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再现

一旁的郭舒云一阵莫名,虽然说她这个人不大会带孩子,平时俩孩子也多是公婆或者父母带着,可是就算是这样母女天性,女儿和儿子每次和她相处的时候都是欢欣喜悦的,可是女儿这刚刚从生病中醒过来,怎么会这么冷淡?

有心想拉起女儿问一问,偏偏此刻女儿不仅捂着被子,还拿背对着自己,顿时心中就有些下不来台,想了想也生了闷气,干脆也就不愿意搭理女儿了,反正她刚刚摸过来,烧已经退了,总归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如此一来母女俩都心生不满了地各自想着心思,原本打算去找医生过来看看的郭舒云也歇了心思,闷闷不乐地坐在一旁,心里气恨女儿的冷淡,直觉里觉得这个女儿是个没有良心的,她费心费力照顾了一整夜,还甩脸子给她看,实在是不知好歹。

若绯要是知道此刻自己老娘心里的想法,只怕会气乐了,这哪里是当母亲的人,也不想想若绯几岁,她几岁,再者若绯这会儿可是病人,她一个做母亲的人,竟然还因为女儿的冷淡态度,就把女儿打进罪大恶极的行列,简直就是有毛病,用后来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公主病。

不过亏得郭舒云这会儿还算克制,还记得若绯在生病,否则只怕会直接扯了若绯起来追问,到时候少不得若绯要吃一顿排头了,当然这个时候的若绯可不会像以前一般惯着她了。

话说躲在被子里的若绯其实此刻并没有想什么,就是单纯的不想看到自家老娘那张脸,哪怕这会儿那张脸年轻漂亮,而且满脸的关心和爱护,她都不想去看,看着那张脸总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的很多事情来,那会让她忍不住心情恶劣。

就在若绯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烫,忍不住伸手往那处一抹,若绯不禁一惊,她摸到的竟然是一个火热的坠子,那形状和模样熟悉无比。

赶紧将坠子从衣服里拉出来,亏得医院里开着日光灯,而且身上盖的被子薄,透光性不错,所以当若绯将坠子拉到眼前的时候,一眼就看清楚了坠子的模样,顿时整个人都不大好了起来。

原本.乳.白色的坠子,此刻仿佛是扔进了火炉烧得火红,可是质地却是通透了不少,隐隐有着水晶的光泽,而且还有些烫手。

这是什么鬼东西?若绯真心想尖叫,可是却也明白不是时候,这坠子明明被外婆丢进了水洼里,怎么会又跑到她脖子里?若绯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冤魂一说?可是当初干出那些人神共愤的事儿的人不是她啊,也不是她家老妈啊,她老妈最多就是捡了不该捡的东西回家,其他什么坏事都没干啊,咋这鬼东西就跟着她了?

按下慌乱的心跳,若绯试着想将挂坠从脖子里取下来,然后悲催的现没办法取下来,那挂着坠子的绳子好像无法从头上拿下来,好像绳子有些短,此刻若绯手里也没什么工具,见此也没什么办法,想了想决定还是等有机会了,找个剪刀将绳子剪掉,再将东西取下来。

原先她还想着这东西是古董有价值,此刻经过这么诡异邪门的事情后,若绯再也没有了收藏的心思了,只想快快摆脱这邪门的玩意儿,所以心里暗暗决定,当取下来后就找个庙宇丢了,才不会随便丢呢,免得再找回来,她找谁哭去?

这边若绯在跟脖子里的坠子作斗争,那边郭舒云还在生闷气,结果就看若绯在被子里动来动去,明显不是要睡觉的模样,心下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死丫头,刚刚好一点就不安分,睡不着就起来,在床上翻来滚去干什么?”郭舒云气呼呼地冲若绯小声吼道,顺手朝着若绯身上打了两下。

往日里若绯早就习惯了自己老娘这样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此时被打骂了,倒也安分了下来,顿时也不动了,安静躺在那里,心里却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倒是一旁同样看护的宋月琴有些看不过眼,其实若绯醒过来的时候不仅吵醒了郭舒云,也吵醒了宋月琴,宋月琴也趁着机会检查了下父亲的状况,就在她正给父亲掖被子的时候,就听到那边郭舒云的打骂声。

“舒云,小孩子都是爱动的,你呀可别再把孩子打坏了,昨儿你家孩子都重症监护了,今儿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可别没轻没重的。”

刚打完郭舒云自己也后悔了,她脾气向来不大好,对孩子什么的没有耐心,也做不了什么小意哄人的姿态,就是对自己的孩子也素来是高高在上,只能别人来曲意奉承她,没有她附小做低,特别是针对亲人的时候。

“宋姐,我也没打,就拍了下,小孩子就是皮实,呵呵……”郭舒云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却是将女儿记恨了不少。

那边宋月琴也不好多说,毕竟是人家的事情,怎么好多管,之前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个舒云妹子人挺不错的,没想性子却不是顶顶好的,自己的孩子还在生着病,怎么能说打就打,常言道孩子都是顺毛驴,得顺着毛摸。

如此一来也难怪这孩子醒了都不愿意搭理她这个做娘的,想必平日里没少挨打,想到这些宋月琴多少有些同情若绯,现在这个时候虽然也有做父母的打孩子,通常是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可是在还是生病的时候,谁会无缘无故的打孩子,又不是后妈。

后面郭舒云和宋月琴也没多聊,毕竟都有些尴尬,而躺在被窝的若绯,手心里攥着那个坠子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大亮了。

张开眼睛的时候,若绯下意识转头朝旁边看了看,现郭舒云并不在屋里,心多少松了一些,随即想到自己这会儿手里还攥着那个坠子,让人看到可不大好,于是赶紧松了手,然后将东西胡乱塞进了衣服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