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讨食的蛇

若绯的手离蛇越来越近了,眼看着几乎要碰到蛇的脑袋了,此刻的若绯屏住了呼吸,说实在的此刻她紧张得手心都有些冒汗。

蛇没动,静静地立在那里,只是一对黑色的眼睛转动了起来,原本一吐一吐的蛇信子也收了回去,好像此刻它也如同若绯一般的紧张。

若绯缓缓放下手,就搁在了蛇的腹部下面,这时蛇重新吐了吐蛇信子,仿佛犹豫了一些,随后驯服地压下头,缓缓爬上若绯的手。

然后在若绯的注视下,将自己的身子一圈一圈的蜷了起来,盘成一个饼状落在若绯的手掌上。

这蛇虽然小,可是若绯的手更小,根本就不能完全容纳蛇的身体,所以这蛇的一部分身体其实还是落在被单上。

若绯彻底惊讶了,这蛇绝对是有古怪的,而她之前的遭遇也不是偶尔。

“昨晚上爬我头里的是不是你?”若绯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尽管她都觉得跟一条蛇说话简直就是疯子的行为,也不认为一条蛇能听懂人话。

紧接着若绯的瞳孔一下子就放大了,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她眼花了吧?若绯不敢相信她竟然看到一条蛇在点头。

若绯此时真的很震惊,蛇是冷血动物,没有任何的感情细胞,它们是靠热窝和舌头来感受周围环境和物体的,所以蛇是不可能跟人互动的,可是她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若绯沉默了,望着盘在自己手掌里的小东西,若绯完全无法用自己所了解的科学来理解这件事儿,一条蛇会点头不奇怪,可是会跟人沟通、互动,那就太奇怪了。

静默了很久,若绯才重新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小蛇再次点了点头,若绯觉得自己不是重生了,而是穿越了吧,要不怎么会出现这么梦幻的画面?

“那你找我什么事?”压下心中的怪异感,若绯继续问道。

小蛇虽然能跟若绯互动,但是并不会说话,此时听若绯这么问,先是静了下,接着高高抬起蛇头,然后猛地张开嘴巴,小小的脑袋一下呈现一种扭曲的存在,蛇的嘴是可以18o度张开的,此刻小蛇就是如此。

若绯被它吓了一跳,差点就忍不住要将它丢出去,好在反应够快,只是手抖了下,却没有将蛇丢出去。

小蛇倒也不在乎,做了那么个动作后,接着又乖巧地匍匐在若绯的手里,双眼渴望地望着若绯,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

一开始若绯没大懂,但是好在她见多识广,知道蛇一般只有在进食的时候,嘴巴才会张得大大的,难道这条蛇是在问她要吃的?

若绯满心奇怪,一条蛇问自己要食物,这也太奇怪了吧,心里虽然不是很肯定,若绯还是决定问问。

“你想我给你吃东西?”

哦,蛇头抬起来点了点。

若绯默了,一条蛇问她要吃的,有没有搞错,她哪里有东西来喂一条蛇?她一小屁孩,怎么也不可能弄到蛇爱吃的东西,最多也就能弄到个把鸡蛋,那还是在外婆家,这在舅婆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在家里的时候,若绯每天都有一个鸡蛋吃,可是到了舅婆家,除了当天来的时候,舅婆给她和外婆一人煮了一碗油面,在碗底有个鸡蛋外,就再也没看到鸡蛋的沫子。

而且蛇是肉食动物,绝对不会吃若绯的零嘴,就是炒栗子和之前摘的山楂,就算这蛇是吃素的,那也用不着来找若绯要吃的,栗子不好弄,那山楂可是遍山是,也不用怎么费劲就能得到,用得着问自己要么?

若绯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很快她就释怀了,说起来她也不是不能弄到肉食给这条蛇吃,那就是蚯蚓,若绯记得曾经看过一些新闻报道,知道蛇也会吃蚯蚓和虫子的,别的东西弄不到,这蚯蚓若绯还是能弄到的。

这么一想,若绯到是放心了不少,于是又开口道:“是不是我给你东西吃,你就不出现骚扰我了?”

小蛇匍匐着身子没动,显然是在思考若绯话里的意思,其实它真的不是在骚扰这个小孩子,它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跟这孩子在相处。

得不到回应,若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赵翠英的喊声:“小绯,赶紧起来吃早饭。”

“哦,来了。”若绯赶紧应道。

一时若绯也没空再理这条蛇了,只是将蛇放床上,起身去穿衣服,当然也不忘跟蛇交代道:“不管你答应不答应,反正我就当你同意了,等会我就去给弄吃的,你吃饱了就走吧,不要再跑出来吓人了。”

反正说完这个话,若绯也没去看那个蛇,直接就下了床,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洗脸,在舅婆家也不省人事,等会儿舅婆还要去地里,你以为在家里啊,什么都随着你?”赵翠英没好气地冲刚刚跑出来的若绯训斥道,毕竟是在别人家里做客,耽误了人家吃饭总归不大好。

所以赵翠英这才对晚起的若绯装样子骂了起来,主要是不想让自己兄嫂以后说外孙女的不是。

若绯也知道起得有些晚了,特别又是在人家家里做客,所以低着头老实的挨着训。

“哎呀,翠英,小绯还是个孩子,最是瞌睡的时候,你也真是的,骂她做什么,昨儿她也跟着我们摘了一天的苕,肯定是累坏了。”丁桂花忙打圆场道,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哪个不是这样,之前她还觉得小姑这个外孙女太懂事了,小小年纪就乖得有些近乎妖孽。

这会儿看到孩子贪睡,倒是心下松快了不少,小孩子就该这样才像孩子嘛。

“唉,还不是怕耽搁了等会下地,要在家里也不说她了,这丫头自从上学了几乎都不让我操心,就是这每天早上爬不来的坏毛病怎么也改不了。”赵翠英叹了口气抱怨道。

“终归是孩子,小绯已经很不错了,你呀也就是爱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端着水杯在屋外刷牙的若绯听到丁桂花这样劝着自己小姑,心下倒是不怎么在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