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坠子

总之这么个东西,打磨得光滑,有点像太极中间的两极的中图案形状,只是这个形状是一半,按理来说应该还有另外一半,然后在这个石头的尾巴地方有个小孔,看样子好像是个挂坠。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小的只有拇指大小的坠子对若绯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等到她觉的时候,手里已经握住了那个坠子,在若绯的记忆里这个坠子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兴许出现过,只是以前的若绯没有在意过而已。

按理来说若绯应该将坠子放回去,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外婆的东西,哪怕是最亲的人,不问而取之都是偷,可是若绯此刻就是不愿意放回去,总觉得这个东西原本就应该是自己的一样。

这样的心情多少让她有些忐忑,想了想若绯还是将坠子收在了手心里,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出了屋,若绯现家里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人在,见此若绯将坠子塞进自己口袋里,又将后门打开,然后自觉打水洗漱,洗漱完毕后,走到灶台前揭开锅盖,只见里面热着一碗粥,同时还有一个白煮蛋在里面,这会儿摸着还有些余温。

另外碗橱里还有一碗新鲜的油炸小鱼,向来是外公昨晚上去打回来的,将外婆留给自己的饭菜吃完,若绯回屋里找了一卷红线,将线绕了几道后,又按照前世学会的编手绳的法子将线编在一起做成一个绳子,然后将裤袋里的坠子掏出了穿好,往自己脖子上一套,顿时觉得万事大吉了。

弄好这些若绯就出了门,她知道这个时候外公外婆肯定是去了后面的菜园子里忙活,所以带好门后,就往那个方向而去。

昨天因为遇见一个怪蜀黍,所以若绯有点不敢往之前的路走,主要是若绯现在人小力气也小,要是真的遇上什么坏人,想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有点困难,毕竟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反抗都是不起作用的。

于是就绕到另外一条头去菜园,虽然这条路要爬个一个高高的后岸,可是比起可能出现的危险,若绯还是决定情愿爬后岸,也不要走那条路。

如此一来若绯自然就绕过了昨天走过的那条路,直接去了菜园那边,上了堤岸若绯隔着水洼就见外公和小舅在那边忙活。

“家爹、小舅。”若绯大声冲那边喊了起来。

“小绯,你饭吃没?”倒是旁边菜园上头传来外婆的声音,若绯一扭头就看到自己外婆正在绿豆地里摘豆子呢。

“吃了。”若绯老实回答了,随后赶紧进了菜园,就朝绿豆地里跑,这摘绿豆的活儿,她也是能做的,所以她想去帮忙。

那边郭兴旺和郭舒林自然听到若绯的喊声,倒是抬头看了一眼,见她去了地里也就没说什么,接着干自己手头的活儿。

头上戴着草帽,身上穿着旧褂子,手里提了一个小框的赵翠英见外孙女往自己这里过来,忙喝道:“别进来,等会儿要被虫子咬到,到时候起丹疤子(一种风疹)。”

若绯倒也不怕,小时候虽然农活儿做得少,可是也不表示她没做过,知道外婆是心疼她,所以自然当做没听到,自顾自地跑到外婆身边帮着一起摘豆子。

“你这孩子太不听话了,作业做完没?”赵翠英见外孙女不听话,忍不住端起了脸,沉着声音问道。

若绯一边摘着成熟的豆子,一边倒也不怕的回道:“做完了,我度很快的,昨天就写好了。”

若绯说的自然是真话,这个时候的作业又不难,写起来也不会太费工夫,只是因为她自己在温习其他年级的书,所以才会显得比较忙而已。

见外孙女这么说,赵翠英也没管真假,倒是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你读书认真点,家婆明儿卖肉回来给你包包面(馄饨)吃。”

说起来前世赵翠英虽然也疼爱若绯,却没有现在这么没样子,主要那时候的若绯是真小孩,多少有点调皮捣蛋,又不怎么爱读书,也不会给家里搭把手,不像现在的若绯招人喜欢,所以赵翠英自然不会像现在这样宠她。

“不用。”若绯拒绝道,这个时候吃肉在农村算是大事儿,若绯怎么会让外婆特别为了自己去卖肉包馄饨呢,倒是想起脖子上的坠子,于是将坠子掏出了,对着外婆道:“家婆,我在你梳妆盒里看到个石头,看着挺好的就拿了过来戴着,你把这石头给我,行不?”

赵翠英头也没抬就应道:“你喜欢就拿去呗,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一块石头。”

见此若绯松了口气,农村人教育孩子其实很规矩的,一般比较正的家庭里,小孩子是不许偷拿东西的,在若绯小的时候没少被大人念叨,不许偷拿东西,不管是家里的还是别人家里的都不许,所以若绯虽然自顾自的拿了那个坠子,却觉得应该跟外婆说一声,否则跟小偷没差别。

手里勾着脖子上的红绳,挂在上面的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流光异彩,望着这样的挂坠若绯有些呆愣,之前在屋里看的时候明明没有这样啊。

“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若绯突然感觉左手的手指一痛,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抬起手来一看,只见食指指尖冒出一些血来,貌似被绿豆的秸秆给划破了。

“咋了?”赵翠英听到外孙女的叫声,忙出声问道,同时抬头去看外孙女,只见她抬着左手在看,而在她胸前挂着一个.乳.白色的挂坠儿,顿时脸色一白。

“小绯,你从哪儿捡回来的坠子,还用红绳挂脖子上,找死啊。”赵翠英苍白了脸冲若绯喊了起来。

若绯吓了一跳,不自觉用受伤的左手就去拿那坠子,此时正好受伤的手指碰到坠子上,淡淡的血液沾在了坠子上,因为手指的遮挡,没有人现那血竟然直接浸入坠子里,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怎么了,家婆?”若绯下意识地问道,不就是一个石头坠儿么?怎么她外婆脸上的神情如此害怕和恐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