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客人上门

不想那蛇刚被若绯带出空间,就醒了过来,一出来就缠着若绯的手,好像找东西一般往若绯衣服里钻,弄得若绯吓了个半死,想赶它走,它又不走,就是往她身上爬。

没可奈何,若绯只好重新将蛇带进空间,然后它就爬到原来的地方继续盘着,半合着眼睛睡觉。

若绯是知道蛇有冬眠的习惯,可是她的空间里四季如春,气温非常适宜,这蛇一副冬眠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于是若绯忍不住好奇,就用手去拨弄蛇尾巴,结果那蛇张了张眼,还打了个哈欠,勉强支撑地望着若绯,一副好像在说,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要睡觉呢。

若绯只好将它放地上,由着它继续把自己团成一个饼,渐渐也就习惯了抽空跑空间里看看小蛇。

进了空间,看到小蛇还在睡,若绯也没再无聊的去骚扰蛇睡觉,于是去果林那边摘了个果子啃了起来,说起来这些日子若绯慢慢有长高了的趋势,身上穿的衣裳隐隐有些短了。

若绯不知道是不是空间里的水果和泉水的功劳,但是每天都会喝上一些水,再吃上几个水果,原本她就是爱吃水果的人,现在每天都有得吃,倒也不腻。

吃完果子,若绯又去查看了下之前种下的人参和灵芝,那人参和灵芝在地里长得很好,只是若绯的见识有限,除了觉得它们长得好,也看不出来是哪里好,更分辨不出年份来,不过能活下,对若绯来说就很好了,其他的她也没有奢求。

至于说空间的其他地方,几乎都没什么改变,不过就是多了几棵山楂树的幼苗,这些是若绯吃完山楂后留下的种子种的,因为种下没几天,所以树苗也就不高。

至于地里的蔬菜,因为若绯不能肯定大部分植物是不是蔬菜,所以也就没有管,反正她手里有蔬菜也不能拿出去吃和卖,这么一来自然就没有心情去管理了。

看看没什么事情,若绯就转身出了空间,然后找了个洋瓷缸子,往里面倒了些热水,再偷偷加点泉水就去找自己外公和外婆去了。

虽然不能很肯定这泉水的效果,可是若绯觉得这水总归喝了没坏处,所以找到机会,她都会加一些给家里的两个老人喝。

至于说将水加到水缸里这件事,若绯自从招惹上空间里那条古怪的蛇后,就再也没有动那心思了,谁晓得会不会再招惹上一些奇怪的东西回来,一条蛇就够她受的了。

“家婆,我给你倒了开水,你喝不?”若绯端着茶缸子就走了出来。

赵翠英对于最近几天外孙女热衷于给自己倒水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很是淡定地回道:“你都倒了,我难道不喝?”

闻言若绯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将茶缸子递了过去,赵翠英忙接了过去,端起杯子就喝了起来,要说这水也是家里的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外孙女倒出来的就多了股子甘甜。

“家婆,我家爹和细舅呢?”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灶间里都点了煤油灯,可是屋里就只有赵翠英一个人在收拾灶台,于是若绯就问了起来。

赵翠英朝外面望了一眼,回道:“你家爹去打小鱼了,你细舅跟着一起去了,明儿又能给你做炸小鱼了。”

闻言若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走到灶间的小餐桌旁坐下,也不给赵翠英添乱,等赵翠英都收拾好了,就喊她去洗漱,她洗漱好了,就回屋里睡了。

因为没什么娱乐,好像不睡觉也没事儿干,于是若绯只能去睡觉了,自然就没有等到郭兴旺父子回来。

人是没等到,可是他们打回来的鱼,若绯却是吃到了嘴里,也是运气好,郭兴旺除了打了小半盆的小鱼,还打到一条一斤多的扁鱼,正打算留着中午蒸了个若绯打牙祭,结果家里就来了客人。

这客人若绯也是认识的,就是上次从天堂山回来的时候遇上的小郑,之前说是要来,没想到真的拎着一包糖和一包点心就来了。

赵翠英将东西收好了,就拿钱给郭舒林,让他去隔壁湾的肉铺里割块肉回来待客,郭舒林问若绯要不要一起去,若绯也没什么事儿做,就答应了跟着一起去了。

郭舒林和若绯出了门,赵翠英进屋端了热茶水出来,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笑着问道:“小郑,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啊,你说你来就来,怎么还拿东西过来,多不好意思啊。”

小郑接过水杯,脸上也挂着笑容回道:“正好有空就来看看你,好些时候没看到你的裁缝铺开门,是不是不做裁缝了?”

“哪儿能呢?这不是外孙在我这里读书么,没时间管铺子里的事儿,你要是想做衣裳,我在屋里做也行,到时候让我家三哈给你送过去。”赵翠英就着旁边的椅子坐下,陪着小郑聊天。

小郑也不过随口问问,听赵翠英这么说,脸上的笑容不禁淡了一些,她可不是来做衣裳的,再说了做衣裳会拿东西上门么?

“对了,舒云在做什么啊?怎么把孩子放你这里带啊?”小郑明知故问地开口,郭舒云离婚的事儿,又不是什么秘密,相熟的人一般都知道。

赵翠英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却有些气了,又不能落了人家的脸子,毕竟人家也是拿着东西上门的,那也是客不是?

于是虚伪地一笑,还装出一无所知地解释道:“舒云这不是离婚了,把孩子带在身边,我不带谁带啊?”

“哦,舒云离婚的事儿我也听说了,怎么把孩子带身边?舒云还年轻,这身边多了个孩子,以后也不好说人家,怎么不把孩子给孩子她爸呢?”小郑神色一整,摆出一副为人着想的模样说道。

这个道理赵翠英也是知道的,只是女儿硬要把外孙女带在身边,她也没办法,再说人处久了终归是有感情的,这个外孙女是她从小带到大的,要是真的以后看不到了,她怕是要想疯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