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装鬼

毫无顾忌地冲回家里,用脚踢上大门,抱着小丫头就朝自己屋里跑,整个屋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什么都不怕。

然后把人丢到自己的床上,随后就扑了上去,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床上什么都没有?

摸了半天,郭建国什么都没有摸到,这让他不禁有些懊恼,除了懊恼外,心里还泛起一丝恐惧来?

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把人抱了回来,山村多鬼怪,此刻他脑海中不禁想起曾经听长辈们说过的鬼故事,其中就不乏村子里的鬼故事。

这么一想浑身都泛起了冷汗,仓皇之间赶紧起身想要做点什么,可是又不放心,更怕放跑了好不容易抓到手的猎物,于是下了床,一边在床的四周摸索,一边小小声喊道:“沈若绯,出来哦,别躲了,我看到你了哟。”

可惜他不知道此刻的若绯根本不在这屋里,而是蹙紧了眉头满脸阴沉地躲在空间里看着他。

被撞上墙的后脑勺已经起了一个大包,若绯忍痛用手摸了摸,同时盯着屋里人的作态,那边是一片漆黑,应该什么都看不到,却不妨碍若绯借着空间的光亮将那边看个清楚。

看着那人如同躲猫猫般小心翼翼地呼喊着,若绯瞪着一双几乎冒火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心里去思考着怎么好好惩治这个坏人一番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黑暗的房间里十分安静,就在郭建国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没有将小孩抱回来,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的时候。

“呜呜……”屋里唐突地响起小孩的抽噎声,压抑、低沉的嘤泣。

郭建国顿时心中一喜,匆忙从猫着腰的状态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双眼晶亮地望向了床上,只见黑暗中床上缩着一小团的人影,那嘤嘤哭声就是从那团人影中传来的。

“不哭,小绯乖,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怕……”嘴里小声安慰着,同时郭建国脸上泛着笑容朝着床慢慢走过去,好像怕惊吓到床上的小人儿一般。

伸出手朝着那一小团人影而去,指尖刚要碰触到那个小人儿,郭建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原本抱膝而坐的人不见了,同时那哭声也消失了,不,没有消失,只是这次是从床下传来的。

额头上泛起密密麻麻的细汗,郭建国一动也不敢动地站在原地,床下传来的哭声依然在继续。

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郭建国微微后退了小半步,然后悄悄地放低身子,慢慢地、慢慢地蹲下身体,小心翼翼地低下头,忍着心底的恐惧,朝着床下望去。

幽幽的绿光映入他眼里,一张白得跟雪一样的脸,脸蛋和嘴唇红得跟血一样,睁着一双泛青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

“啊!!!”郭建国尖叫着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刺耳的声音从床板下传来,好像厉鬼的爪子在死命抓床板一般。

恐惧的渐渐蔓延全身,一时郭建国觉得自己腿软得厉,根本动弹不得,想要大声尖叫,偏偏怎么也喊不出声音来,仿佛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可是空气却怎么也进不胸腔。

睁大了眼睛,只见一个乌黑的东西慢慢从床下爬出来,一下一下地爬着,等到终于爬出来一些的时候,郭建国隐约中能分辨出,那是一个披头散的女人的模样。

呜……郭建国无声地嘶喊着,眼睁睁看着那东西一步一步爬过来,冰冷的触感从脚腕传过来,他想要动动脚将那东西踢掉,可是因为实在太害怕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呵呵……”渗人的笑声传来,那冰冷的触感越来越明显,终于郭建国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白眼一翻直接混了过去。

此时匍匐在他身上的鬼抬起头,微微松了口气,转眼就消失在空气中。

若绯回到被郭建国袭击的地方,捡起自己的作业本和铅笔盒,四下看了看,除了天上的月亮外,好像什么都没有。

拿着作业本和铅笔盒,若绯闪身进了空间,片刻后出现在外婆家的门前,大门敞开着,若绯知道这是为她留的门,从门外往里望,还能看到灶间的灯光来。

“家婆、家爹,我回来了。”扯着嗓子,若绯冲屋里喊了起来。

“小绯回来了啊,饭吃了吧,赶紧洗洗脸和脚,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学呢。”灶间里传来外婆的声音,若绯含着笑走了进去。

因为之前的耽误,若绯回来的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外公和外婆已经吃完了晚饭,这会儿就等着若绯回来洗漱了好睡觉。

若绯将写好的作业本收进书包,将书包整理好了,这才跟着外婆洗漱去了,做完睡前工作,若绯就跟着外公和外婆爬上床睡觉,只是刚躺下不久,寂静的夜里就传来一声凄厉呼喊。

“鬼,鬼啊!!!”尖锐的喊声打破了村里的寂静,同样也惊动了赵翠英和郭兴旺。

他们匆忙起了身,赵翠英还特意看了睡在里面的若绯一眼,见若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没有被惊醒的样子,就没有惊动她,只是自己下床去穿衣服了,一边穿一边还忍不住道:“这孩子睡得可真死,这么大的声儿都没醒。”

“你这老婆子说什么呢,孩子睡得熟才好,长身体呢,再说又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晓得东头出啥事了,雄儿屋里的建国喊的那么惨。”同样在穿衣服的郭兴旺回应着自己老婆,先下就他们老两口带着外孙女在家,小儿子向来不爱落家,若绯从医院回来没两天就去县里找大女儿了。

“谁知道呢。”赵翠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一会夫妻两个穿好了衣服,端着刚刚点亮的油灯就出去了。

此刻正在熟睡的若绯,却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随即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空气中,伴随着她的消失,被子却没有瘪下去,微微鼓起的被子从外面看,好像若绯依然在熟睡。

一个闪身若绯就出现在了郭建国家的房梁上,伸手将吊在房梁上的假人收进自己的空间里,若绯如同来时一样再次凭空消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