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吵起来

若绯倒也硬气,被母亲用尺劈头盖脸打了好几下,愣是一声也没吭,此刻被小舅抱在怀里藏着,头上被打的地方还火辣辣的痛着呢。

“小彪子比,小小年纪就跟男人勾勾搭搭,现在弄得满湾都晓得,我不打她,要打哪个?”郭舒云声嘶力竭地冲若绯吼着,心里的火一把一把的烧着。

初初听母亲说起,她心里就窝了一把火,这才几岁的死丫头,就让人给惦记上了,怎么就这么不自爱。

郭舒云不去想是被人烂了心要害若绯,反而觉得是若绯去招惹了坏人,所以不管不顾就冲着若绯作了起来。

“郭舒云,你胡诌什么,小绯哪里做过,都说了郭建国是遇到鬼了,你有脑子没?人家往你女儿身上泼屎,你不说开脱两句,自己还往小绯身上泼脏水,你是人不?”赵翠英被郭舒云气得颤,这是什么娘啊?

“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什么?小绯咋了?”郭舒林心中生出不好的感觉,虽然他年轻很多事情不懂,可是终归是生活在农村,就算没有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走路的,这会儿听了母亲和大姐的话里的意思,明显就不是什么好话。

只要一想到是心底里的意思,整个人都火烧火燎了起,这个时候恨不得把伤害外甥女的给打死。

“怎么回事,你问你怀里的小彪子比就晓得,问我做什么?早晓得生了这么个东西,我就该按到尿桶里溺死了算了。”郭舒云红着眼睛怒吼道,心下就觉得是若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否则怎么会被人盯上,只要想到若绯干了那些个事儿,她心里的火就往外冒,恨不得打死若绯。

“郭舒云,你给我住嘴,若绯还是个孩子,你满嘴喷屎,还当不当她是你女儿啊?你要是实在不想要她,就把她送到沈家去,总比现下好。”赵翠英是拦都拦不住女儿。

郭舒林紧紧抓住若绯,将人提到自己跟前,红着眼睛望着若绯,好像要吃人一般望着她。

“沈若绯,是不是那个畜生害了你?你跟小舅说,小舅这就去杀了他,绝对不会让他有好下场,说啊,你说啊……”

若绯脸上一片惨白,对于母亲不问理由的谩骂,还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的做法,不管过去多久都无法适应,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被人欺负的是自己,为什么还要被她这样对待?

“我没有。”若绯忍着被小舅掐出来的疼痛,浑身冷地吐出三个字来。

“什么没有,要是人家没上了你这个细彪子比,还能食髓知味地等着你?郭三哈,你还去杀人,杀谁去,为了这么个不自爱的小贱货、小娼妇,你杀谁去啊……”郭舒云恶毒地往外吐着这些粗鄙的话语,望着被弟弟抱在怀里的小女孩摇摇欲坠的模样,心里竟然有种变态的快感。

要不是这个小贱人,她怎么会嫁给沈兆霖那个混蛋,都是这个小贱人的错,如果不是现怀了这个小贱人,她根本不会嫁给沈兆霖……

郭舒林气红了眼睛,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手里抓着的是自己疼爱的外甥女,那个骂人的是他最爱的大姐,此刻的他就好像夹在中间的三角板,怎么做都是错。

“你是不是就希望着我被人糟蹋啊?我要真当了小娼妇,还不晓得丢人的是谁的脸呢。”从前世若绯就想这么回一句,可是以前她不敢,每次都是把自己气个半死,可是此刻的若绯却是有些不管不顾了。

怨恨从心底里生出来,若绯恨面前这个生了她,也养了她的女人,从小这个女人除了作践她,就不会干其他的事儿,有时候她觉得自己不是对方的女儿,而是仇人,否则怎么会那样对自己?

“沈若绯!”郭舒林厉声喝道,虽然他疼爱外甥女,可是也不会允许外甥女这样对待自己的姐姐,立马就出声呵斥了起来。

“小绯,别那么说,你妈终归是想你好的,只是太急了。”赵翠英也出声了。

若绯冷冷看着郭家人,终归是亲母女和亲姐弟啊,她沈若绯算怎么回事?

“呵呵……”若绯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妈,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妈,她能忍她那么多年?每次她心情不好,或者是生意上的事情出了问题,就找个理由打她一顿、骂她一顿,最后还为了挽回家里的生意,要她去给人糟蹋。

就算她真的去当了娼妇,也是面前这个女人亲手将她推出去的。

“小……绯。”赵翠英被若绯笑糊涂了,这个时候是该笑的时候么?

“笑,行了,沈若绯,你也别再老娘面前装疯卖傻了,沈兆霖不要你,把你往死里摔,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现在在我面前什么疯,还不知道检点,小小年纪就坏了身子,以后除了去当彪子能有什么出路……”

“去医院。”若绯猛地停住了笑声,声嘶力竭地喊出三个字。

一时三个人都没听明白。

“去医院检查,看我还是不是姑娘,你自己不要脸,我还要脸,我以后做不做彪子,也不是你说了算的。”若绯忍着几乎要冲出胸口的委屈大声吼道。

“作孽啊。”赵翠英哭着喊道,她怎么养了这么个胡搅蛮缠的女儿啊?

郭舒云脸上明显怒不可恕,望着若绯的眼神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抓着若绯的郭舒林都有些被她吓到。

“好,好得很,去检查是不,就去检查,要是让医生查出个好歹了,以后的日子也是你自己担着,可怪不得我这做娘的。”在郭舒云心中,若绯生下来就是克她的。

当初她是因为怀了若绯才跟沈兆霖结婚的,满心欢喜以为怀的是个儿子,没想到生出来的时候是个丫头,当时婆家人脸色就不好看了。

郭舒云向来就是个拔尖的性格,当初委身给沈兆霖,一个是因为沈兆霖长得还不错,虽然人穷了一点,可是对她也是真的好,她也就不挑剔了。

可是没想到她生了女儿后,一次跟沈兆霖吵架,两个人就动了手,要是搁以前沈兆霖绝对是不会还手的,可是第一次沈兆霖还手了。

郭舒云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怪起了刚出生不久的女儿,认为是生了女儿的原因,才是丈夫不再言听计从了,那个时候其实她就恨上了若绯,所以才给若绯吃了一个半月的奶,就把孩子丢了娘家的母亲。

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