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两个陌生人

“随便吧。”若绯怕自己心软,干脆又端着冷淡的架势回了这么一句,其实这个时候的若绯就是死鸭子嘴硬,也就面上还在端着,心里只怕已经原谅了郭舒云,甚至还找理由,说是干出那些让她伤心事儿的人是以后的郭舒云,跟现在的郭舒云没关系呢。

见若绯如此,郭舒云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多作表现,终归女儿是自己的,再说孩子大病一场,现在初初好一些,性子古怪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没多久郭舒林就提着早饭的过来了,当然这些个吃食都是他去早饭摊上买来的,虽然说郭舒林是农家的孩子,做饭也应该会一些,只是不大擅长,索性就去外面卖了稀饭和油条包子。

“哟,小绯醒了?”一进屋就见若绯坐床上玩,郭舒林顿时满脸堆了笑,走进屋里将东西交给了自家大姐,就去查看外甥女了。

“小舅,你来啊。”若绯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眼角和嘴角都透着一抹自内心的喜悦。

郭舒林伸手揉了揉若绯的头,没好气地开口:“你这丫头,可没吓死我和你家婆、家爹,起烧来也太吓人了。”

只是在说这个话的时候,郭舒林语气里虽然有着淡淡的责备,可是更多的却是满满的关心,还有此刻看到若绯好起来,而单纯的开心。

被小舅这么也说,若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烧了,按说那天她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这病其实来得古怪。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若绯微微有些委屈的开口,郭舒林见她这小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嘴里道:“你要故意的,小舅还不按着你打屁股。”

“好了,你们舅甥两个别闹了,吃饭吧,小绯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想吃点什么。”郭舒云微笑着冲此刻玩闹的二人开口。

若绯也不愿意在小舅舅面前表现的跟母亲冷淡,所以笑呵呵地回道:“就稀饭吧,放点酸豆角就成。”

郭舒云见女儿总算肯跟自己好好说话了,原本怎么都不得劲的心,也微微一松,脸上的笑容也真心了起来,忙活着去给若绯准备吃的,而若绯和郭舒林依然说着小话儿,一时因为郭舒林的到来屋里的气氛也缓解了不少。

后面吃过了早饭,郭舒林干脆就留下来陪若绯,而郭舒云则回去了,主要是郭舒云的铺子终归是要开门的,她留这里陪若绯就有些耽搁,另外郭舒林一个大男人也不大会做吃食,让他留这里陪若绯反而轻松,总比在家弄些汤汤水水好。

若此一来若绯心里也舒坦了,并不会因为生病中没有母亲陪伴而觉得难过,反而是相当的轻松,总算不用再装模作样了。

郭舒云走后没多久,医生就进来给若绯挂上了盐水,若绯嫌弃挂盐水有些无聊,就让郭舒林去买副纸牌来玩,虽然只有一只手,玩牌不大方便,可是总比两个人干坐着强。

郭舒林本来年纪就小,正是爱玩的年纪,一听外甥女的提议,觉得主意不错,就将若绯拜托给了旁边的宋月琴,自己就出去卖纸牌了。

“兆霖,小绯住哪间病房,你打听清楚没?舒云到底是怎么照顾孩子的,搞得孩子住院也不说来通知一声,真是的。”外面走廊里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因为是白天,所以病房的门开着,外面走廊里的动静时不时会传进来一些。

“我问了秋月姐,说是在3o5,喏,就那里……”

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一前一后两个人朝若绯住的病房走了进来,若绯还在奇怪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时候,就见那个人年纪大的妇人一下就跑到自己跟前抱住自己。

“小绯啊,我的命啊,你咋住院了,快跟奶说,是哪里不舒服,奶可想死我家小绯了……”就在若绯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妇人抱着若绯就一顿哭。

若绯完全处于一种半石化状态,这是谁啊?

“婶子,快别哭了,孩子不是没事么?医生也说了没什么大碍的。”一旁的宋月琴赶紧过来劝道,心里正在思索着和若绯一样的问题,这是谁啊?

若绯努力回忆了一下,也想不起这抱着自己的人是谁,至于说站在床边的人是更加不认识了,可是看着对方抱着自己哭的模样不想是作假,若绯心里纠结了。

“那个……你们是谁啊?”终于绷不住了,若绯小小声地问了一句,她真心不认识人啊。

抱着若绯的妇人一怔,张着含泪的浑浊眼睛望着若绯,从眼神里若绯可以看到无尽的控诉。

“小绯,我是爸爸啊,这是你奶,你都不记得了么?”原本站着的男人立马出声道,语气里的有着不敢置信。

“啊?”若绯一惊,忍不住抬头仔细去看那人。

不认识。

“小……绯,你真的不记得奶了?”妇人用力抱住若绯,勒得若绯都有些透不过气来,若绯不禁有些火大,用力点了下头。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跑过来乱认人,不会是人贩子吧。”若绯大声嚷道,一旁的宋月琴闻言也是一愣,随即警惕了起来,用看坏人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这母子俩。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我真是你奶啊,这是你爸,你怎么不记得了?”妇人也急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情况,一时真是尴尬得无地自容啊。

“小绯,我真的是爸爸啊,你怎么就不记得了。”男人也急了,站在那里望着若绯,一脸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行了,你们也别逼孩子了,等会儿孩子小舅来了,就清楚了。”宋月琴忙开口道,其实对于现在的情况,她是一肚子的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会有孩子不认识自己父亲和奶奶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不过想到之前郭舒林拜托她看孩子的事儿,宋月琴是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两个人轻举妄动,她是绝对不会让人把孩子抱走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孩子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