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离开

“我们作践人,我们怎么作践她了,我家兆霖哪一点亏待了她?她不爱做屋里的活儿,我家兆霖做,她做不了田里的活儿,我带着她几个小姑和小叔子帮着做,就是两个孩子以前也是我帮着带,她除了做衣裳带徒弟,什么活儿劳烦了她?”

“她在我们沈家就快成旧社会的少奶奶了,她有什么不知足的,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到处去说我们兆霖去外面玩女人啊,天天请着我们兆霖吵啊,我们兆霖是什么人?能做出这样的事儿?还不是她天天说,天天跟兆霖吵,吵得整个家都要散了。┅ ”

“本来夫妻吵架,我们这些做爹娘也不该插手,可是她怎么能把我们兆霖气昏过去呢?还到处去破坏小姑子和小叔子的名声,这是要让我下面的儿女娶不上媳妇,嫁不了人啊,这样儿媳妇搁谁家里都得好好教训,你们说是不是?”

经过刚刚一番争吵,不知道什么时候,病房门口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若绯奶也不怕家丑外扬,直接就向众人讨起了公道。

“瞎说,不管哪个人家,都不会一大家子打儿媳妇一个,更何况还靠着儿媳妇赚钱养家,也就你们沈家才这么不要脸,儿子在外面到处勾引女人,家里还伙起来打儿媳妇,臭不要脸。”郭舒林也不示弱,顶了上去,

“你们老郭家才是臭不要脸呢,一个大姑娘挺着肚子就跑我们家来了,也就我们兆霖老实,要搁往年,早就当破鞋批斗了……”

一时屋里充斥着若绯奶和郭舒林的争吵声,沈兆霖倒是两头劝,可惜作用不大,而正在挂盐水的若绯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闹剧,却完全无能为力,一时病房里吵吵嚷嚷,有人就去喊了医生和护士,毕竟这里不仅仅只有若绯一个病人不是?

“吵什么吵,要吵出去吵,这里是医院,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吵架的?”被喊过来的护士冲着沈兆霖和郭舒林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的护士其实蛮凶的,要搁后世人护士可不敢这么凶巴巴地来管闲事,指不定挨顿揍呢。

“怎么回事儿,病人需要安静,你们这些家属有什么事儿能不能在家里解决?我们这儿是给人看病的地儿,可不是让你们打架的。”随后跟来的医生也一脸严肃的训斥了起来。

“医生,我们也没想吵,就来看看孩子,这不是孩子舅不让我们看么。”沈兆霖赶紧解释道。

“就是啊,医生,你说他们咋这么不讲道理,我就想看看我孙女儿,不给我老婆子看也就算了,还想打人,你说这有没有王法啊?呜呜……”若绯奶一见医生过来了,顿时冲着医生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医生,他们跟我姐离婚了,凭什么要给他们看孩子,这孩子是我们家的,他们凭什么来看?”郭舒林同样不甘示弱地冲着医生嚷嚷了起来。

一时医生也头痛了,他又不是法院的法官,还要给人断个是非曲直不成?

“你们这些家里事儿自己解决,我们这里是看病,不能大声喧哗,你们要吵出去吵,其他的事儿,我管不着。”医生倒也光棍,直言不管其他事,就是不许吵。

这个时候的医生还是很有威严的,被医生这么一说,沈家母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再说这个事情在这里吵也不好看,所以也就收了声,而郭舒林性子就哈,认死理虽然不说什么了,却也是死活不让人进屋里,如此一来沈家母子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得悻悻而去。

总算病房重新恢复了安静,沈家人跟郭舒林吵架的时候,若绯正在挂盐水,要说当时的若绯其实很急迫,只是当时她挂着盐水,喊了郭舒林几次了,都没喊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两边吵得不可开交,把家里那点事儿全都抖了出来。

要说若绯其实有些生气郭舒林,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跟人那样吵架能得什么好,虽然说另外一方是她的亲爸和奶奶,可是若绯真的不记得他们,也不认识他们,所以此刻心里对郭舒林的哈感到十分生气。

回到病房里,郭舒林心里的气还没怎么消,这会儿看到若绯沉着脸,没理自己,还以为若绯是护着那家人给自己脸色看呢。

“沈若绯,你这什么表情,该不是怪我跟你爸和你奶吵架吧。”郭舒林气呼呼地冲着若绯呛道。

闻言若绯气得七窍生烟,对于这个笨蛋舅舅,她是真的快被气死了。

“小舅,你傻啊,跟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你觉得你们刚才说的那些个话是好事吗?这么大声嚷嚷,是要全世界都知道我妈跟我爸离婚了,我爸行为不检点到处沾花惹草,我妈神经病不成?”若绯没好气地顶道,小舅这个人是讲义气,可是真的没什么脑子啊,那些个陈年往事能扯出来么?扯出来了能得个好?不过是给人家多了一份饭后谈资罢了。

“我又没说错什么,本来就是你爸他们家太过分了,当初本来你妈是想把你和小飞都带身边的,你家婆他们不肯,说怕你们沈家不肯罢休,你妈就把你们姐弟给送回去了,结果他们倒是好,女孩不要就要男孩,差点没把你摔死,你还帮着他们说话。”郭舒林直觉里觉得自己受伤了,这么疼爱的外孙女竟然向着外人啊。

若绯在意的是这个么?当然不是了,她在意的是两边人撕破了脸皮就在医院里吵了起来,这让她怎么还有脸在医院住下去,要说她那个爸和奶也是棒槌,当着这么多外人把家里的老底都掀了。

“小舅,叫你别说了,你还说,你是觉得今天还不够丢脸啊,你晓不晓得家丑不可外扬啊,不管我爸和我妈怎么样,我们都不该在外面说什么,毕竟以后我妈还要过日子。”若绯火大地小声劝道,她这个二愣子小舅,就没看到隔壁床的大妈时不时朝这边望么,脸上就差没刻上“剧透”两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