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天堂山的舅爷爷家

第六十四章天堂山的舅爷爷家

若绯这么一说,赵翠英也想了起来,也跟着说道:“倒是有这么回事儿,不过小绯,你真的看到过?”

若绯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开:“真的看到过,用很好的包装袋装着,可好看了。”

“小绯倒是好记性,舅婆家里别的没,这松子和山核桃倒是不少,改明儿你回去的时候,让你家婆给你多带些回去,要是下回想吃,就让你家婆捎个信回来,舅婆给你捎去。”丁桂花闻言倒是笑开了花,豪爽地表示要给若绯多带些回去。

毕竟在这山里松子和核桃遍地是,根本没人要,也就勤快点的人捡些回来炒了当个零嘴而已,可是落在若绯嘴里,却说着东西是好东西,这么一来丁桂花就觉得倍儿有面子了,自然乐得合不拢嘴了。

若绯点了点头,忙应道:“好,好啊。”

担心再说错话的若绯,此时低头去闷不吭声地吃松子和核桃去,亏得舅婆给她备了个小锤子,否则这核桃和松子还吃不了呢,毕竟这可不是后世开口的松子和核桃,而是干炒的,靠自己是弄不开。

一旁赵翠英则和丁桂花闲话家常,也没去管若绯,若绯费劲地用锤子敲开松子和核桃,除了自己吃,不时还会分给自己外婆和舅婆,倒是博得丁桂花一顿好夸。

晚上吃的饭菜也是山里的饭菜,有山蘑菇和肉干,肉干是山里的野物晒成的,因为是晒出来的肉干,吃着味道并不好,又干又柴,倒是山蘑菇特对若绯的口味,特别是晒干的香菇,又香又有嚼头,真的很好吃。

用过了晚饭也没什么娱乐,这山上倒是比山下还要贫乏,所以丁桂花早早就带着若绯和赵翠英去了分配的房间。

赵春明家一共就两间卧房,如今家里来客人,只得将人分开了睡,赵春明和而一起睡,而丁桂花就跟着若绯婆孙俩一起睡。

相比起赵翠英家里,赵春明家的条件要更差一些,洗漱的脸盆都是木头,山里人家大多家什都是就地取材,然后自己手工打造的,像这木盆就是如此,天然的色泽并没有油漆过的痕迹,当然其实是油漆过,只是若绯不知道而已。

山里有一种漆树,是可以做出天然的油漆,古时候的人就是用这树的汁液来给家具上漆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失,这些古老的工艺也渐渐淹没在时间的潮流中,渐渐不为人所知了。

而赵家之所以还沿袭了古老的工艺,只是因为家里太穷了,而且又是山里头,不容易来钱,自然是能省就省了,能自己做的东西也就自己动手去做了。

因为条件有限,对于若绯这个从后世重生回来的人,一开始还会有诸多不习惯,如今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那些个讲究和不适应已经全部被她丢到太平洋里了,所以就算在赵春明家用破布一样的毛巾洗漱,她也能面不改色。

洗漱完毕后三人就上了床,虽然赵春明家的条件不怎么样,但是丁桂花平日里就挺爱干净的,被单和棉被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反而微微有些白,闻着也有阳光的气息。

若绯很自然的就躺进了外婆怀里,抱着外婆睡一头,而舅婆则是睡另外一头,自从回来后若绯对外婆总是多了一些眷恋,这种抱着外婆睡觉的习惯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

山里的环境很好,只是夜间外面传来一声一声的虫鸣,可就好像开音乐会一般,倒是吵着人有些睡不着了。

渐渐另一头传来丁桂花微微的鼾声,若绯还没睡着,时不时动一动,扰得一旁的赵翠英也睡不安宁。

“睡不着?”带着些困意,赵翠英小声问道。

“嗯,外面好多虫子叫,一下子睡不着。”若绯倒是老实地回答了。

听若绯这么一说,赵翠英不禁伸手在若绯背上轻轻拍了起来,一边拍一边小声道:“赶紧睡,明儿带你去山里玩,可以摘野果子吃,又能捡蘑菇和野鸡蛋,还有松塔和栗子,就是那个山核桃也有……”

赵翠英细细数着山里的野物,若绯听着她的声音,加上背上的轻抚,渐渐就有了困意,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太阳从外面照进屋里,晒在身上暖洋洋的,若绯猛地张开眼睛,现已经是大白天了,透过大开的窗户望出去,满目的郁葱,住在山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若绯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一旁放在椅子上的衣裳穿了起来,穿好了衣裳把被子叠好,又整理了床铺这才穿着鞋子走了出去。

“家婆。”一边走,若绯一边喊道。

“哎呦,小绯起来了啊,你家婆去前面姨婆家了,你赶紧过来洗脸刷牙,舅婆给你打水。”听到若绯的喊声,丁桂花赶紧从灶间利索地跑了出来,笑眯眯地跟若绯道。

若绯点了点头,就跟着丁桂花去了后面的灶间,拿出来的牙刷有些旧,一看就是别人用过的,若绯面不改色的接了去,然后拿了洋瓷缸从水缸里舀了水,就出了后门去刷牙。

叹了口气,若绯可不愿意用这牙刷,干脆就将牙膏挤在手指上,直接用手指刷牙,这个时候物资匮乏,更何况山里人家更是贫困,很多东西能省就省,可是若绯多少有些不习惯。

想着她原本是有空间在身,什么东西不能带了,可是因为囊中羞涩,就算有心置办一套洗漱用品,也没有钱去买,想到这里若绯就有些郁闷,要不是自己现在小身板小胳膊,指不定还能去赚点钱,现在这样子什么都做不了,就一白吃饭的货色。

刷好牙,若绯赶紧将牙刷在水里泡一泡,就算再是嫌弃,若绯也不会做得特么明显,否则会伤到别人的心,还会被人扣上不懂事的帽子。

弄好后,若绯就进屋洗脸,丁桂花给若绯打的水参了热水,所以水温正好,若绯就着洗脸架上的毛巾洗了脸,那边丁桂花一边烧火,一边客气道:“小绯,洗好脸,水等会我倒,你就别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