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被袭

此时若绯才想起以前自己老妈说过,大舅妈不大会煮饭的,他们家的饭菜只能填饱肚子,其他的就别想了,而这还是若绯重生后第一次在大舅家吃饭啊。

后来若绯又吃了其他的蔬菜,最后现也就那两个咸菜能下嘴,其他的菜着实不好吃,明明是一样的蔬菜,可是外婆煮出来的茄子软糯,南瓜香甜,可是大舅妈做出来的就是特么奇怪。

望着其他人狼吞虎咽的模样,若绯只想说果然妈妈的饭菜是最香的,哪怕那跟猪食没差。

就着咸菜扒拉了一碗饭,若绯就再也没有食欲了,想着这个时候回去说不定还能再外婆家再吃点啥呢,于是开口道:“大舅、舅妈,我吃饱了。”

“再吃点,你看就吃那么一点,跟个猫儿一样,这肉你没吃几块,还是再吃碗饭吧。”王春玲赶紧劝道,其实若绯吃刚吃一筷子肉后就没再伸筷子,她就已经看出来了,这外甥女是嫌弃她烧的不好吃,要不怎么尽吃腌菜。

这样一来也好,倒是便宜里自己丈夫和孩子们,另外她人情也做到了位,至少不会让大姑子说什么,要不是怕这丫头多嘴回去说自己家抓了刺猬,她哪里会留人吃饭。

“不用了,我吃饱了,平时饭量就不大,再说已经晚了,我怕家婆等会关门了。”若绯笑着推拒道,原先还以为能一饱口福,结果那口刺猬肉是她含着眼泪咽下去的,以后她再要是没记性来大舅妈家吃饭,那就是白痴了。

“哦,要不等你舅吃好了送送你,你看外面都黑了,你回去怕不怕?”王春玲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外面天已经黑了,应该送送孩子,却不想一旁的郭舒豪出声道:“怕什么,几步路,没事儿。”

哦,这是亲大舅么?若绯心里一阵腹诽,不过也明白自己大舅的德行,于是自己给自己台阶道:“不怕的,要是有什么事我喊一声,你们也能听到的,再说外面不是还有月亮么。”

“看吧,小绯都说不怕了。”郭舒豪扒拉了口饭,一边咀嚼着,一边对若绯道:“路上当心点,过塘岸的时候小心些,走路中间。”

若绯点了点头,就推了椅子起身,嘴里道:“大舅、大舅妈,我回去了。”

郭舒豪夫妻点了点头,没再提送若绯的话,若绯则去了之前写作业的房间,拿了自己的作业本和铅笔盒,出来屋又跟郭舒豪夫妇招呼了一声才出了门。

其实大舅家和外婆家的确不太远,她走回去也没什么,再说小时候她又不是没有走过夜路,就是比这个远的夜路也是走过的,哪里会害怕。

出了院子,头上是一轮弯月,天气晴朗月色明亮,就算没有路灯,其实路上也不是很黑,若绯望着月亮微微笑了下,才迈开脚步走了出去。

突然身后闪过一阵风,若绯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就已经被人捂住了嘴巴,夹在了腋下死命朝前跑。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若绯,等她醒过神来的时候,面前是黑洞洞的门,夹着她的人冲进了屋里,随着停下来的脚步,身后传来两声关门的声音,整个空间陷入一片黑暗。

“呜呜……”若绯想出声呼救,可是根本喊不出声音,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力气很大,根本不能让她挣脱,同时夹着她的胳膊勒得死紧,没有一丝的松动。

不等若绯过多的反应,那人又一次带着若绯跑动了起来,在黑暗中,若绯被抱着穿过了一扇门,接着就被人用力摔在了床上,头直接撞上床里面的土墙出闷响,一阵闷痛从后脑勺传过来。

被都下若绯顾不得多想,直接就闪身进了空间,之前被人钳制着,她担心把坏人也给带了进来,这会儿一获得自由,哪里会想那么多,直接就进了空间。

“咦,人呢?”将人丢床上后,郭建国在黑暗中直接朝若绯刚刚着床的地方扑了过去,却只是扑了个空,于是忍不住出声自问。

屋里没有点灯,整个房间漆黑一片,其实上面都看不见,可是他明明将人丢到床上了,这会儿却摸不着人,这也太奇怪了吧?

趴到床上用手四处乱摸索一通,却怎么也摸不到任何东西,刚刚他明明把那小丫头抓了回来,怎么会没人?

顿时心急不已,那个丫头是他很久以前就想染指的人,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好不容易遇上今天这也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呢

今天难得父母带着妹妹们出门走亲戚,就留了他一个人在家里守着,还让他好巧不巧地看到那丫头去了对面的郭舒豪家里,他在屋里可是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到那丫头回去,后来听到喊声,就想那丫头是不是被留饭了。

而这个时候外面已经黑了,他偷偷躲在屋里,亲眼看着郭家父子回去,随后等郭家父子进了屋,他才悄悄出了门。

偷偷躲在郭舒豪家院子外面,心里打算着等那丫头出来的时候就将人抢回去。

至于说他担不担心被郭家人现,这一点他一点儿也不担心,毕竟郭舒豪家里和郭兴旺家里不远,这会儿外面也有月亮,根本不会有人会担心那丫头走夜路,所以这是他的机会。

只要他够谨慎就不会被人抓到,然后只要他动作快一些,等他收拾了那丫头,再警告一番,这个事儿就过去了,根本不用担心些什么。

毕竟那丫头还是个小孩子,啥事儿多不懂,只要自己威胁两句,肯定就会妥协,然后还会傻乎乎地把这个事情隐瞒下去,以后说不定他还能借机多弄那丫头几次呢。

想着这样的美事儿,郭建军一动也不动地埋伏在郭家院子外的围墙下,耐着性子等候着。

终于他听到了动静,是那丫头跟郭家的人道别的声音,不一会儿就看到那小丫头毫无防备地出了院门朝外面走出来。

等到她走出了一段距离,他才猛地从墙角下串出来,冲过去一把捂住她的嘴,将人夹在了腋下就往自己家里跑,那一刻他的心跳都快要停下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