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树上有人

被外婆这么吩咐,若绯自然不会拒绝,于是点了点头,就从自家灶间后面出去了。┅

外婆家的菜园子,若绯自然知道在哪里了,其实就是外公在山岗子上开出来的那片荒地,离外婆家不是很远,走过去要不了几分钟。

重生为小孩子,若绯的性子倒是有几分跳脱了,这不一边蹦跳朝着山岗而去,一边乐呵呵地追着蝴蝶跑,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

“啾,啾,啾啾……”一阵鸟叫突然响起,若绯下意识抬头朝路旁的篱笆边的树上望了过去。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天色已经有点不明朗,虽然不是什么乌漆墨黑,可是也有些昏沉,按理来说鸟儿都已归巢了,这唐突的鸟叫自然就吸引了若绯的注意力。

一抬头,若绯才现自己是被骗了,原来那树上趴了个人,一张年轻的脸从树叶的缝隙间漏出来,正冲着若绯笑呢。

“哎,小绯,你这是去哪里啊?”树上的人问道?

这个人若绯不是很认识,按理说其实应该是认识的,只是若绯是从未来许多年回来的,所以不是很亲近的人自然就记不得了,这个人就是属于不亲近的人,此时小绯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了。

“哦,我去喊我家爹和小舅回家吃饭。”虽然不认识,可是对方能喊出自己的名字,若绯还是礼貌性地回答了问题。

“哦,喊你家爹啊,天色还早,不用那么急啊,你要不要过来我这里,我给你个好玩的东西?”那人笑得无害地开口。

若绯有些莫名,望着那人仔细搜素了记忆,现真的不记得这人是谁啊,可是听他的口吻应该是认识自己的样子,而且因为外婆家这边村子不大,一般一个村子的人其实都是认识的,若绯倒不是怀疑这人不认识自己。

可是若绯不自觉地生出一些警惕来,哪怕那人笑得再是无害和善,可若绯就是生出一种大灰狼要骗小孩子的感觉来,更何况从她记忆来看对这人不是很熟悉,可是他却明知道自己要去喊外公回来吃饭,还哄骗自己去他那里,只怕没有安什么好心。

所以若绯摇了摇头,礼貌地开口回道:“谢谢,我不要好玩的东西,我再不去喊我家爹,等会儿我家婆要骂我的。”

“哦,真的很好玩,我下来开门,你过来看看好不?”那人继续诱哄道。

若绯眨了眨眼睛,怎么愈觉得不对,想了想还是果断地摇摇头,丢下一句不用了,就赶紧跑了,生怕那人从树上下来后,就开了篱笆门来追自己。

亏得山岗子不远,若绯一口气就冲了过去,这山岗靠西面的半边已经被外公开垦了出来,里面郁郁葱葱长着外公和外婆种的庄稼,在北边是个不大不小的水洼,这水洼旁边就是外婆家的菜园,菜园旁围了篱笆和种了毛竹。

这处的地势比较高,另外为了避免有野物或者是人家散养的猪进菜园祸害,一般都会在菜园外面插上很多的斑茅草,这些斑茅草长起来后就形成天然的屏障,若绯跑过来的时候,忙着在水洼里面开鱼池子的父子俩并没有看到。

隔着水洼,若绯总算松了口气,此时才敢回头去看身后,现那个人没有跟上来,心才彻底放了下来,然后脸上扬起了笑容,冲那边忙活的父子俩喊了起来。

“家爹、小舅。”虽然隔得不远,可是如果不用喊,那边的人还是会听不到的。

此时挑着一担烂泥的郭舒林闻声抬头朝外面望过去,就见自家菜园门口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于是一边挑着烂泥往菜地里走,一边笑呵呵地应道:“小绯,你过来了。”

底下挖烂泥的郭兴旺也抬头看了那边一眼,倒是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一铲一铲的挖着烂泥。

若绯也没回答,而是转身进了菜园,顺着窄窄的田岸就朝自家外公和小舅做活儿的地方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道:“家爹、小舅,家婆让我喊你们回去吃饭了。”

原本做活儿的郭兴旺眼睛余光见了,心立马就提了起来,赶紧丢了手里的做活儿的铁铲,从泥坑地爬了起来,嘴里喊道:“慢点,当心摔跤掉水洼里。”

若绯可不在乎,她人小,自然对着田岸的要求也就没那么大了,于是度不减地跑到外公和小舅做活儿的地方。

“家爹、小舅,快点啊,天都要黑了,再不回去家婆要急了。”若绯跑到自家外公挖的大坑处,微微喘着气道。

郭舒林已经将箢箕里的烂泥倒到上面新开出来的地里了,挑着空空箢箕朝着外甥女和父亲走过来,其实他挑了一天的烂泥,这会儿肩膀也有些痛了,听若绯这么说,也跟着开口道:“爸,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这活儿明天再做也行。”

原本郭兴旺是还想再做一会儿,多挖点烂泥挑地里堆起来肥地,可是此时外孙女儿跑过来喊,想想也就算了,于是看了看若绯才点了点头道:“行,东西收拾好了,我们就回去。”说完又看了看儿子和自己,确定儿子身上还算干净,才接着说:“等会你把小绯抱过去,这路不好走,刚才这丫头蹦蹦跳跳跑过来,我就怕她掉到田岸下面摔出个好歹来。”

郭舒林倒也没反对,虽然干了一天的活儿,其实很累,不过外甥女向来分量轻,他也不在乎,于是就将空地箢箕挑在肩上,伸手就要去抱若绯。

若绯顿时不干了,平日里被舅舅抱一抱什么的,若绯倒是不在意,可是这会儿若绯却是有些心痛舅舅和外公,于是忙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再说这路没那么难走,我自己走得了,我小舅多累,咋还能抱我。”

郭舒林和郭兴旺没想到若绯会这么说,虽然这几日里若绯表现很好,可是他们还是一直把若绯当个孩子,能宠着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会宠着,这会儿听若绯这么说,两人心里都有些欣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