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去县医院

虽然这去县里的第一班公交却并没有因为早而显得空荡,反而坐了不少的人,车里也算满满当当的一车人。┅

不过赵翠英上车的时候早就没有了位子,只是又认识的人看她抱着一个孩子,就赶紧给他让了坐,如此一来到不至于太辛苦,另外人家也看出来了,这是要带孩子去看病,而赵翠英又在这边开了好多年的铺子,很多人其实人认识的,这不就有人问了起来。

“赵师傅,你这抱着哪个孩子啊?是不是生病了?”一个中年男人打量了赵翠英一会儿后就出声问了起来。

“小王啊,这不舒云的女儿烧了,我送她去县人民医院瞧瞧去。”赵翠英牵强地笑着回道,照顾了半个晚上的孩子,她的面容有些憔悴。

“舒云的孩子啊,都这么大啊,小孩子就是难带,动不动就要烧咳嗽,你也是够辛苦的。”小王叹息着开口。

赵翠英笑了笑倒是没有回话,她也明白人家的意思,女儿闹离婚的事儿周边的人都知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很多人嘴上不说,心里还不晓得怎么想呢。

就拿这个小王的话来说,听着好像也没什么,可是仔细一品味就不对了,那意思还不是说她女儿离婚了,还带了个拖油瓶在身边,然后又把孩子甩给她带,让她操劳辛苦,多少其实是有些挑拨的味道。

因为车上的人大多都是认识的,所以没多久大家都聊了起来,渐渐也知道了赵翠英这是抱外孙女去看病,于是说风凉话的也有,有些借着关心的名义,其实行那挑拨之事的也不再少数,毕竟郭舒云在云台这一块带也算是名人。

其中的原因就是郭舒云的确能干,很小就跟着赵翠英学手艺,十三岁就进了服装厂,那个年代里能进厂子得多不容易,后来又在赵翠英的铺子里做师傅,她做的衣服好看又新式,很多年轻人都愿意找她做衣裳,如此一来渐渐名声就传了出去。

另外郭舒云很漂亮,郭家的孩子都不差,郭舒云更是其中的翘,手艺好、人能干,然后嘴巴也会说,如此一来远近的大小伙子没有几个是心里没她的,可以说当初的郭舒云真的是一家有女百家求。

名声这么好的女孩儿,不知道多少人都翘以盼,可惜这姑娘订婚了,很早就订婚了,订的还是郭舒豪的同学,那同学家里是干部出身,说起来郭家是配不上人家的,因为人家是吃商品粮,而郭家是农民,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郭兴旺和赵翠英其实都是手艺人,可是那个年代里手艺人不吃香,农民才是国之根本,当然吃商品粮的例外。

拿现在的话来说,那些吃商品粮的都是贵族,农民是高攀不上贵族的,可是偏偏郭舒豪的那个同学一次来家里玩耍就看上了还是小孩子的郭舒云,死活要跟这娃议亲,家里没奈何,只能答应了,于是郭舒云就有了一个未婚夫。

那男的认识郭舒云的时候还只是初中生,而郭舒云也才十岁上下,等到郭舒云长成大姑娘的时候,那男的已经懂事了,知道生活里不光要有爱情,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于是生活的现实终于驱使让他放弃了爱情,所以他没做成若绯的爸,只是一个偶尔从郭舒云嘴里冒出来的男配而已。

那男人没有信守承诺娶郭舒云,然后就便宜了若绯的爸了,一个同样出生在农村的小伙子,若绯的爸据闻长的很好,但是有点渣,是个风流性子,明明娶了郭舒云,可是还是跟外面的女人勾三搭四,所以郭舒云受不了就跟他离婚了。

当然这些话都是若绯从自己妈嘴里听来的,其实从她记事儿开始就没见过自己爸,连她爸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更加不晓得他爸的为人了,在若绯的印象中,亲爸就是一个符号,其他什么都不是。

所以郭舒云离婚其实有很多人在看笑话的,更何况郭舒云还把前夫的孩子带在身边,如此一来她就是好得像朵花儿,也不会有人愿意再娶她的,所以大家都等着看郭家这个能干的二姑娘的笑话呢。

这车上的人多少也是认识的,于是就你一言我一语打听郭舒云的近况,有些人更是阿猫阿狗的要给郭舒云介绍对象,弄得赵翠英和郭舒林心情郁闷了一路。

好不容易到了县里,母子俩抱着若绯先去了医院,挂好看诊都还算迅,毕竟这个时候的人好多不是逼不得已是不会跑县医院的,跟后世那种尽往好医院跑的风向完全不一样。

等到被医生看诊后,就直接下了住院通知,要住院自然就要花钱了,可是赵翠英带的钱并不多,农村人手头上哪里有许多的闲钱,可是这个时候的医院是概不赊欠的,所以没钱若绯住不了院的。

没办法,赵翠英只好求着医生先开些药让孩子退烧,另外让郭舒林去找郭舒云过来,毕竟郭舒云是做生意的手头上自然要松泛一些,给孩子出个住院费什么的应该不是问题,再说了若绯毕竟是郭舒云的女儿,这自己孩子生病了,当娘的出钱出力是应该。

郭舒林二话没说,安顿好了自己老娘和外甥女后,就直接出来医院去找自家大姐,平日里他来县里也是跟在自家大姐身边,自然知道自家大姐的铺在在什么地方,所以径直就往那铺子跑去。

医院里赵翠英虽然没钱给若绯住院,但是打针吃药的钱还是有的,所以就抱着若绯暂时去了输液室给若绯先挂上盐水再说,毕竟孩子高烧不退,总归是要先挂上盐水看看情况。

要说郭舒云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说是在县里做生意,也不过是摆摊卖衣服,县里跟镇上不一样,铺子不能自己造,所以她租了个铁皮屋子来做商铺,那真是夏天热死人,冬天冷死人的地儿,好在她也吃惯了苦,这样的苦还是能受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