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天堂山

第六十三章天堂山

谁还敢找郭舒云说理讨公道,不怕家里再被砸一回,尽管来好了,于是这个事情就这样被郭舒云一通闹腾按了下去。

只是这么一来若绯的日子就有些难过了,学校的里同学一个也不敢跟她玩了,就是村里的孩子也是,老师也尽量对她万分客气,好在若绯也不是真的小孩,对这些情况并不是很在意。

慢慢这事儿也冷却了下来,转眼就到了秋收的季节,这会儿的老师除了教书还是要种田的,所以为了秋收,学校里很是体谅的放假了,也就一个礼拜的假期。

若绯终归没有再去报复郭建国,不过郭舒林私下里却是捶了他好几顿,然后村里也爆出他侵犯过村里其他女孩子的事情,那些个女孩虽然被家里的长辈收拾了,可是作为罪魁祸的郭建国哪里跑得掉。

因为这个事情牵涉范围广,所以村里人很是默契的封了口,可是郭建国家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先是两个妹妹被人弄出去给侮辱了,然后大门上天天被人泼大粪,动不动就被人找借口冲上门一顿打砸。

而郭建国和他爸更是身上新伤旧伤就没断过,虽然没有人报警,可是村里人却没有停止过对他们家的报复。

有时候若绯觉得,死并不可怕,反倒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她一点儿不同情郭建国家的遭遇,哪怕是那两个无辜的妹妹,虽然说以暴制暴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若不是郭建国家里人的放纵,事情绝对不会闹成后来那样。

若绯一点儿不相信郭建国的家人会不知情,毕竟前世的时候,若绯其实是听说过郭建国的事儿,只是当时她没有将人和名字对上号而已。

而爆出郭建国侵犯村里小女孩事情的人就是他的妹妹,他妹妹亲眼看到过自己哥哥侵犯村里的小女孩,可是直到若绯死去以前都没有听说郭建国受到过应有的惩罚。

如果不是今生若绯的改变,郭建国说不定依然是逍遥法外呢,所以若绯真的不同情郭建国一家人的遭遇。

至于说前世若绯是不是也遭遇过今生的事儿,那倒是没有,毕竟前世若绯不像今生这般功课优秀,自然不会跑去郭舒豪家写作业,另外她又是娇惯的,最爱做外婆的小尾巴,向来是外婆去哪里,她去哪里,所以根本就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

学校放假的时候,郭兴旺家里的稻子已经收好了,赵翠英决定带着外孙女回一趟娘家,虽然说她娘家父母已经不在了,可是还是有兄弟姐妹在,再者赵翠英的娘家在山里头,这个时候山上的野果子正好都熟了,最适合带外孙女去摘果子吃了。

另外村里的气氛不太好,她怕孩子放假了弄出事情来,毕竟郭建国家现在的情况不太好,虽然也是他们家罪有应得。

可是说来说去也是因为自己的女儿的一番作为引起的,谁晓得那家人会不会狗急跳墙,到时候对自己外孙女不利,而这会儿带着若绯避开是最好的事情,所以一放假就收拾了行李带着若绯回娘家去了。

赵翠英的娘家在一个叫天堂山的地方,是一个很闭塞的深山里,那里山很高,树林很茂密,人烟稀少,然后离天空很近,仿佛真的离天堂很近,叫天堂山这个名字并不过分。

在若绯的记忆里,家乡从没有出现过这样茂密的树林,树和树之间几乎没有空隙,第一次看到满山偏野的树木,若绯还是挺稀奇的。

若绯跟着外婆是住在舅爷爷赵春明家的,听外婆说她有兄弟姐妹五个,三个兄弟一个姐姐,其中二哥在台湾,大哥则搬了出去,而若绯现在是住在赵春明家,也是外婆最小的哥哥家里。

赵春明家是一个联三土砖屋,屋子就建在山坡上,其实整个天堂山的房子几乎都是这么建的,毕竟天堂山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唯有山多,房子自然也是依山而建了。

屋前是一块不大的晒场,后面则是.裸.露的岩体,不过后山上却是长满了松树和一些乔木。

赵春明家里除了舅婆丁桂花和一个小儿子赵士云,就没有其他的人了,不过听外婆说舅爷爷家的两个女儿出嫁了,三个儿子搬去县里做生意了,所以山上就留了舅爷爷老俩口,和没有成家的小儿子。

这是若绯第一次跟着外婆来这里,按理来说应该有所拘束才是,不过若绯终归不是真的孩子,自然不会作小儿态的忸怩了,反而落落大方地跟着外婆喊人,一时招了赵家老两口的喜爱,丁桂花毫不吝啬地拿了松子和核桃出来给若绯当零嘴。

第一次来到山里,若绯真的很稀奇,丁桂花拿出来的松子和核桃,在若绯前世的小时候是没有见过的,还是去了魔都后才吃上的。

可是这天堂山上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反而是不值钱的玩意,就是拿出来招待客人都有些磕碜,只是山上终归没有什么好吃食,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些东西。

“啊,松子和核桃?”倒是若绯惊讶了一番,这松子和山核桃可是好东西,若绯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吃上。

“小绯喜欢?”丁桂花一看若绯满脸欢喜,顿时也露出了笑脸,这些个东西虽然吃着香,可是却是很难剥的,并不是很多人爱吃,也就拿出来哄哄孩子而已。

若绯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回道:“这个可是金贵东西,在大城市差不多十几二十块一斤呢。”

“不会吧。”丁桂英下意识就反驳道。

若绯刚要接话,突然想起自己这个时候还是个毛丫头,根本就没去过大城市,现在这么说只怕会引起外婆的怀疑,顿时就闭嘴了,同时偷偷打量起自己的外婆了。

赵翠英听了外孙女的话也正奇怪着,就抬头去看外孙女,结果就看到外孙女在看自己,心下就有些奇怪了。

好在若绯想起之前听谁说过一嘴,她妈离婚后带她和弟弟去过广州,于是开口道:“是真的,上次我妈带我和我弟去广州的时候,我在大商店里看到过,真的很贵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