弃和郁闷,但是她不想和外公、外婆分开,这样被他们宠爱着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只是就算若绯再怎么不愿意睡着,可是毕竟身体是小孩子的,小孩子容易瞌睡,躺在床上没多久就上眼睛皮跟下眼睛皮打架了,然后自然而然的就睡着了。

若绯又是在外婆粗鲁的动作中醒了过来,伴随着外婆穿衣服的动作,还有一些絮絮叨叨的唠叨,若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难道其实她不是在做梦,而是像曾经看过的网络小说一样,她,重生了?

若绯一边顺着外婆的手穿衣服,脑海里不停闪现重生几个字,如此同时心里不禁在思考,她是怎么重生的,难不成其实她是因为坠楼而亡,然后重生了?

想到自己竟然是这样重生的,若绯多少有些郁闷,如此同时也让她想起坠楼的原因,然后心里对暂时还没有露面的母亲生出无限的厌恶来,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家里的情况,要是不知道的话,又怎么会回家帮忙,几乎等于打白工的情况下,还写网络小说赚钱贴补家用,另外也因为母亲管得严,三十二岁的高龄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