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被狗追

女孩点了点头,总算确定了身份啊,若绯望着面前啥都没有的女孩,特么一对大馒头晃得她眼瞎,叹了口气,若绯牵着小翠的手朝着木屋走去。

进了屋,若绯从衣橱里找了一套衣服出来,这才开口道:“你不能光着身子,得穿点衣裳,要不多妨碍风化。”

小翠倒是好脾气,由着若绯动作,在若绯给她穿好衣裳后,才开口问:“皮?”

若绯不懂,疑惑地望着她,什么皮啊?

见若绯不明白,小翠伸出蛇的舌头探了探空气里的分子,然后就朝着书架走了过去,若绯还没看明白,就见她从书架上扯出一截蛇蜕出来。

这下若绯明白了,这是舍不得她自己褪的皮啊,小翠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一转眼她手里哪里有什么蛇蜕,而是两件衣服 ,模样还是现代版的,看来这家伙也是有审美观的,知道身上的衣裳过时了。

小翠也不急着换衣裳,而是将衣裳搁床上了,牵着若绯的手往外走,出来屋子后,小翠又跑去果树林那边摘了新鲜的果子过来,看样子是要给若绯吃的。

若绯拿了一个,也没洗张嘴就吃了起来,小翠看了,冲她抿嘴一笑,同样拿了个果子嘎嘣嘎嘣吃了起来。

吃着果子,若绯望着地上躺着的郭建国,顿时觉得膈应,虽然说这人没有实实在在把自己怎么样,可是每次干的那些个事儿真真是恶心人,这会儿人虽然死了,可是将他留空间里,若绯是万分不愿意的。

“小翠,你去把那人的裤子拉上。”若绯吩咐道,她可不想再碰那人,更何况她人小力气也不大,要拉起一个成年男人也不可能。

小翠点了点头,就朝郭建国走过去。完全没有什么概念的小翠,一只手就把郭建国从地上扯了起来,然后三下五除把裤子拉上了。

若绯满意地看着,等小翠弄好才走了过去。看了看被小翠提着的郭建国,示意小翠丢地上。

小翠手一松,人就啪嗒一声掉地上了,若绯也没说什么,反正都是死人了。小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呗,反正这东西也不是好货。

“小翠,我们出去吧。”若绯出声道,这会儿若绯也想起自己出门是干什么的,不禁有些担心之前落下的篮子和肉了。

小翠一愣,又有些不确定地望着若绯,可惜若绯没有注意到,而是伸手牵着小翠,然后一手拉着郭建国的衣裳,意念一动三人就从空间出来了。

刚出空间。若绯还没站稳,就感觉到拉着小翠的手不太对。

一只手抓着郭建国没错,可是另外一只手为嘛被一堆衣服盖着,里面滑腻的触感明摆着是蛇啊,亏得她跟小翠接触的时间长,对蛇已经免疫了,要不还不得吓死。

妈蛋,为毛出了空间就变成蛇了?还不得若绯想明白,就感觉到手上的蛇在往她袖子里爬。

妈蛋,这是冬天。蛇都怕冷,这会儿躲洞里冬眠了,小翠骤然遇上冷空气,还不得找热乎地方爬。

若绯直接将小翠和衣裳收进空间里。至于郭建国则直接被若绯丢进了水渠里,然后爬上水渠的坡岸。

路中央丢着一只竹篮子,篮子外面撒着一块肉和一块猪肝,若绯走过去将东西重新收进篮子里,只是肉和猪肝上都沾了沙子。

话说暴尸荒野有些缺德,但是若绯只要想到差点被这混蛋襁褓了。她就什么爱心都没了,自然也就不管是不是把人丢水渠里不好了。

重新提着篮子,若绯就往回走,完全没有刚刚弄死一个人的悔罪感,其实也不算是她弄死的,确切的来说是小翠弄死的,最多她就干过一个抛尸,其他的什么也没干过,所以用不着悔罪啦。

总算回家了,刚一进屋,就被王春玲喊住了。

“小绯,你这是怎么了,头都乱来,衣裳也破了,眼睛还这么红?”听那声音特么的有种挖掘八卦的兴奋感。

若绯顿时睁着无辜的眼睛,委屈地望着她,瘪了下嘴巴就噼里啪啦掉金豆子了。

“呜呜,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被狗追,因为跑得太急了,就跌了一跤,肉都掉地上了,呜呜……”若绯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跟着申诉,这个是她之前就想到的谎言。

“小绯,有没有被狗咬到?哪里疼啊?”若绯一哭顿时把在灶间里做准备工作的赵翠英给哭了出来,顿时一把冲若绯身边,上下打量仔细检查了起来。

若绯摇了摇头,哭着继续道:“没被咬到,我用石头丢狗,把它吓唬跑了。”

若绯真的很委屈啊,要不是小翠,这些人就等着给她收尸吧,想到这里忍不住就望向坐在桌子没动的大舅,心里愈恨了起来,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小绯,可是哪里摔痛了?”潘志文也已经起身了,来到了若绯跟前,轻言细语地问了起来。

若绯摇了摇头,哭着回道:“我不怕痛,就是怕狗追。”

“我的儿不怕,都是家婆不好,家婆不该让你一个人去买东西,不哭,不哭,你哭得我心都碎了。”赵翠英被若绯一哭,也忍不住要落泪了,这么小的孩子自己一个人要走那么远的路,更何况她又不是不知道那边湾里有人家养狗,怎么就糊了心让孩子一个人去买肉呢?

“就是,小绯最能干了,又坚强,所以不哭了,伯伯拿糖给小绯吃,小绯不要再哭了。”虽然没有做过父亲,可是潘志文对孩子还是挺有耐心的,跟着赵翠英一起哄着若绯。

若绯也知道见好就收,所以哭了一会儿就抽噎着止住了泪水,由着赵翠英抱着进了屋。

进了屋里赵翠英忙脱了若绯的裤子要检查她是不是膝盖受了伤,好在膝盖完好无损,想着兴许是冬天的裤子厚,所以没有摔伤,倒也没想到若绯是在说谎。

检查过后,赵翠英抱着若绯忍不住偷偷落泪,心下里对儿子也生出了不满来,原本他们一家子来的时候,她也喊了儿子,让儿子去接下若绯,可是郭舒豪倒好,硬是坐着不动,嘴里还说若绯这么大个孩子接什么,青天白日的能出什么事。

对于这个儿子,赵翠英是真的指挥不动啊,这么一来她也没法子。(未完待续。)l0n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