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跳级

一提起这个,若绯就抛开了没抓到野鸡的小小失落,顿时将山上所见所闻跟着自己外公说了起来,一时叽叽喳喳跟个小麻雀一样。

后面跟着进来的赵翠英看了,只是摇头苦笑,这丫头要是见着她妈了,也这么能说,哪里还会惹了她妈不高兴?想是这么想,却没有多说,而是转身进了屋,不一会儿从屋里拿出几件衣裳出来。

虽然说屋里的卫生勉强还算干净,可是这衣服却是搁在了屋里,赵翠英知道是丈夫和儿子换下来的衣服,于是进屋收拾了一番,就抱出好几件的脏衣服来。

若绯忙着给郭兴旺说山上的事情,而赵翠英已经拿了大木盆将收拾出来的衣服丢了进去,乡下洗衣服一般是在家里将衣服用洗衣膏或者肥皂搓揉一遍,再拿去水塘里过水。

这会儿赵翠英正是要这么做,所以从屋里水缸里舀水去木盆了,接着搬了个小马扎,拿了搓衣板就在屋檐下搓洗衣服起来。

晚上郭舒林从外面回来,看到若绯和赵翠英回来了,顿时又问一回山上的事情,听若绯说在山上看到了野鸡,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起来,直懊悔没有跟着一起去山上玩,否则那野鸡能逃得过他的魔掌。

不过最后还是约定等若绯放寒假了,就他们俩一起去山上,到时候就去抓兔子和捉野鸡,而若绯这个隐形吃货,还跟着他探讨抓到的兔子和野鸡要怎么吃,弄得郭兴旺和赵翠英一脸的无奈,这鸡和兔子还没到手就想着吃了,也算是醉了。

次日若绯搭了郭舒林的自行车去了学校,原本郭舒林送若绯也是送,捎上一个郭磊也没什么,但是偏偏王春玲不让郭磊搭郭舒林的车,结果郭舒林也没自作多情地去捎郭磊了,于是每天就接送若绯一个人了。

早读刚开始没多久,若绯站讲台前领读了一会儿,就被郭建云喊了出去,换了郭磊上去领早读。

出来教室,郭建云把若绯带到走廊下,这才开口道:“沈若绯,你家爹跟我说,你想跳级,是不是?”

之前郭建云正好碰到郭兴旺,郭兴旺就跟他问了若绯的成绩,然后婉转地说了若绯想跳级的事儿,所以郭建云才特意喊了若绯出来问话。

这事儿若绯之前的确跟自己外公外婆说过,让他们有空跟老师打个招呼,然后看跳级要办哪些手续,到时候办一办,就直接跳到五年级去,总不能一直在小学里混着,实在浪费时间。

所以若绯点了点头,回道:“郭老师,我是想跳级。”

这么直接干脆,倒是弄得郭建云一懵,他还没见过这么自信的小孩,虽然他不得不承认沈若绯学习成绩好,而且按照平时情况来看,肯定是前学了,可是这么淡定自信的样子,是不是太自负了?

“那你想上二年级?”郭建云和蔼地开口。

若绯微愣,望着郭建云问道:“我家爹没说我想上五年级么?”

郭建云默了默,原本还觉得若绯是个聪明的小孩,这会儿听了若绯的话,顿时觉得这孩子简直是胡闹,可是他又不能直说。

于是脸色难地打量了若绯半晌,才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开口道:“沈若绯,你现在还小,不用这么着急上五年级的,再说你上学才半年,真的把小学的知识都掌握了?”

若绯点了点,好像完全没看出来郭建云脸色有多难,而是回道:“郭老师,其实我自己在家里有学其他年级的书,基本上把一到五年级的语文书都背出来了,数学题目也没有不会做的,其他的思想品德书也看了,我觉得我现在上五年级并没有什么不妥。”

郭建云被若绯的说得一噎,这才上学几天,竟然就把所有语文课文都背了出来,郭建云真心觉得若绯在说谎。

“那你背下《两只小船》这篇课文。”郭建云决定挫挫若绯的锐气,于是随口报出一篇课文来,毕竟他教书一二十年了,一到五年级的课文不说烂熟于心,也是了然的。

若绯点了下头,张口就背了起来,郭建云仔细听着,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若绯不仅背得顺溜,就是错误的地方都几乎没有,这让他不禁有些惊讶。

随后郭建云又抽查了若绯几篇课文,结果若绯都能背出来,接下来他又随口出了几道题目给若绯,若绯几乎不用思考就将答案说了出来。

考到后来,郭建云神色慢慢疑重了起来,看着若绯的目光也渐渐变了颜色,当到早读时间结束,他完全不能理解面前这个孩子了,之前只觉得若绯读书不用人操心,学习成绩好,可是也不至于好到这样的程度啊?

随着第一节课铃响起,郭建云清了清嗓子,这才恢复正常,对着若绯和颜悦色地开口:“行了,你跳级的事情我会跟校长提,你先回去上课吧。”

若绯点了点头,也知道跳级的事情不是郭建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总归是要跟学校的领导商量,不过她对自己的表现还是很有自信的。

说起来若绯现在是真的理解了学霸和普通人的差别了,一般人死活不懂,学霸则是一点就通,前世她对于上学这一道,就是普通人的范畴,所以学习普普通通,能考上三流大学已经是烧高香了。

可是现在她只要粗略翻一遍,几乎就能将书上的内容记个七七八八了,然后以前怎么也不能理解的东西,全部通过各种公式得到化解,读书这件事儿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跟郭建云说了句我回去上课了,若绯就转身回去教室了,因为第一节课是郭建云的课,而郭建云之前在跟若绯说话,自然就没空将教义拿过来,所以这会儿他去拿教义了,教室里的学生虽然都坐好了,可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局面。

这不若绯刚回到座位上,同桌的郭磊就赶紧凑过来问道:“小绯,郭老师找你做什么啊?你犯啥错了。”

若绯一阵无语,他就不能想着她点好?被老师喊去谈话就一定是被批评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