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内幕二

不管现在他们是不是离婚了,沈兆霖其实内心还是喜欢着这个女人,甚至希望她能改好了,然后两个人再复婚,然后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经过那次抢夺后,沈兆霖才没有其他动作,这次要不是听说若绯病得厉害,也不会带着母亲一起去看若绯了,只是他没想到郭舒林会反应那么激烈,更没想到若绯竟然把他忘记了,这一系列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打击。

沈兆霖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郭舒云就找上了门,对于郭舒云的上门,沈兆霖多少有些期待,其实为了两个孩子,他也不愿意这婚真正的离了,他一直等着郭舒云回心转意,或者是找个契机,两个人能重归于好。

“沈兆霖,你是不是想跟我抢小绯?”还不等进门,郭舒云冲着沈兆霖就劈头盖脸一通质问。

“舒云,我没那个意思,就是听说小绯生病了,想去看看她。”沈兆霖忙解释道,其实对于郭舒云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他早就习惯了,甚至感觉到淡淡的悲哀和失望。

“姓沈的,你别想从我手里抢走小绯,我就是死也不会把小绯还给你,你想看小绯,别做梦了,小绯是我的,我就算是掐死她,也不会把她还给你们沈家,你听到没有?”

郭舒云此刻满心都是沈兆霖想要抢孩子的想法,完全没有注意到沈兆霖话里的意思,一来凶狠地望着沈兆霖,仿佛这个男人是她的仇人一般,恨不得吃他的血肉,啃他的骨头。

“舒云,我没说要抢小绯,我就想看看小绯,孩子生病了,我这个做爸的去看看她不过分,不管怎么样小绯都是我女儿,是不是?”沈兆霖有些疲惫,为什么舒云从来都不愿意听他说的话呢?

以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他明明没有想抢小绯,反正以后他们还是会复婚,到时候不还是一家人吗?哪里需要抢?

“胡说,你就是想抢小绯,想带着小绯和小飞跟那个贱人在一起,你说你什么眼光,那样一个丑八怪一样的贱人,你怎么也下得去手,是不是那个贱人让你来给我抢小绯的,我就知道那个贱人不是个好东西。”

“舒云,我说过多少次了,我跟腊梅姐之间没什么,那次我就是帮她搬东西弄了一身汗在她家洗个澡,再说了腊梅姐比我大十多岁,我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

“你糊弄鬼去吧,没什么还能衣裳都脱了睡一起,想到那些个事儿,我就觉得恶心,那么一个老女人,你也能下得去手,你说你什么就这么下贱……”

沈兆霖只觉得头一阵一阵的在痛,两鬓的青筋直跳,为什么舒云就是不肯听他解释呢?宋秋月那样一个女人,他沈兆霖怎么可能会去碰,可是为什么舒云就是认定了自己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呢?

“舒云,我们不要再吵了,那些事儿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小绯生病住院,我就想尽尽当爸爸的责任,好好看看她,照顾她,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霸道?再说了,法院当初可是将两个孩子判给了我,我有权利去看她,你也不要老是在孩子面前污蔑我,弄得孩子都不认我了。”

“你要是实在要这样,那么小飞以后我也不会让你见他的,将心比心,你也应该理解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是不?至于我们两个,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不管我以前是不是有对不起你,现在我们都不是夫妻了,也没必要去追究这些,你也不用每次见到我跟看到仇人一样,真的没必要。”

“你不让我见小飞,好啊,沈兆霖你个丧尽天良的,凭什么不让我看小飞,小飞是我生的,为什么我不能看小飞,那是我儿子,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那个贱女人,你不让我看小飞是吧,你等着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郭舒云好像被触动了一根敏感的神经,顿时就爆了,推开沈兆霖就往屋里跑,这屋子还是郭舒云和沈兆霖没离婚的时候租的房子,对于屋里的环境,郭舒云一点儿也不陌生,推开沈兆霖就朝厨房里冲了过去。

沈兆霖一见郭舒云哭着冲进屋里,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赶紧跟了上去,只见郭舒云一路冲进了厨房,拿起挂墙上的菜刀,转身就朝着沈兆霖而来,人都有一种天生对危险的敏感反应,沈兆霖也不例外。

一看郭舒云拿了菜刀,他第一反应就是往外跑,郭舒云一见他跑,提着菜刀就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挥舞着菜刀,嘴里喊着:“沈兆霖,你不让我看儿子,我今儿砍死你,儿子还不就归我了,你别跑,我今天不砍死你誓不为人……”

此时在医院里的若绯和郭家二老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最后郭舒云砍了沈兆霖手臂一刀,才被人拉住把菜刀夺了下来,这一刀是彻底将沈兆霖心中最后一丝对郭舒云的念想都砍光了,正是这一刀让沈兆霖彻底对郭舒云心如死灰了。

虽说郭舒云砍了沈兆霖,但是并没有因此被抓,主要是这个时候的法律还不算健全,事实上大多数人觉得郭舒云和沈兆霖之间算是家务事,不会有人去报警什么的,自然郭舒云也不会受到制裁,总之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了。

不过郭兴旺夫妇和郭舒林事后还是知道了这个事情,却没有让若绯知情,毕竟这个事情可以说得上是不适合让若绯知道的,所以若绯一直被蒙在鼓里,以致后来这件事引的后遗症让若绯彻底误会自己的亲爹是渣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这个时候的若绯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对外面生的事情是一无所知。

若绯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终于回家了,如此同时若绯现自己脖子里多了那个玉坠的事情好像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其他人完全看不到那个坠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