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事后

此时惊动了整个村子的郭建国还在屋外鬼吼鬼叫,只是已经惊动了村里人,所以在外面的不仅只有郭建国一个人。┅

这会儿正有几个先赶过来的人拉着郭建国问话,毕竟大半夜里被人从睡梦中如此惊悚的喊起来,自然要将事情问个明白了。

早已经离开的若绯自然不知道郭建国家接下来生的事情,事实上她也没有心情去了解,这次装鬼吓唬郭建国,她做的都有些心虚,很是害怕被人现。

也是因为这样她才急忙离开了实地,自然也是因为她收取假人及时,倒是没有让整个事情露馅,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若绯这些日子现不少自己的空间的功能,像是是可以自由控制里面时间和外面时间的流,或者是跳跃空间等,凭借着这些功能,若绯在空间里布置好一切后,才再次出现在郭建国的房间里。

先是装小鬼在床上哭,后来又给自己化了一个僵尸妆,化妆的材料也都是原主人留下的,倒是便宜她。

接着又披着头装贞子,至于挠床底则是她用空间异能抓了老鼠布置的,后面冰冷的手则是用了泉水弄湿对方的裤腿产生错觉,这才慢慢把人给吓昏过去。

后面若绯又用空间原主人的衣裳和郭建国家的东西弄了一个假人出来,将假人挂到郭建国房间的房梁上,就好像一个上吊的人挂在那里一样,这就是之前郭建国那一声喊叫的原因。

原本郭建国就被吓昏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房梁上挂着一具尸体,还不吓得屁滚尿流来?

而若绯在听到这声尖叫后,就知道郭建国肯定是醒了过来,这时候就找机会偷偷凭借空间的特异功能将道具回收,免得留下把柄不是。

当然若绯也考虑过,万一郭建国中途不能醒过来,反而是明早醒过来,到时候就穿帮了的情况,若绯自然是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出现,她打算等到外公和外婆睡着后,在后半夜通过空间再去一定郭建国家,然后用水将人浇醒,如此一来即不会穿帮,又能回收道具,顺带再吓唬人家一回,也算是一箭三雕。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郭建国会这么快就醒了过来,倒是让她多少有些意外,当时还生怕让人看到她的布置呢,还好没有生意外的情况。

如今处理完所有的事情,若绯重新回到外婆家的床上,完整的被褥显示没有人现若绯离开过,若绯将装作自己的瓷枕丢进空间,躺回床上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次日天还没有亮,郭磊就来喊若绯去学校,于是若绯跟着一群小屁孩一起去上学了,一路上并没有孩子谈论起昨晚的事情,显然昨晚的事情还没有传扬出来。

上了一天的课,回到家里若绯放下书包,就要去郭舒豪家做作业,这已经是她这些日子的习惯了,只是还没等她出门,外婆就喊住了她。

“小绯,你去哪里?”赵翠英问道。

“大舅家啊。”若绯理所当然地回道,虽然昨天受了不小的惊吓,可是后来她不是把人收拾得妥妥的了么?所以若绯这会儿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事实上她还想继续去收拾人呢。

一次的惊吓,若绯可不觉得足够,最好是多吓几次,把人个吓傻了才好呢。

“不准去,今天在家里好好写作业,以后都不准去你大舅家,不,以后不管去哪里都得我跟着,否则哪里也不能去。”赵翠英强势地冲若绯道。

若绯闻言一脸的不解,嘟着小嘴巴苦恼地问道:“为什么啊?”

赵翠英满脸寒霜,却也不愿意仔细跟自己的外孙女说清楚,毕竟这孩子还小,哪里懂得那许多事情。

所以板着脸严厉地对若绯说:“总之,以后太阳落山了,你哪里也不准去,知道不?”

其实若绯多少猜测到一点,可能是跟昨天她做的事情有关,想到这里若绯脸上还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委委屈屈地点了头,这才回去外婆房间里写作业去了,刚进屋就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若绯就被外婆给喊了起来,如今的若绯早不用人帮着穿衣服和打理,所以外婆喊了她一声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借着晨光若绯自己穿好了衣裳、梳好了头,随后就出了屋子,灶间里赵翠英正坐在灶膛后面烧火,晕黄的火光照在她脸上。

刚出屋的若绯就现自家外婆耷拉着一张脸,一副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做在那里烧火。

“家婆。”若绯出声喊道,昨晚吃晚饭的时候,若绯就现外公和外婆有些不对劲,只是当时她没有多问,主要是担心自己问了,招人烦。

“洗脸,吃饭吧。”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从外婆嘴里吐出来,若绯心下明白这是自己外婆心情不好的表征。

顿时也不敢有半丝拖拉,赶紧去刷牙洗脸,等若绯洗好脸进来的时候,只见灶间的小饭桌上搁着一碗冒着热气,远远就能闻到香气的面条。

若绯也不敢多话,走到桌边坐下,淡淡的香气从碗里飘出来,碗里的面是若绯故乡特产的一种油面,油面是一种手工牵拉晾晒出来的面食。

只是这种传统面食跟普通的挂面和龙须面都有些不同,这种面就是用白水煮了也是有味道的,一锅白水一把面,加上一把碎葱,就能喷香入鼻,引得人食欲大开。

再加上这种面十分的软和,往常有妇人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油面是娘家人必备要给送的礼物之一,浓浓的鸡汤配上柔软的油面,那入口的味道极鲜美。

自然若绯这会儿吃的面可没有鸡汤搭配,不过倒也不是白水煮的,而是外婆煎了荷包蛋,就着油锅烧水来煮的,虽然说这样煮出来的面并不比那种煮好了面加汤的靓。

可是这样煮出来的面却是有种家乡的味道,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自然引得若绯食欲大开。

白白的面条底下卧着一个金灿灿的荷包蛋,若绯常常在想,后来自己好几年都不爱吃鸡蛋,是不是就是在外婆家造成的,每日一个鸡蛋几乎是若绯必备的早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