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去医院检查

八十年代的孩子,几乎都是吃母.乳.长大的,特别是乡下的孩子,可是若绯几乎是喝水长大的,虽然郭舒云没有做绝,还是给若绯买了奶粉。

可是那个时候的观念和后世是不一样的,根本不会按照配方的方法去配,毕竟一罐子奶粉一、二十块还是很贵的,吃起来的时候自然就能省则省,一勺奶粉化开是满满一大瓶水,这一大瓶水就管若绯一整天,弄得若绯整日里哭闹。

也是若绯命硬给挺了过来,等到微微大一点就能喝米汤了,才要好一些,所以若绯从小长得瘦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后来郭舒云虽然养了儿子,可是夫妻感情早过了新婚蜜月期,而且随着不停的争吵和打架,再好的感情也会消失,越到后来夫妻俩越是吵得厉害,什么事儿都能拿来吵。

再后来郭舒云就抓住丈夫出轨,然后更加一不可收拾了,离婚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婚离了。

郭舒云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永远错的都是别人,所以整个事件说起来,第一个错的就是若绯,因为若绯是造成一切的根源。

她将若绯抢到身边,不仅仅是外人看来舍不得孩子,而是想抓住这个造成她人生失败的刽子手,同时又能报复前夫,让他们父女分离和反目成仇。

事实上前世郭舒云做得很好,不仅让若绯一辈子憎恨自己的生父,同时也一直无止境地折腾若绯,将若绯的人生弄得一团糟。

她在物质上不曾苛待若绯,可是在精神上却是永无止境地折磨着若绯,好像只有若绯过得越是卑微,她才越觉得畅快,乃至于最后脸面都不要了,就想将若绯送别人暖床了。

其实若绯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好笑,为了这个疯女人的话,她真的来医院检查,简直就是有病。

可是真的走进来了,若绯反而一点儿也不害怕和在乎了,至少她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算堵不了别人的嘴,也能堵那个女人的嘴。

当郭舒云给若绯挂了妇科号,把若绯拉到医生跟前的时候,看诊的医生吓了一跳,还以为若绯被人怎么的了呢。

虽然若绯衣裳整洁,头也没乱,可是脸上的伤却是无法掩盖的,所以那个医生特么心里把假想中伤害若绯的坏人狠狠诅咒了一番。

毕竟若绯的身量就在那里,说是六岁,可是个子放在这个时候也是矮小的,左右不到一米的身高,要是有人对这么小的孩子做了啥,那不是畜生是什么?

亏得是个女医生,因为看若绯小,又听郭舒云说是来检查是不是那啥女,心下里对若绯也多了一丝同情,于是语气也轻柔了一些。

吩咐若绯脱了衣裳,又让郭舒云将若绯抱到检查妇科的椅子上,说实在的若绯很羞耻,就算她是小女孩的身体,给她检查的是女医生,她还是忍不住羞耻。

“沈若绯是不?”医生一边戴橡胶手套,一边面带和色地开口。

硬着头皮,若绯应了一声。

“那个,是不是有坏人拿东西戳你尿尿的地方?”女医生问道,其实她很奇怪,这孩子脸上伤得厉害,可是把裤子脱了,腿上并没有什么痕迹啊。

若绯快羞愤死了,咬咬牙回道:“没有,我妈怀疑我跟人生了性关系,所以你给我好好检查下,看我是不是不要脸的小彪子。”

说这个话的若绯并不是没有羞耻感,事实上她难堪得要死,可是就算是再怎么难堪,她都忍了下去,而且特意当着医生的面说出来,就是要让郭舒云更难堪。

果然一旁的郭舒云气得脸青,勉强挤出一抹难堪的笑容,跟医生道:“医生,可别听她瞎说,我这做大人还不是担心她么……”

一开始医生还以为若绯是受到了侵犯,可以一听若绯的话,心里感叹了句现在的孩子咋这么早熟,这才几岁,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同时她也不敢瞎动手了,听那孩子的意思就是没有受到侵害,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小女孩的那啥破裂,那就麻烦了。

小心翼翼的给若绯做了检查,医生很肯定地告诉郭舒云,若绯还是清白的,郭舒云隐隐松了口气,可是对上女儿怨恨的眼神,她又觉得太便宜这个小贱人了。

若绯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只怕又要气个半死,这哪里是她的娘,简直是比后妈还不如,可惜若绯并不知道,不过不管知不知道,都不妨碍她怨恨郭舒云这个当妈的。

事情的结果出来了,自然不需要再有什么争议,原本郭舒云看好后就要带若绯走,那个给若绯检查的医生有些看不过眼,就让郭舒云留一下。

随后端了药水过来,给若绯脸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一边处理的时候一边貌似闲话地开口:“你这脸上的伤是你妈打的?”

消毒水涂在皮肤上的刺激让若绯吸了口气,不过还是摇了摇头回道:“不是。”

本来站一旁的郭舒云还以为女儿会说是呢,结果没想到若绯否认,心里还觉得这孩子还算识相,只是还没等她多想就听到了接下去的话。

“头上用尺打的就是她打的。”若绯一点儿不心软地开口。

“哦。”医生一愣,随后笑了笑道:“你要听妈妈的话,还有不要被人骗了,你妈也是为你好,只要是男的,就不要让人家碰你尿尿的地方,晓得不?”

若绯被说得老脸一红,不过也知道那医生是好意,其实这医生的话若绯在后世也是听到过的,那还是因为当时国内生过好多起小女孩被侵害的事故,后来就有专门的法制报道,当时的主持人也说过类似的话来告诫家长。

虽然说若绯那时候还没结婚,也没孩子,不过是看法治报道的时候看到了,却也赞同那主持人的话,觉得以后自己养了孩子一定要注意,也要嘱咐自己的孩子。

却不曾想到这会儿被一个妇科医生这么嘱咐,知道人家是好意,若绯倒是乖乖地点了点头回道:“我晓得。”

那医生见此,也就冲若绯善意的笑了笑,然后小心地给若绯处理起伤口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