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是谁

摇了下蛇头,显然是叹了口气,小翠慢慢改变了身形,等到再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个年轻的女孩蹲在地上了,女孩身无寸缕,伸脚踢开压在若绯身上的郭建国。┅

女孩皱着眉头将若绯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缓缓朝水潭走去,到了水潭旁小心翼翼地将若绯平放在地上,接着用白嫩的手捧了一捧水,小心翼翼地撒在若绯脸上。

“哈!”若绯一下子醒了过来,然后猛烈咳嗽了起来,突然冲进肺里的空气令若绯贪婪地呼吸了起来。

半晌若绯总算恢复了过来,此刻所有意识回到若绯的脑海里,若绯顿时觉得绝望,虽然说她是从后世回来,对于贞操的概念没有这个时代的人强烈,可是只要想到自己被那么个人玷污了,也会心里恨得想去死。

若绯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再怎么心理强大,都不能在遇上这样的事情后心平气和吧。

一只手轻轻拍在若绯肩膀上,一下一下的轻拍着,若绯一愣回头入眼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孩,顿时惊讶得都忘记了哭泣。

“你……是谁?”若绯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浑身雪白,凸凹有致,一张脸美得让人窒息,长长的青丝垂下覆盖了女孩的背部。

女孩并不言语,只是望着若绯微微一笑,仿佛在安慰若绯,不用害怕。

哦,若绯真心搞糊涂了,抬头忍不住朝四面看了下,然后就现那边趴在地上的郭建国,白白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对方的裤子只拉到臀部以下,可是若绯在看到这里,还是觉得很伤心,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绯。”女孩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声音不难听,有点嘶哑。

“呜呜……”只顾着哭泣的若绯并没有听到。反而抱着自己的膝盖嘤嘤哭了起来,任何人经历了这样的事情都不会镇定自若。

“绯。”女孩又拍了拍若绯,脸上露出不能理解的神色来,为什么绯要这么难过呢?

这次若绯总算听清楚女孩在喊她。于是抬起布满泪水的脸,一把甩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恨恨地望着对方,“干什么?为什么不阻止那个混蛋,让他伤害我?”

若绯这个话其实有点迁怒的成分子在里面。而且有些无理取闹,不说这个女孩是个陌生人,没有义务去救她,就算是不顾自身安全去救了她,她又有什么自信这女孩能对付郭建国,毕竟对方是一个成年男人,而这个女孩虽然看着是少女的模样,可是个子什么的都要比郭建国小巧多了。

女孩被若绯这么迁怒,并没有生气,而是沉默地摇了摇头。虽然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她才刚刚化形,在语言上还没有那么熟练。

只顾着自己伤心的若绯哪里有心思去猜测女孩的意思,只顾得在那里呜呜哭泣,也不管女孩了。

女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略一沉思,就伸手去抱若绯,若绯被她一抱起来,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女孩将若绯抱到郭建国趴窝的地方。然后停下脚步,声音嘶哑地开口:“死。”

一开始若绯没明白她的意思,等看到地上早死透了郭建国,立马就明白了女孩的意思。赶紧挣扎着要去地上。

“放我下去。”之前远远的,若绯不知道郭建国已经死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趴着不动,可是也不敢过来查看。

这会而看到人死了,才想起要去查看情况,女孩自然不会忤逆了若绯的意思。于是将若绯放到地上。

若绯一落地,赶紧将已经褪到脚腕处的裤子拉起来,之前没心情管,这会儿她要走路,裤子会绊倒她,于是才想起来要拉裤子。

穿好了裤子,若绯这才走到郭建国身边查看了起来,结果自然就清楚看到他屁股上若干个齿痕,再要是不明白这人是怎么死的,她也算是白活了。

“小翠。”若绯冲着空间喊道,知道是那条蛇帮自己复仇了,若绯立马就想见到那条蛇。

“绯。”小翠顿时双眼亮晶晶地望着若绯回答。

“小翠。”又喊了一遍,却没看到蛇,平时那条蛇都不怎么用喊就会出现,怎么今天反而不出来了?

小翠很纠结,她不就在绯面前么?为什么绯不看她呢?

若绯喊了好几声都没看到小蛇出来,心里不禁着急了,担心那蛇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你有没有看到一条翠绿的小蛇?”见忤在自己面前的少女,若绯口气不大好地问道。

小翠幽怨地望着若绯,她不是一直站她面前么?若绯被她的小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又给她送秋波就没事了。

“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啊?还有,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空间里?你是什么东西?”若绯渐渐理智归拢,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小说里,不是说空间会有器灵么?这女的该不会就是吧。

“翠。”女孩指着自己出声道。

若绯顿时瞪大了眼睛,神马理个东西?

“死,翠。”小翠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又指了指自己。

哦,若绯觉得头有点晕,比起被襁褓神马的,这看到妖怪貌似要更惊悚吧。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能看到活生生的一只妖怪?明明之前还是蛇,怎么就变成人了呢?若绯表示接受无良啊。

小翠不明白地看着若绯将手盖住眼睛,一副摇摇如堕的模样,只是体贴地伸手扶住若绯。

唔,妖怪的手就搭她身上,她会不会被妖怪吃掉?听说妖怪最爱吃小孩了,个头小而且肉质细腻,多好的食物啊。

啊呸,她在想什么,妖怪也是有好坏的好不?小翠跟了她这么久,一次都没有想要伤害她好不?就连这次都是小翠帮了她。

之前被吓昏了头,这会儿若绯才想起,自己身下不痛,而且之前穿裤子的时候也没看到血迹,也就是说之前她是自己吓唬自己,其实她毛事没有。

“你是小翠?”若绯挪开手,重新面对面前的女孩,出声问道。(未完待续。)l0n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