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闹

第六十二章大闹

事情的结果出来了,若绯跟着郭舒云、赵翠英回家,路上若绯一言不,郭舒云自然也不肯说话的,倒是赵翠英彻底放下心里,孩子没受到伤害,终归是不幸中的万幸。

留在家里的郭舒林看到若绯等下回来,顿时心急万分,却又不敢多问一句。

“妈,明儿我跟你回去一趟。”郭舒云冷着脸跟赵翠英道。

赵翠英心绪不宁地看了她一眼,一时也搞不懂她想干什么,却也没有多问。

“好,那若绯呢?”赵翠英问道,事情闹成那个样子,她很不放心若绯回去念书,很怕若绯被学校的孩子欺负到。

郭舒云低头望了望若绯,脸上尽是讽刺。

“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儿,自然是回去读书,这么大的孩子不读书干什么?学费都交了。”郭舒云没好气地开口。

一直在旁边打转,想问又不敢问的郭舒林总算听到一句自己想知道的话,顿时安心了不少。

赵翠英也知道学校的学费不便宜,要是孩子现在不去读书就太糟蹋钱了,可是她也担心外孙女被人欺负,毕竟今儿的事就是个先例。

“妈,我跟你回去,这些日子我在家呆着,以后上下学我接送小绯吧。”郭舒林出声道,虽然郭舒林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可是他能护着一点是一点。

赵翠英见儿子这么说,也只能如此了,同时心里打算跟学校的老师也说一说,总归不能让自己家里的孩子受到伤害。

后面大家也没什么话可说,赵翠英就带着若绯去洗脸睡觉了,自然是祖孙三个一床,郭舒林则在一旁搭了个单人铺,一大家子就挤在屋里睡。

次日郭舒云铺子也不开了,一家四口人吃了早饭,直接就坐车回家了。

郭舒云回到娘家脚也没歇,从自家大门后面捞了一把锄头就出了门,跟着回来的赵翠英先是一愣,也随后赶紧跟了出去。

自然郭舒林也没拉下,郭兴旺虽然摸不清女儿要干什么,却也怕出事情跟了过去,结果就是一群人浩浩荡荡朝着郭建国家而去,倒是若绯一个人进了屋,一副漠不关心的的模样。

郭舒云二话没说,跑到郭建国家里,挥舞着锄头就是一顿乱扫,将郭建国家堂屋打得稀巴烂。

“艹你娘,郭舒云,你个疯婆子,神经病跑我家什么神经病?”听到动静从后面屋里出来的郭雄,一看屋里的情景顿时赤红了眼睛,冲着郭舒云就骂了起来,同时就要冲上前打人。

亏得郭舒林跟了上来,一看郭雄要打自己姐姐,啥也没说冲到自己大姐前面一挡,抓住了郭雄甩出来的手,用力捏着。

“你骂谁娘,还想打人,你自己养的什么东西不晓得啊,我姐打了你家的东西算是轻的了,赶紧把你家的那个狗东西叫出了,老子今儿好好帮你教教他……”郭舒林大致上也知道了郭建国想对若绯怎么样,这会儿正一肚子火呢,他们家若绯才多大啊,人都没大桌子高。

顿时郭雄面色一僵,自家儿子干的好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一时也有些气短,可是看着狼藉的堂屋,又不甘心。

“郭三哈你胡扯什么,我儿子哪里对那个小东西怎么了?你不要胡说八道……”郭雄强打起精神,冲着郭舒林反驳道。

郭舒林冷笑一声。

“你家那个狗东西得没把我们若绯怎样,要不老子还不要了他的命,今儿我们就是来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让那小畜生肖想我们家若绯。”郭舒林素来就横,一边说还一边照着郭雄就一巴掌打了上去,当时就把人给打懵了。

另一边郭建国妈和妹妹也跑了出来,看到被郭舒云打烂的家当,顿时就呼天抢地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朝着郭舒云冲了过去,那架势就是要跟郭舒云拼命。

郭舒云手里锄头还没放下,自然不会站着让人打,嘴里骂骂咧咧地就跟郭建国的妈和妹妹就杠上了,当然后面赶过来的郭兴旺、赵翠英也参入了战局,又是一场大混乱。

打完闹完后,郭舒云也没废话,当着看热闹的人就将若绯检查过的诊疗书拿了出来,宣布自己女儿绝对是清白的,至于说郭建国那个小畜生肖想自己的女儿这件事,她今天一顿打砸算是警告了,要是以后再要是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来,这郭建国家的下场就是那传话的人的前车之鉴。

被郭舒云这么一闹,郭建国家是真的丢人丢面子,然后还损失不少的家当,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这事儿闹开了,家里有女孩的家庭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多少私底下把自家的孩子反复拷问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有些意志不坚强的孩子,还真给问出了一些什么,不过大多都是揭别人的事转移注意力。

于是小郭湾的家长在互相递话中现一个非常重大的事实,那就是几乎没有几家的闺女是没被郭建国那个畜生碰过,顿时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么一通闹后,郭舒云还不算完,接着马不停蹄的就去了若绯所在的学校,直接找了校长反应情况,将若绯受到学生侮辱的言论添盐加醋地说了一通,然后还附带上自家闺女的医生证明。

此外还威胁校长,如果自己女儿在学校生什么事,她绝对会拿了农药带着女儿去校长家里喝,弄得校长连连赔礼道歉,还一再声明绝对会对学生严加管教,至于几个刺头也是一定会管死。

同时校长是恨死了张海等人,要不是这些个刺头招惹了沈若绯,哪里用得着被一个泼妇这么威胁?可想而知接下来云台小学的学生是活在怎样的水深火热中,特么那些半大小子,一个个都被老师盯死了,然后若绯放学都是有老师跟着的,就怕出什么意外。

至于张海和那个被若绯砍了一刀的同学家里,听说了郭舒云大闹的事儿,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不要命的怕疯婆子,而郭舒云就是不折不扣的疯婆子,还是个有个哈子兄弟的疯婆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