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蛇扰

“要不,你跟湾里的孩子去玩,就不跟我去地里了?”赵翠英提议道,说起来她觉得外孙女自从那件事情生后,好像几乎都不怎么跟村里孩子一起玩了,就是孙子也不大跟外孙女一起玩了。

如今到天堂山这边,没有了那些闲言碎语,外孙女正好可以结识新的玩伴,就不用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啊,不要,我跟你们去地里呗。”她才不要跟那些小屁孩一起玩,好不容易现在不用应付那些小屁孩了,没得跑这里来给人带孩子。

“怎么不要啊?你跟着村里的孩子一起玩不是挺好的?”赵翠英纳闷了。

“又不熟,再说也没什么好玩的,舅爹家有书没?要不我在家里看书?”若绯知道上次自己帮外婆干活儿烧引肺炎,外婆就不怎么让自己去地里,这才开口这么说。

“你以为是在家里啊,舅爹家里哪里有什么书,就是有书你也看不懂。”赵翠英没好气地开口,这孩子快魔怔了,整日就喜欢抱着书啃,学校里的书读不够,回家还要把自己老头子收回来做纸袋的书都看了,虽然说着爱学习是好事,可是也太过了吧。

闻言若绯也有些失望,可不是,也就自己外公家里因为要做纸袋才会有那么些书,普通人家哪里有什么书,家里有人上学还能有,没人上学的人家,那书就更难觅了。

“那我还是跟你们去地里挖苕吧。”若绯出声道。

赵翠英倒也没有出声反对,心里想着既然这孩子要去地里,就带着吧,到时候她多看着点,不让孩子出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

进了灶间赵翠英走到灶台前将锅盖揭开了,拿抹布将窝里的菜碗端到灶台上,就着手准备将饭菜先准备好。

若绯人小端不了刚刚出锅的菜碗,就去抽筷子拿饭碗配合着赵翠英准备早饭,等婆孙俩将饭菜都端上桌子没一会儿,舅爷爷一家三口就从外面回来了,进屋洗了手正好上桌子吃饭。

吃过了早饭带了挖红薯的家什,众人就朝着赵春明家的红薯地去,红薯地里的红薯藤还很茂盛,整整两大块的地都被红薯藤覆盖着。

赵春明和赵士云拿着锄头就去地里挖红薯,而丁桂花和赵翠英则跟在后面摘红薯和整理红薯藤,这红薯藤在农村也是有用的,新鲜的红薯藤可以用来喂猪,晒干的可以用来当柴禾,所以收红薯的时候这红薯藤也不会废弃。

若绯人小就跟在自己外婆身边摘红薯,除此外还拿了一个小锄头,帮着在挖过红薯的空地上扫漏,毕竟红薯是埋土里的,大个的倒是好挖,有些小个头埋得比较深,所以挖过后还要用小锄头慢慢爬开松散的泥土扫漏,免得浪费了粮食。

这样一天的劳作下来,赵春明家的红薯都挖完了,刚刚出土的红薯水分比较多,并不是适合储藏,通常是要放在阴凉的地方搁上一些日子,然后再放苕洞里藏着。

所以这些刚挖出来的红薯就堆在了赵春明家堂屋里,而红薯藤则是搁外面晒场上晒着,赵春明家没有养猪,这些红薯藤只能用来当柴火烧了。

收尾工作做完了,丁桂花的晚饭也烧好了,累了一天的众人吃了晚饭就回屋里睡了,若绯白日里出了不少的汗水,躺在床上觉得身上有些痒,感觉有点难受。

一时有些睡不着,等到屋里响起外婆和舅婆的鼾声,若绯悄悄就回了空间,若绯空间中水潭里的水,向来就是透心凉,并不适合用来洗澡。

好在有小木屋在,木屋里是有土灶,若绯就想干脆烧点水洗澡,往日里她偶尔也会收一些柴火到空间里,所以现在想烧点热水洗澡是没问题的。

空间里的东西虽然简陋,不过木盆却是有的,若绯提了一锅的水,将水烧热了,就好好洗了个头和热水澡,洗过了澡,若绯才觉得身上和头里舒服多了。

等头晾到半干,若绯才重新出了空间,躺到床上准备睡觉,刚躺了没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一个冰冰凉凉的物体贴上她的身体。

一阵恶寒从身体深处爬了上来,若绯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跳起来,最终理智却阻止了她的动作,静静感受到那个冰凉的物体慢慢爬上她的手臂,缓缓在自己的手臂上游动。

恐惧渐渐蔓延,若绯知道自己不能动,此刻她脑海记起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说是一个探险家在亚马逊探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觉到自己的睡袋里多了一个物体,是一条当地最毒的毒蛇之一,这种蛇最喜欢温暖的地方。

而探险家的睡袋在亚马逊的夜里就是非常温暖的去处,所以那条蛇就钻了进去,探险家醒过来的时候现异常,一动也不敢动,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伙伴们现他的异常,最后在旁边生了一堆火,才把那条毒蛇引开。

就是想起这个故事,若绯此刻是一点儿也不敢动,她能感受来蛇的鳞片摩擦自己衣物的细微动静,能感觉到它在自己身上慢慢滑动,若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蛇出现在床上,而且还是在床的里面。

被褥在外面太阳底下晒了一天,临上床前外婆和舅婆还特意在床上拍了好多下,就是床底下也撒了舅爷爷从外面采回来的草药,听说是蛇最怕的一种植物。

可是此刻缓缓朝她头上爬去的生物是什么?若绯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就怕自己一丁点的动作引起蛇的攻击。

慢慢,她感觉到那是一条小蛇,正朝着自己头进军,她能感觉到那东西在自己头上滑动,如果能尖叫,若绯真的想要大声尖叫,可是她不敢,她怕尖叫引起那条蛇的攻击。

屏住呼吸,若绯只希望那条蛇能自己慢慢游走,可是事与愿违,那蛇竟然爬进她头里就不动了,若绯此刻头皮都在麻了。

黑暗中睁着眼睛,若绯心里一下一下的计算着时间,希望那条该死的蛇能自己走掉,她真怕自己撑不住睡过去,然后无意中惊扰到那家伙,然后被狠狠咬一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