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诡异的蛇

只要想到,那家伙此刻就藏在自己头里,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她无意中动下头,那蛇还不得照她头皮咬一口,头皮离大脑最近了,这样被咬一口她还能不死?

若绯真的急疯了,偏偏却是什么办法都想不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害怕可是偏偏又瞌睡得紧,就算是强撑着,若绯也不觉得自己能撑多久。

突然灵机一动,若绯收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的腿,慢慢、慢慢地挪动着,总算将脚掌挪到了赵翠英的身上,若绯心口微微松了口气。

若绯依然不敢加强动作,只能曲卷自己的脚指头,用脚趾上的指甲小心翼翼地划赵翠英肚子,好在赵翠英穿的衣裳薄,再加上因为睡觉的不怎么规矩,所以肚子正好在衣服的外面,若绯这会儿的动作自然就是直接划在她的皮肤上了。

赵翠英睡得正香,就感觉到肚子上被人用指甲在小心的抠着,顿时就有些醒了过来,只是被人惊扰了,脾气有些不大好。

“沈若绯,你做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赵翠英抬手就拍若绯的脚一巴掌,没好气地喝了一声。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的若绯吓死了,她已经能预料到躲她头里的小蛇,这会儿正张着狰狞嘴巴,露出一对尖利的毒牙,正准备一口咬上她的头皮了。

可是若绯等了好一会儿,料想中的事情完全没有生,反而自己的头里有东西在蠕动,没多久头里的动静就消失了,她能感觉到盘在她头里的蛇走了。

此时若绯才彻底松了口气,同时有些恼火地瞪着一旁睡死过去的外婆,她知不知道刚才一下差点害死自己?

虽然心生怨念,若绯也不敢再惊扰自己的外婆,可是这觉却是怎么也睡不下去了,只要想到黑夜中随时会冒出一条蛇来,若绯就浑身不自在,而且她不想再待在床上了。

若绯小心地动了动,见没引起外婆的反应,她就又动了动,现外婆和舅婆的鼾声此起彼落,一点儿没有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停下,若绯干脆眼睛一闭,闪身进了空间。

反正舅婆家的床,她是一点儿也不敢再睡了,回到空间若绯才动了动僵了半天的胳膊和腿,也不知道她走了什么霉运,睡个觉也能在被窝里遇上蛇。

重新烧了水又把自己洗了一遍,若绯干脆就跑到小木屋里的床上躺下,那床若绯之前收拾过,偶尔她也会躺上面休息,虽然说被褥不是若绯的,可是若绯之前有收拾过,褥子也拿外面晒过,被单则是清洗过,所以这会儿睡上去一点儿不觉得膈应人。

原本就累了一天,又被一条蛇吓唬了大半个晚上,这会儿终于能放心安睡了,若绯沾上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片刻床上就传来浅浅的呼吸声。

至于外面的世界里,若绯刚一消失,床角落里就有一个细长的东西猛地抬起头,伸着分叉的舌头努力探寻着什么,老半天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感觉到,那东西终于失望地溜下了床,至此床上的威胁才算彻底解除。

若绯一觉睡醒过来,满眼的光亮,若绯知道这空间里没有夜晚,不管什么时候进来都是白日,就算是睡了一觉起来依然是光亮如斯。

若绯打了泉水洗漱了一番后,又摘了两个果子吃,等吃饱了后,就躲在空间里,查看起外面的情况,在确定床上除了外婆和舅婆外再也没有了奇怪的东西后,若绯这才小心翼翼回到床上。

在空间里好好睡了一觉的若绯,这会儿重新躺回床上其实没什么睡意的,不过是为了作样子,避免外婆起来看不到自己,好在她躺了没一会儿,就隐隐听到村里的公鸡打鸣了,于是闭着眼睛假寐。

鸡叫了几遍后,床上就传来动静,紧接着就听到舅婆和外婆起床的动静,若绯知道自己向来起得晚,这会儿也不会自作聪明地爬起来,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假装自己还在熟睡。

赵翠英起床后,也没管睡在里面的若绯,而是跟着自己的嫂子出了屋去张罗早饭和收拾屋子,所以很快屋里就只剩下若绯一个人了。

若绯侧耳听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张开了眼睛,在床上滚了几滚,才睁着眼睛望着屋顶呆。

因为没事干,若绯就有些无聊,于是就回想起之前生的事情来,说实在的之前的事情真的有些奇怪。

虽然乡下的房子不可避免的会有些蛇虫鼠蚁,可是若绯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蛇会跑到床上来,更何况那蛇出现的诡异,两次都跟她近在咫尺的接触,却没有咬她,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

所以若绯觉得有些古怪,可是具体哪里古怪,若绯又想不透,她可不信自己的体质有吸引动物的特征,毕竟得到空间这么久,可没有什么动物主动来亲近自己,那么肯定不是因为空间的原因。

可是那条出现的蛇又是怎么回事?若绯怎么也想不透,因为想不透,若绯又在床上滚了个来回,这么翻来滚去,外面天也大亮,若绯不禁考虑着是不是该起床了?

于是决定最后滚一次就起床,只是这一滚若绯头皮又一紧,因为她又对上了一对黑米珠一般的眼睛,还有一颗三角形碧绿的蛇脑袋。

兴许是被吓多了,若绯这次没有尖叫、也没有动,就那么定定地看着那条碧绿的小蛇冲着自己吐蛇信子。

看了很久,若绯现那蛇就那么望着自己,抬着高高的脑袋望着自己,一动不动的。

画面实在有些诡异,若绯一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望了老半天。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若绯心里渐渐生出一个想法来,只是她不敢肯定,于是就生出想要实验的心来,考虑了许久,若绯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轻轻抬起手,若绯将手伸到那蛇跟前,同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蛇,只要它有所妄动,她就准备将蛇收进空间里,只要进了她的空间,这蛇就是她手里的蚂蚁,想要怎么捏死都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