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切两斤肉

郭家人见若绯跟他投缘,就对这个事情抱了支持的态度,特别是二老更是不遗余力地劝说郭舒云,总归是不能委屈了孩子,所以就算郭舒云并没有看上潘志文,却还是不情不愿地嫁了。

到后来郭舒云就把这笔账算在了若绯的身上,每当日子不如意的时候,她就想起当初要不是若绯先认了潘志文,她也不会稀里糊涂就嫁了,所以她一辈子中两次的婚姻几乎都有若绯的身影,于是在不幸福的时候就更加怨恨若绯了。

此时一边吃糖,一边回忆往事的时候,若绯顿觉口中的糖果微微带了苦涩,原先初初相见之时,若绯还有心促成此时,可是这会儿却是没有的兴趣。

同时暗暗决定,不管母亲是不是再嫁个继父,她都不会再让自己落得前世那样的地步,正是因为想到这里,她也就没了应酬潘志文的心情。

“伯伯,你坐会儿,我去看看我家婆在做什么。”虽然不愿意这辈子傻傻促成这件婚事,可是若绯也没有反对,所以还是很礼貌地跟潘志文打招呼道。

“行,你去吧。”潘志文倒也没有多挽留,虽然有心想先收买了若绯再慢慢攻克郭家人,可是也不会做得太明显,否则就落人话柄了。

于是若绯转身进了屋,一进灶间,就见外婆在灶上忙,却没看到外公和小姨夫,于是忍不住问道:“我家爹和小姨夫呢?”

毕竟把客人一个人都外面有些不礼貌,按理来说应该有人陪着才好啊,现在这么把人放外面就有些怠慢了。

“你家爹和小姨夫去后面鱼池子里捞鱼了,这个时节家里也没东西招呼人,就想看看能不能捞两条鱼上来,中午也能多个碗。”赵翠英回道,那鱼池子6续开着,已经开了一年多了,春天的时候丢了些鱼苗进去,也不晓得现在长成没。

还不等若绯回话。赵翠英接着问道:“你大舅他们来没?”

“还没来。”若绯回道。

“肯定是你大舅妈又在作怪,要不怎么这么久没来,本来想让你大舅去割点肉回来,中午好添个碗。”赵翠英忍不住抱怨了起来。要是小儿子在家哪里用得着让郭舒豪?

“家婆,要不我去买吧。”若绯立马自告奋勇地开口,不就是两斤肉么,又不是没买过。

望着才比灶台高出一个头的外孙女,赵翠英真开不了这个口。要是近点就算了,可是在隔壁村,走过去都要花二三十分钟,让这么丁点大的孩子去买肉,实在不适合。

“我知道怎么走,家婆,你别担心,肉是四块五一斤,对不对?”若绯再接再厉。

赵翠英有些犹豫,可是这会儿家里真的走不开人。看了看若绯,最终赵翠英还是妥协了,不过却开口道:“你去邀兰子或者云子跟你一起去,路上注意车和狗,知道不?”

说着赵翠英就从身上掏出十块钱来,将钱交到若绯手里,“买两斤中间带排骨的肉,再带一块猪肝,让他搭点五花肉,知道不?”

因为不放心。赵翠英又特别交代了一遍要买的部位,心想那卖肉的于是熟人,不至于打小孩子的秤砣,就算真的分量不够。等下次买肉的时候再说一句让他补回来就行了。

若绯点了点头,将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又接过赵翠英递过来的竹篮,顿时也像模像样了。

赵翠英不大放心,也跟着出了灶间,一出来就对潘志文不好意思地开口:“小潘你坐。等会儿你叔和钧子就回来了,到时候他们陪你说话。”

“婶忙,我没事。”潘志文倒不觉得人家冷落自己,也客套地回道。

赵翠英笑了笑,就送若绯出来堂屋,站在门口仔细交代了若绯,要她路上不要贪玩,买好东西就回来。

若绯自然是应下了,这才提着篮子往村外走去,至于说找人陪着一起去,若绯倒是没有这个想法,又不还真的小孩子,连去厕所都要拉个伴儿。

出了村,若绯就朝着隔壁村的方向走过去,那边的村子是挨着去县里的路边上,而且以前还是小队办公的地方,所以一些公共设施都在那边,像是卫生所也在那边。

后来改制,大队和小队都解散了,可是卫生所和粮油商店也没搬走,于是有人就在旁边开起来杂货铺,另外这里一有个卖猪肉的档口,平日里下面几个村子里的人要买点什么也都到这里买了。

出了村子,还有挺长一段路要走,一路上除了田地外,是没有什么村子的,若绯一个人走在路上到显得有些荒凉,路两旁的稻田因为已经秋收过了,田里除了谷茬子什么都没有,一眼倒是能望到小队外的小树林。

冬日里并没有什么人在外面活动,就算是平时没什么事儿,也不会有人在外面瞎晃悠,所以一路上若绯到也没碰到什么人,等走到肉铺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毕竟人小腿短走不快,会多花点时间很正常。

说是肉铺,其实就是在一户人家屋檐外,加盖了一个有顶但是三面漏风的棚子,然后棚子里摆了割肉的案板,当然在案板上方有个挂肉和刀的架子。

若绯走到案板前,见里面没人就大着嗓门喊了起来:“有人么?买肉。”

虽然有太阳,可是照不进肉铺里,要不夏日里肉还不被太阳晒臭了,所以这肉铺是背着太阳的,平时还算好,这冬天呆里面可不得喝冷风,所以卖肉的自然不能死守铺子里了,而是跑到旁边粮油商店外面靠着屋檐晒太阳。

听到喊声一边小跑着过来,一边嘴里回道:“来了,来了。”

倒也没有不把若绯这个小豆丁不当回事,进了铺子那人对着若绯问道:“要几斤肉啊?”

显然像若绯这样的小屁孩来买肉的事情并不少见,所以对若绯也就没有特别诧异。

若绯看了看案板上的肉,因为不是早上,这肉也就没有那么新鲜了,就算是冬日里没有苍蝇,可是被风一吹,这肉的色泽也就不好看了。

看了一会儿,若绯动手在肉上比划了一下,这才开口说:“师傅,给我在这里切两斤肉。”(未完待续。)l0n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