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到铺子里

赵翠英和小郑这才停了聊天的内容,赵翠英一边下车,一边跟小郑招呼道:“小郑啊,那下回碰面再说,我这就下去了。┅ ”

“行,赵师傅,改天我到你家里坐坐,正好有个话要跟你好好说说。”小郑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那意思自然是在车上说得不尽兴,还要去找赵翠英长谈,当然谈话的内容也不适合在现在的场合说。

赵翠英点了点头,就带着若绯下了车,小郑也起身帮着将赵翠英的行李搬下车,那边三轮车的司机见若绯婆孙下车后,也没有多作停留,踩了油门转头就开走了。

东西都放地上,赵翠英冲若绯道:“去把你妈喊出了,帮着把东西搬进去。”

上次若绯跟郭舒云闹翻后,母女两个还没有和好,见了面若绯也没喊妈,这会儿让她去喊人,自然是不大愿意的。

“家婆,我这里看着,你去喊吧。”若绯干脆就拒绝了。

赵翠英不禁皱了眉头,望着面色淡淡的若绯半晌,心下叹了口气,“小绯,那总算是你妈,你这么犟着也不是个事儿啊?你妈供你吃穿,让你读书,你就为了那么点小事,还跟她犟着?”

若绯不出声,默默立在一旁,用脚尖踢着地上的沙子,就是不肯动的模样。

若绯默不出声的举动,令赵翠英微微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孩子像了谁,脾气犟得很,这么些日子愣是没有去理自己妈一下。

“那你看着,我去喊你妈。”终归赵翠英妥协了,转身朝女儿的铺子走了过去,而若绯则低着头望着面前的袋子呆。

只是这个呆没多久,若绯就有种想昏过去的冲动,只见她一下子蹲了下去,死死望着布袋的口子。

“混蛋,你怎么跟过来了?”若绯咬牙切齿地冲着面前碧绿的脑袋问道。

可惜小蛇不会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若绯,好像在说: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耶。

若绯气个半死,顿时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将手伸向小蛇,一眨眼小蛇就消失了。

被丢进空间的小蛇对于突然转换了环境还是很不适应的,愣了愣才伸出舌头探测周围的气息,刚探测了一会儿就蛇血沸腾了。

如果蛇有表情的话,一定能从小蛇的脸上看到狂喜的表情,可惜蛇没有表情,所以只能到一抹绿以最快的度往前滑行。

小绿蛇一口气冲到水潭旁,抬起脑袋左右望了望,现没有什么危险,就要低头去喝那水潭里的水,就在要喝到水的时候,小蛇猛的一下停了下来。

泉水的诱惑是惊人的,小蛇是真的想去喝那水,可是它此刻犹豫了,它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灵气充裕,可是并没有其他的生灵存在,这样的情景实在太诡异了。

能够活几百年的蛇,自然不是什么没有警惕性的蛇,一现情况不对,它反倒不急于喝那泉水了,而是准备摸摸情况再说,另外它也想起自己突然被丢进来的情景,顿时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外面,若绯将那条该死的小蛇收进空间里,刚刚虚了口气,身后就传来郭舒云的声音,“死丫头,蹲这里作死啊,还不赶紧起来。”

闻声若绯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头也没抬,就低着头往前走了过去,更不要说是喊一句妈了。

原本就看若绯不顺眼的郭舒云顿时气结,她这养的是女儿还是祖宗啊?

“沈若绯,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见到我连妈都不喊一声,闷着头就走了,你这个死丫头。”郭舒云冲着若绯的背影就喊了起来。

若绯一言不地朝着屋子走过去,正好在门口遇见郭舒云的徒弟李娟出来帮忙。

李娟顿时出声道:“小绯,这是怎么了,一脸不高兴,谁惹着你了?”

李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神色坦然,若绯就不信她会完全没听到自己妈骂自己的话,这会儿这么问自己,是当她小孩子好哄么?

若绯特意抬头望了她一眼,随即继续往屋里走去,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倒是让李娟有些脸上挂不住了。

李娟虽然被若绯有些下面子,可是想着毕竟是孩子,也就没有计较,反而匆忙走到郭舒云跟前,一把接过郭舒云手里的东西。

“师父,小绯还是个孩子,你跟她计较这么多做什么呢?等她大了就懂事了,这么生气不值当。”李娟温言劝道,对于自己师父母女的事儿,她这个做徒弟的怎么会不知道。

心下里也觉得自己的师父脑子有些拎不清,要是那样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她还不得帮自己女儿收着掖着,她师父倒好弄得人尽皆知,也不怕影响孩子以后的前途。

当然对于若绯的不识好歹,她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想着若绯是孩子,才没有多计较,同时也挺纳罕若绯能为这事儿气这么久,直到现在都没有理自己师父一次,倒是个倔强胚子。

想归这么想,李娟面上却是没有表示,跟着郭舒云一起抬着袋子往屋里走,一旁的郭舒云自然不会因为李娟的劝说而不生气,所以一边走一边还忍不住在那里数落若绯的不是。

屋里赵翠英也听到女儿的骂声了,忍不住对着外孙女念叨:“小绯,又惹你妈生气了,你说你们是母女,怎么就弄得跟仇人似的,她终归是你妈,你叫她一句又不会少块肉,何必要惹得她骂骂咧咧的?”

若绯并没有接话,却也没有摆脸色给自己外婆看,只是问道:“家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明儿还要上学呢。”

“吃了中饭就回去,不想留这里?”赵翠英笑着问了一句,见若绯点了头,心下微微一叹,“小绯啊,你也不要太犟了,终归是你妈,母女哪里有隔夜的仇?你妈辛辛苦苦做生意赚钱还不是为了你,她就是嘴巴不好,其实没有坏心的。”

被外婆这么说,若绯多少有些不喜,可是也没有回嘴,只是低着头不作声,赵翠英见此心里愈不舒服了起来,一个是女儿一个是亲手带大的外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自然是不希望这母女两个不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