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高烧不退

“晓得,你一个人在家也当心点。”赵翠英应道,随后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忙又道:“老头子,你在家里给小绯点个灶灯,今儿她不晓得从哪里找到当年那个东西,会不会是缠着舒云的那个东西回来了?”

“什么?”郭兴旺一惊,心思也不定了下来。

郭兴旺和赵翠英都是经历过失去孩子痛苦的人,当年郭舒云高烧的时候,夫妻俩差点没急白了头,虽然郭舒云比不上长子受宠,可是终归是自己的孩子,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孩子没了,再说当初郭舒云已经长到了十一二岁的年纪,这么长的时间,就是养个猫狗都是有感情的,更何况是自己孩子。

“那东西,你不是丢了么?”郭兴旺记得很清楚啊,当时就拿出去丢了。

赵翠英也糊涂了啊,明明许多年前就丢了的东西,偏偏出现在外孙女手里,说实在的她心里有些害怕,年纪大的人终归心中还是敬畏鬼神的,哪怕他们曾经经历过破四旧,可是却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东西。

“是啊,今儿我看那东西就挂小绯脖子上,一心急就扯下来丢我们家菜园边上拿水洼里。”赵翠英解释道,“你看,是不是你在家里给小绯招招魂。”

郭兴旺一脸沉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那边郭舒林也催了起来:“爸妈,赶紧走吧,小绯烧还拖什么?”

知道不好多拖时间,赵翠英赶紧捡紧要的说了下,就抱着若绯上了郭舒林的车,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帮着打手电,母子二人乘着夜色就去了王医生家。

赵翠英母子走过,郭兴旺也没有闲着,立马开始着手给自己外孙女做招魂驱邪的事儿,之前说过郭兴旺是会做香的,香这个东西一直是庙宇和祭祀用的东西,郭兴旺做这一行自然也就懂一些其中的门道,所以布置起来也不惊慌,将香烛纸钱都准备齐全了,郭兴旺就在家里开始驱邪仪式。

再说赵翠英母子匆匆忙忙骑了十多里路的车,总算敲开了卫生所王医生家的门,好在王医生家里经常有这种情况生,对方倒是没有什么怨言,而且家里也备了一些诊疗的工具和基本药物。

赵翠英把若绯抱到王医生面前,王医生先是看了看若绯的面色,又摸了摸若绯的额头,然后翻看了若绯的眼白等等一系列诊疗后,脸上立刻露出一脸的疑重来。

“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烧的?”做了多年的医生,不用温度计就已经能摸出这孩子的体温过热了,至少有四十五度左右,心跳和呼吸都很急促。

“就半夜开始烧的,一现就赶紧抱过来了。”赵翠英忙回道,也是她睡得太死了,这几天地里的活儿多,晚上睡着了就没留心。

王医生闻言点了点头,起身去自家的药柜里找了退烧的药片,然后吩咐跟着一起起来的妻子去倒些热水过来,不管怎么样要先把烧退了。

“先给她吃点退烧片,我再给她打一针,看情况能不能好一些,要是天亮了还不好,你们就赶紧带她去县医院住院吧。”王医生开口道,这样严重的高烧,他也没办法医治,主要是卫生所里条件有限,没有适合的药和硬件设施,他想治也没那个能力。

说是乡卫生所,其实跟他家里的条件差不多,就一些常备药,然后一个听诊器和几个温度计,一些注射器和针头,再来就是几张椅子和一个看诊的桌子,其他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话说王医生接受过西医的培训,但是其实他自幼学的是中医,是从赤脚医生转正的,所以一般能用中药看的病,他都是给人开中药,但是中药毕竟见效慢,像若绯这种突性的急症自然要靠西医手段来治疗的,就是王医生培训过,也仅仅只是会打针、能缝针和帮人挖疖子包这类小型外科手术,当然骨折和正骨也会,至于其他的很多也是通过中医手段来辩症的,然后对症下药。

赵翠英闻言倒也赞同,乡卫生所什么情况,其实一般人都知道,遇上重大疾病向来都是送去县医院的,只是若绯的病得突然,一时又去不了县里,这才死马当活马医先送过来看看。

时间过得很慢,分分钟都好似煎熬一般,吃了药的若绯虽然温度降了一些,可是依然昏迷不醒,这样的情况王医生并没有见过,所以若绯被安置在了王医生家里,王医生的妻子还烧了热水给若绯物理降温,如此一来就折腾到了天亮。

随着药效过去,若绯的体温又升上来了,王医生也没有办法,直接让赵翠英和郭舒林送若绯去县里,否则孩子再这么下去会烧成傻子。

天亮了,也就有公交车,倒是可以坐车去县里,说起来王医生家里正好是在镇上砖瓦厂这边,而赵翠英的裁缝铺子也在这边,以前郭舒云和妹妹没有出嫁的时候,她们母女三个就是在这边开裁缝铺子的,后来姐妹6续出嫁,赵翠英的裁缝铺子也就时开时不开了。

现在若绯在这边读书,如此一来赵翠英更是没时间来铺子里了,所以大部分时间这铺子都是关着的,好在这个铺子是郭家自己,倒是不用出房租,开着和关着都没什么影响。

现在若绯要去县里看医生,郭舒林之前骑出来的自行车正好可以放到铺子里,其实也是可以骑自行车去县里的,只是自行车哪里有汽车快,另外汽车里封闭没风,若绯这会儿生病自然是吹不的风的,所以才决定坐车去县里。

郭舒林将自行车放进自己家的铺子里,锁了门就跟着赵翠英搭了公交车去县里,虽说天还早,不过去县里的人也不少,这些人有的是去看病,有的则是去做生意的,县里跟乡下不一样,几乎什么都靠买。

所以砖瓦厂这边的人,很多会挑些自己家种的菜或者捞的小鱼去县里赶个早市,毕竟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早已经过去很久了,小商小贩也就不算什么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