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缓和

等若绯回家的时候,果然没有看到郭舒林,就知道他是还没回来,或者今晚大概不会回来了,不过若绯也没在意。

到是郭兴旺一看到她回来,嘴上乐得就没合上,一个劲儿地夸若绯聪明、有本事,弄得若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差不多饭都蒸上了,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了,赵翠英这才忧心忡忡地对着爷孙俩说道:“这舒林和舒云是回来还是不回来啊?这么晚了还没回来,饭是要等他们回来吃还是不等呢?”

因为若绯跳级的事儿,所以赵翠英下午特意去隔壁湾的肉铺割了两斤肉回来,就是为了给若绯庆贺的,当然也是指望着儿子和女儿回来过夜。

“管他们呢,你也是瞎操心,总归不能饿着我们小绯,等他们回来了再热热不就行了。”郭兴旺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要说郭舒林中午就走了,这个时候怎么样都该回来,这还没回来肯定是不打算回来。

想到这里郭兴旺心下就有些不舒服了,外孙女从一年跳到五年级,这是多大的荣耀,自己女儿竟然一点不晓人事,不说早些回来鼓励鼓励孩子,还拖到这么晚,让所有人都等着吃饭。

赵翠英被丈夫这么一说,也点了点头,想着孩子明天还要上课,可不能睡晚了,原先她到是没有这么在意若绯上学的事儿,可是现在情况不同,自己外孙是读书的好苗子,得宝贝着。

“行,那等会儿我们就端饭吃。”赵翠英干脆也不纠结了,本来就是给外孙庆贺,没道理一直等着儿子女儿。

有时候真的不能说人,这不郭兴旺夫妇在说郭舒云姐弟俩,不想刚将把饭菜端上桌,外面就传来郭舒林的声音,接着姐弟两个就进了屋。

“爸、妈,我们回来了。”郭舒云进屋先叫了自己的父母。这才看向若绯,面上一笑,“小绯,听你细舅说。你跳到五年级了,是不是真的啊?”

原本正坐在郭兴旺怀里的若绯顿时心中一阵不喜,什么叫是不是真的,要不是不愿意信,还回来干嘛?

心里虽然这么想。若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计较的时候,难得高兴的日子,她不能说扫兴的话,所以尽管不情愿,还是小声冲着郭舒云喊道:“妈,是真的。”

闻言郭舒云顿时笑面如花,走到若绯跟前,一把抱住若绯,将若绯搂进了回怀里。

“我女儿真厉害,一下子就升到五年级了。实在太棒了。”郭舒云心情极好,女儿这么出息,真是给她长脸啊。

想到这里,郭舒云就想哪天跑去前夫跟前好好炫耀炫耀,让他知道她郭舒云就是厉害,把女儿教养得这么好,书读得这么好,气死那个混蛋。

若绯不禁微微僵硬了身体,事实上她一点儿不习惯被母亲抱,从她有记忆以来。好像从来没有被母亲这样搂在怀里过。

“小绯,你以后可要好好读书,一定考个好大学,气死你爸那个混蛋。知道不?”郭舒云牵着若绯坐下,又将若绯抱到膝盖上,心情很好地交代着。

赵翠英一听女儿的话头,就知道女儿又要老生常谈了,干脆打断道:“行了,在孩子面前说什么呢?赶紧端饭吃。明儿小绯还要去上学。”

“嗯,学习重要,我们小绯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才有出息。”郭舒云心情很好,所以也没反驳赵翠英的话,反而赞同了起来,又低下头去对若绯道:“对了,我给你买了几套衣裳,上次就看你衣裳有点短了,今天晚回来就是因为跑了不少地方给你买衣裳。”

郭舒云这话也算是解释了她为什么晚归的原因,如此一来也就没人再计较她了。

这个时候若绯也不知道要怎么对她,心里想恨她,可是终归是自己的妈妈,更何况她现在主动递出了橄榄枝,自己要是继续别扭下去,得不到好的也是自己。

想通了这些,若绯决定这会儿好好跟郭舒云相处,不管她心里对郭舒云有多少抱怨,郭舒云终归是她妈,她能一辈子不理她?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既然不能做到不理妈妈,那么只能将就着处着。

所以若绯勉强露出一个笑脸,不亲热也不生疏地回道:“谢谢妈妈。”

见女儿跟自己道谢,郭舒云摸了摸若绯的头,“这么些时候不见,倒是懂礼貌了。”

郭舒云言下之意自然是若绯之前不懂礼貌了,其实也是变相的在责备若绯之前的表现。

若绯忍了忍,终归没有反驳什么,既然已经决定不跟她扭着干了,那么她说什么,自己又何必在意的,总归她留下也不过是一两天的事儿,毕竟县里的生意是丢不开的。

“行了,饭都端桌子上了,还说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赵翠英倒是个护短的,听出女儿话里的意思后,立马就出声。

郭兴旺虽然没有说什么,却也吩咐盛饭,倒是郭舒林傻愣愣地跑到灶台帮忙,这时候若绯也从郭舒云膝盖上爬了下来,亲热地跟赵翠英说:“家婆,我去端碗。”

赵翠英点了点头,就用锅铲去刮锅里的米饭,郭舒云也没在意家人的举动,自顾自坐到了桌子前,等着吃饭。

晚上的饭菜还算丰盛,有鱼有肉,这在农村是少见的菜肴,因为饭菜好,吃的人心情也好,自然不会在说一些让人食不下咽的话了。

赵翠英此时想起之前小郑说的事情,于是就在饭桌上跟郭舒云说了起来。

“舒云啊,你认不认识粮食局的乔克明?”一边吃饭,赵翠英一边问道。

正吃着饭的郭舒云被问得莫名,于是摇了摇头道:“没听说过,怎么了?”

“前儿小郑来看我,正好给我说起来,说她表弟乔克明就在粮食局上班,问我,你认识不认识。”因为若绯还在桌子上吃饭,赵翠英不好直说,就拐弯抹角地给女儿敲边鼓。

郭舒云端着碗沉思了一下,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有这么个人,于是回道:“还真没印象,郑大姐怎么来看你啊?她那个人向来是一毛不拔,怎么想起来看你?”(未完待续。)l0n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