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龌龊

顿时一双双眼睛都落在若绯脚上,当到看若绯简单做了几个动作,却没有生什么情况后,大家伙多少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

接下来这些孩子可不敢再皮了,先把牛赶去吃草后,就一个个排排坐到之前搭建的草棚子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差不多等到中午的时候就各自赶着牛回家了,而若绯也跟着郭静兰回去了。

回家后若绯也不敢跟外公和外婆说自己的遭遇,怕他们担心,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跟着外公外婆坐饭桌上吃午饭,吃完饭若绯就有些悲催了,原来她拉肚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反正肚子里一直咕噜咕噜响个不停,她厕所也跑过不停。

下午郭静兰也没敢再来喊若绯去放牛,而若绯也忙着跑厕所去了,心里却在想是不是喝了那个泉水的原因,没看见么,那泉水下面的水潭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如此一想若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咋就这么没心眼呢?

说起厕所,离若绯外婆家最近的厕所只有一个,就是曾经若绯走过那个篱笆后院的旁边,当然这也是村里为数不多比较干净的厕所,而且还分男女的厕所。

这个时候的若绯还是比较爱干净的,所以去就去这个厕所,不过这边比较偏僻,平时是少有人特意跑过来上厕所的。

其实主要是一方面这边比较偏僻,另外一方面就是这个时候化肥使用率还没那么广泛,很多人都愿意用农家肥料,所以厕所当然是上自己家里的比较好啊,很多人情愿在家里上马桶,然后将那些个污秽倒进自家的堆肥池里,也不会特别跑人家厕所去如厕。

若绯跑了几趟厕所,一直不见好,又不敢让自己外公外婆知道了担心,其实心里很是忧虑。

后来干脆借口出去玩,直接就呆厕所里了,只是蹲厕所里也挺无聊的,特别是间歇的时候,于是若绯看这里也没人,于是想试试之前去的地方是不是属于自己的空间。

于是解决生理问题后,若绯站在旁边心里默念着我要进去,我要进去,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之前去过的那处地方,果然片刻后若绯就从臭烘烘的厕所跑进了之前的在洞穴里到过的地方,见此若绯可以肯定自己是真的有空间了。

想到这里若绯就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虽然这个空间害自己拉肚子了,可是突然拥有了个传说中的神器,多少还是让人高兴的,而且按照若绯阅书无数的经验,她现在这状况应该是在排毒,不会有什么大碍。

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状况,若绯也不担心了,反而把心思放到了空间上,之前进去得匆忙,若绯也就粗略看了看,刚吃了两个枣子和个桃子就被丢了出去。

这会儿再次进来,若绯就准备除了果林,还想看看那些田地里种了些什么,之前也就望了一眼,若绯能认识的没有几样东西,这回她打算仔细看看,看有米有什么认识的植物。

走在划分分明的土地上,若绯仔细看了看田地里的作物,除了少量的一些植物,若绯能确定是蔬菜和豆类外,很多东西若绯真的不认识,这时候若绯特么希望手上有个手机什么的,拍了图片直接去百度一下。

可是若绯知道这个时候别说手机了,就是电话都不普及,网络更是听都没有听过的东西了,所以若绯有点泄气,不过她能肯定的是,这里说不定种植的都是能吃的东西。

只是明明没有人打理,可是每块小土地里的东西并不互相侵犯,反而各自在自己的地盘里蓬勃生长,倒是很奇怪啊。

重新逛了下空间,若绯摘了些果子刚准备吃,又想起自己闹腾的肚子,最终也没有吃下去,心里忍不住可惜了起来,自己因为肚子闹腾不能吃,却也不能拿给外公外婆尝尝实在可惜。

空间出品的果子自然是好吃的,比起她前世去果园里亲手摘的果子都好吃不少,只是这些个东西貌似只能她一个人享受啊,这多少让她有点郁闷。

将摘下的果子拿手里玩着,肚子又一阵闹腾,若绯赶紧从空间里出来,毕竟她看过空间里没有茅房,那样的地方她也舍不得弄脏弄臭不是。

从空间里闪身出来,若绯的手刚放到裤腰上准备上厕所,就听到旁边响起一个声音来。

“乖,不痛,没事,就快好了……”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若绯忍不住皱紧了小眉头。

“骗人,好痛,快拿出来,你戳得我好痛,呜呜……”

顿时若绯如同被雷击了一样,脸色忍不住泛白,那是一个小孩的声音,说起来也不陌生,其实就是外婆家旁边那户人家的孩子,年纪比她还小一两岁呢。

“没事儿,就好了,我等会儿给你糖吃哦,忍忍就好,真的一会儿就好,别哭了,再哭可就没糖了哦……”先前的声音又响起,耐着性子在哄着小女孩。

渐渐女孩的声音弱了下去,接下来若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可是冷汗却从她背脊上爬了上来,这会儿她总算想起了那个耳熟的声音了,就是那次她去喊外公和小舅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在树上的人。

若绯不是真正的孩子,自然明白隔壁厕所间里生的事情,一时脑海中闪过曾经看过的韩剧和新闻里播放的画面,她从来没有想到在自己身边会生这样的事情,一直都以为韩剧夸大其词,至于新闻仅仅只是几句话就了事,感触并不深刻。

可是现在让她正面去面对这种事情,她心里很乱,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冲过去阻止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她自己都是个孩子,冲过去搞不好一起被欺负。

至于说喊人,之前已经说了,这里很偏僻,她就算喊人也不会有人听到,另外明显从对话来看,那小女孩已经被侵害了,她这会儿去阻止也阻止不了什么。

此刻若绯真后悔跑出来这里上厕所,让她撞到这么不堪入耳的一幕,可是她心里明白,就算她没有出来,那个小女孩依然会受到侵害,只是区别在于自己听到和没有听到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