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起回家

人收拾了,郭舒林也没想真的把人怎么样,毕竟乡里乡亲的也不能下死手不是,事情解决了就带着郭磊和若绯走了,留下一屋子的烂摊子。

至于说为什么郭舒林打人没有老师来管理,其实是有原因的,之前提到过这些学生是走读,其实老师也一样,学生急着回去吃饭,老师就不吃饭了?当然老师也是要吃饭的,所以一放学老师骑着自行车就走了,学校里哪里还有什么管事的人。

另外什么闲杂人等不得入校更是鬼扯了,这样一个小学里,在职的老师两只手数不满,一个老师同时兼职好几个班级的课程,能够做到一个年级一个班主任就不错了,哪里有多余的人力维护其他,所以学校不是封闭的,谁爱来就来,绝对不会有任何阻扰。

否则后世也不会生什么疯子跑学校砍人的事情了,事实上在没有生那件事之前,大多数学校都不会将闲杂人等不得入校的列入规矩中,也就大城市管理比较正规和严格。

郭舒林推着自行车出了学校,先是让若绯坐到后座,又让郭磊坐前面的横杠上,自己则一条腿撑地,一条腿跨在自行车另外一边的踏板上,稍微一借力就能骑动了,这个时候若绯再次对自家小舅的大长腿垂涎不已,人高就是好,要是让她这么弄,绝对翻车,不过话说回来了,她现在连这车都爬不上去,也就别肖想什么骑车了。

“坐好了吧?”临启动前,郭舒林问了一声。

“好了。”一前一后兄妹俩一起应道,郭舒林这才骑上车子。

收拾了人,郭舒林的心情不错,一边不大费劲地踩着自行车,一边吹着口哨,而若绯的心情也不错,所以抱着自家小舅的腰那叫一个乐呵,只是这样的乐呵没多久就被人硬生生掐断了。

“沈若绯,今儿你在门口说什么来着?”好听的口哨断了,冷冰冰的声音从前面小舅嘴巴里冒出了,被风送进若绯的耳朵里。

若绯有种乌云罩顶的赶脚,果然是乐极生悲啊。

“就是,你一个女孩子那么粗鲁,一点儿都不像女孩子样。”前面的郭磊也跟着数落了起来。

只是郭磊话刚落下,就听到郭舒林的声音响起:“你还有脸说,那样的场合让你妹妹出头,你是死人啊,不要以为我没说你,你就把尾巴翘起来了。”

郭舒林没好气地冲侄子道,虽然外甥女那话不好听,不像女孩子样,可是对于侄子竟然让表妹出头,他觉得更加郁闷了。

心里对侄子更是看不上眼了,觉得侄子跟他那个窝囊废的爸一个德行,其实这也不怪郭舒林心生偏见,郭磊的爸郭舒豪是郭家的老大,按理来说作为郭家的长子,应该是有担待的一个人,可是事情却偏偏不是这样。

不过这个原因却是要追溯到很久以前,八十年代以前的时候因为生活环境落后,农村的孩子不好养活,虽然生得多可是丢得也多,郭兴旺和赵翠英结婚并不晚,可是之前也说了郭兴旺近六十岁了,而郭舒豪这个时候最多二十五六岁,按照以前的人早婚来算的话,这个情况是不合理的。

所以其中的原因就是赵翠英第一个孩子不是郭舒豪,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郭舒豪之前,赵翠英生过好几个孩子,可是因为那个时候条件差,生活水平跟不上,医疗条件也跟不上,所以连着好几个孩子都丢了。

好不容易盼来了郭舒豪,郭兴旺夫妇怎么不欢心,又怎么不小心翼翼,对这个后来的长子,他们倾尽了一切去痛爱和爱护,结果物极必反,这个孩子是留下来了,就算后面生的孩子也没有出意外,郭舒豪这个第一个好好活下来的孩子都是最特别的,得到的关爱依然是最多的。

不过因为太过于在意和小心,所以这孩子被养废了,从小抢弟弟妹妹们的吃食,好的是自己,差的是别人的,自己的弟妹往死里欺负,更谈不上什么维护弟妹,可以说郭舒豪从来就没有尽过一分做兄长的心,事实上好吃懒做、自私自利等等劣根性都能在他身上能找到。

这也就不怪郭舒林不喜欢这个大哥了,也因为这个大哥的任性,一结婚就分家,一点儿不肯为父母承担责任,还要父母帮着建新房子,父母操碎了心还落得一身的埋怨,结果就是父子、母子不来往,孙子、孙女见了祖父母从来也不喊爷爷奶奶。

小时候的若绯并不懂这些,只是隐约知道外婆家跟大舅舅家不好,后来外公外婆去世了,若绯才从她那个老妈嘴里听说了一些他们小时候的事情,这才知道原来外婆和外公其实还有其他的孩子只是没有养活,另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大舅一直那样没有出息,而且还跟兄弟姐妹之间处不好,甚至尽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而且还是针对自己的兄弟姐妹的。

坐在前面的郭磊被自己小叔这么呛声,却也不敢反驳,只是低下了头,再也不敢多插话了。

郭舒林见侄子不吱声了,也没再说他,而是接着之前的话题教训若绯,说来说去在他心中若绯还是比较亲近一些,所以才会这样,而侄子因为兄嫂的原因,多少有些隔阂。

“沈若绯,别以为你坐在后面不支声,这个事情就过去,你不好好跟小舅说道说道,回去小舅可要赏你毛栗子吃。”郭舒林一边踩着自行车一边故意大着声音说道。

坐在后面的若绯还真有些心虚,当时她咋就那么不过脑,冲着人喊了一句“老娘”呢?这嘴真心是欠的啊。

“小舅,你别啊,我下次不敢了,我不是担心你么,以后保证不说了。”若绯带着几分讨好道,其实也仗着自己小,在大人面前可以耍赖。

郭舒林倒没想到若绯认错得干脆,心里对外甥女的表现还是满意的,不过嘴上却没有轻易放过她,反而严肃地教育道:“你个女孩子家家的满嘴的脏话,以后哪个爱,再说了男人打架,你个女孩子掺和个什么,万一磕着碰着了,破了像找谁哭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