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外孙是个狗,吃了就走

“那要不家爹抱你?”跟在后面收拾锄头和扁担的郭兴旺终归是舍不得,于是又开口道。

心痛小舅才不肯让小舅抱,若绯又怎么肯让外公抱,所以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嘴里喊着:“不要,家爹也累了一天了,小绯自己走,谁都不用抱,再说小绯是大孩子了,再让人抱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啊。”

听到若绯小大人似的回答,父子俩不禁都笑了起来,若绯也乖觉,赶紧跑到郭舒林前面开路去,如此一来不管是小舅还是外公,都抱不着她了。

如此作想的若绯开开心心地在前面走,只是这次没有跑,她怕外公担心她掉水里去,后面郭舒林也从自己父亲手里接过来干活儿用的铁锹和铁铲,如此一来郭兴旺两手空空的走在后面,倒落得轻松。

出了菜园,若绯并没有立马就下去,而是站在堤岸上等着落后的父子俩,郭家父子跟过来后,郭舒林将手里工具还有肩上挑的箢箕都放到水洼边,然后自己下到水里将脚上的烂泥洗一洗,另外一边跟上来的郭兴旺也是如此,等脚上的泥都洗掉了,又将铁锹和铁铲也顺手洗了下,原本还算清澈的水洼一下子就浑浊了。

若绯站在岸边默默看着这父子俩的举动,等他们洗好了,若绯乖巧的将之前就留在这边的布鞋拎了过去,让他们能套上鞋再回家。

收拾好了,一行三人这才关上菜园的篱笆门,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若绯一再表示不要人抱,可是还是被小舅舅驾到肩膀上背着回家了,经过之前那颗大树的时候,若绯下意识地朝树上望了望,只见树上已经没有了人。

渐渐这件事也被若绯抛到了脑后,直到很久以后,一次偶然的撞破,若绯才暗自庆幸今日的明智之举,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人,而且还是那样的熟悉,却没想依然隐藏着心思邪恶的人。

回到家里外婆已经将饭菜都端上了桌子,又另外准备了温水给三人洗手,等到坐上饭桌,见除了平日里吃的蔬菜和咸菜外,还多了一碗大大的炖蛋,郭舒林不禁笑了起来。

“今天什么日子啊,我妈怎么舍得炖这么大一碗蛋?”虽然若绯是雷打不动的每天早上一个鸡蛋水,可是并不表示郭家的鸡蛋会随意出现在饭桌上,毕竟是农村人,而且这个时候虽然日子好过,可是也只是能吃饱肚子,鸡蛋和肉、鱼还是属于奢侈品的存在。

“当然是好日子,你可是沾小绯的光,我们小绯当班长了。”赵翠英一脸开心笑容地宣布。

“啥,小绯当班长了?”郭舒林虽然不爱读书,可是毕竟上了几天学,上学期间素来是所谓的坏学生,班长可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啊。

倒是郭兴旺没啥反应,因为他也没上过学,虽然他比自家老婆子强一点,能写一手不错的毛笔字,可是那是他跟着家里的长辈学的,没有正式进过学,毕竟郭兴旺也算是旧社会出生的,那时候的人没这条件。

“是啊,这丫头是嘴紧的,回来也不说一声,还是你兰芝姐过来说的,说起来磊子也当了体育委员,明儿你去你大哥家,给他送几个鸡蛋,你大嫂又不会养鸡,家里一个鸡都没,这孩子鸡蛋也吃不上几个。”赵翠英前面说得开心,可是想起孙子,声音不自觉的就低了下去,情绪也有些低落了。

见这样的外婆,若绯心里也有些难受,外公外婆算是强硬了一辈子的人,可是在子女上多少有些欠缺,几个儿子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主儿,虽然说另外两个儿子不至于像大儿子那么过分,可是也是吵吵嚷嚷的。

只是后来因为若绯妈出息了,这些人看在若绯妈的情分上,才跟着孝敬老人一些,虽然不至于做出大不孝的事儿来,可是要说多孝顺也说不上,所以若绯其实对外婆家的舅舅和小姨、就是自己的那个妈都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

那边外公也沉默着不说话,倒是小舅没好气地嚷道:“送啥,他们不会养鸡还不会去买啊,有这个鸡蛋不如给我们小绯吃,至少还有个念想。”

“行了,吃饭吧,不就是几个鸡蛋么?你妈让你送,你就去送,晚上我去打点小鱼回来给我们小绯开开牙祭。”郭兴旺出声道,同时抬头冲若绯笑了笑。

可是若绯却能看到这笑容里有几分无奈,见此若绯也笑着冲小舅软声说:“是啊,小舅,家婆的鸡蛋可没少给小绯吃,磊哥和芬妹难得吃一回,你妒忌啊,不会是你嘴馋了想自己吃吧,喏,小绯给你舀大勺一点,让你吃个够。”

说着若绯故意用瓷勺舀了一大勺往自己舅舅碗里放,气得郭舒林差点要拿筷子敲她的头了。

“死丫头,你以为你小舅是你大舅那样的人啊,还跟个小孩子抢吃的,还不是气你磊哥他们,每次见到你家婆和你家爹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给他们吃,还不如拿去喂狗呢。”郭舒林没好气地冲若绯吼道,没心眼的人啊,这话说得若绯想哭,那意思她沈若绯岂不是小狗了?

知道小舅没有恶意,可是若绯这会儿有些忍不住想逗逗这个有些哈的舅舅,于是一脸委屈地望着他,撅着小嘴巴装可怜道:“小舅这意思就是小绯是狗啰。”

郭舒林一愣,他可没那意思啊。

“可不是,外孙是个狗,吃了就走。”那边外婆经过若绯这么一番打趣,心情已经好了不少,于是打趣地开口说道。

闻言若绯差点眼泪一满就要哭了,其实这个话若绯没少听,小时候外公和外婆经常如此打趣她,那时候满天的星光下,外公和外婆切了西瓜给她,看她吃的畅快,就忍不住打趣她,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可不服气了,嚷嚷着长大了一定要孝顺外公外婆,绝对不做小狗,可是还不等她长大出去工作,外公和外婆就先后辞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