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说项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家怎么就不能看自己了?要不是在吃饭,赵翠英真想问郭舒云一句。

“你要是有空就去那边看看,多认识个人总归没错的。”虽然不满意女儿的态度,赵翠英还是叮嘱了一句,主要是外孙女在桌子上,她不好点太明了,免得小孩子有想法。

要是这个时候郭舒云还不知道自己老娘在说什么,那就是真的是傻子了,所以嘴里忙应道:“知道了。”

吃过了晚饭,若绯就回屋学作业了,刚打开书就听到外面有人来的声音,若绯听了一会,感觉好像是自家大舅还有其他村里的亲戚。

想想也不关自己什么事,若绯干净两耳不闻窗外事,自顾自地写起作业来,至于外面在说些什么,她也不好奇。

第二天若绯起来的时候,身边就放一套崭新的衣裳,若绯知道这是自己妈买的,其实在若绯的吃穿上,郭舒云从来没有苛刻过若绯,这一点若绯还是不得不承认的。

拿了衣裳穿上,若绯就出了屋,却只见外婆一个人在灶间里忙活着烧饭。

“家婆,我妈呢?”一大早起来就没看到人,若绯忍不住问了一句。

正忙着的赵翠英见若绯出来就问起郭舒云,心下里自然是高兴的,原先她还担心若绯会跟之前一样,不愿意搭理郭舒云。

“哦,去你大舅家了,昨儿你大舅和玉成大舅过来了一趟,倒是把你一顿好夸,你玉成大舅的意思是让你以后跟兰子多亲近一些,兰子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你帮着带一带。”赵翠英解释道。

平时郭玉成家跟郭兴旺家关系不错,时常有走动的,郭玉成上门来说这事儿也不会显得巴结,而且在若绯重生以前,其实若绯挺爱缠着郭静兰的。只是后来若绯重生了,自然不会再像以前了。

这么一来若绯自然就少了走动,要是搁以前,若绯只怕是三天两头呆在郭玉成家里吃饭睡觉了。自然是亲密无间。

见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若绯倒是没有推拒,于是回道:“家婆,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带着兰子姐学的。”

赵翠英闻言不禁一笑。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谦虚下呢?想着赵翠英不禁摇了摇头。

“你呀,也别光顾着人家,自己书读好就行了,要是她来问你,你会的就教教她,不会的也不要勉强,可别傻傻的自己凑过去,这读书也是要看天分的。”其实赵翠英还是有些私心的,并不想若绯帮助别的同学,在她的概念里始终觉得教会了徒弟就饿死了师傅。毕竟她以前就是手艺人,对这个有深刻体会。

若绯如今跟郭静兰是一个年级的,万一若绯把郭静兰都教会了,以后升学的时候若绯没名额了,那不是很亏,所以教是可以教,但是不能尽心尽力。

对于赵翠英的话,若绯不置可否,虽然勤可补拙的事儿不是没有,可是那也要人真的勤。一个正宗的小孩子,谁能指望她真的勤奋万分,孜孜不倦地读?

当然不少励志故事里是有这样的孩子,可是那不是故事么?正常情况下。小屁孩都属驴,不挥鞭子绝对不会动的,想要他们自己自学神马的都是浮云。

知道玉成大舅的来意后,若绯想起自己大舅也来过,于是又问:“那我大舅过来有什么事儿?”

赵翠英正在准备说辞,就听若绯问了起来。心里有一丝不自然,要说其实她也挺看不上儿媳的小家子气,明明是一家人,却做出那样的样子,让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其实你大舅过来也是为了磊子的成绩,他的意思是让你给磊子多辅导辅导,也不用像你一样出息,只要成绩能保持班里的前茅就行了。”就算不喜欢儿媳的做派,赵翠英还是不得不张嘴跟若绯说,毕竟孙子终归是自己的,其实她的意思也是想若绯帮着郭磊一起进步。

若绯也不意外,倒是点了点头,“那让磊哥周末或者平时过来吧,我把之前看过的书拿给他看,不会的再问我就好了。”

郭磊终归是她亲表哥,带着他学习对若绯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虽然说她这会儿心里还是有些膈应郭磊,可是一起读书又不一定要一起玩耍,好赖怎么样终归是要看郭磊自己,而且若绯也有自己的打算。

她心里一直都明白,外公外婆其实心里都心疼郭磊这个长孙的,只是一直因为舅妈的原因不愿意表露,让郭磊过来一块儿学习,也是增加郭磊和外公外婆的感情,毕竟老人都希望儿孙满堂,能和和睦睦最好了。

再者这读书除了天分就靠勤奋了,就算她是重生回来的,这些日子也没有少下工夫,如果郭磊吃不了那个苦,想来大舅和大舅妈也不会怪到她头上,反正题目和作业她会给郭磊布置,至于说郭磊做不做,做成什么样,终归还是要看郭磊。

赵翠英听若绯说完,脸上一松,原本她还以为外孙女不愿意,没想到这孩子倒也不记仇,可是说她不记仇,可是那么长时间都不肯跟她妈低头,看着也不像。

按理来说王春玲后来不许郭磊跟若绯玩,若绯应该是要生气的,这会儿求到头上来,不愿意也是正常的,却没想到若绯一点儿不愿意都没有,这就让赵翠英有些纳闷。

就算纳闷,赵翠英也不会这会儿说出来,而是忍不住叮咛道:“小绯,磊子是你亲表哥,你对他可得尽心一些,他好了,对你也是好的,等你们长大了也能彼此有个照应,知道不?”

终归是自己的孙子,赵翠英还是希望若绯能尽心尽力,这话自然跟之前的不同了,若绯倒不觉得奇怪,人总归是这样,有个亲疏之别,所以她一点儿不奇怪外婆这么说。

“家婆,你放心,我知道的,只要磊哥愿意学,愿意做题,我肯定不会不教给他,再说了也没什么好藏私的。”若绯回答,事实上她从来就没有要藏私的想法,就是对郭静兰她们也是一样,毕竟这读书又不是古时候做学徒,还要藏着掖着,根本就没必要。(未完待续。)l0n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