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四)

刚刚吃过饭回到房间便听到急促的鼓声以及和尚的念经声,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拿着自己的工具箱便往外走。发现走廊里的人都被定住不动了,诺澜扯了扯嘴角,嘀咕道:“看来这群和尚还有点本事。”

两人其实提前已经查看了初春的栖身之所便是其中一间房间里的画,可是越往那间房靠近念经声便越清晰,明白和尚已经赶在了前面。等赶到那间房门前的时候正好看到初春飞出来。

诺澜走在前面,初春一见她便想上她的身,可是诺澜身上有法宝护身,初春一靠上去便被弹了出去,身上更是像着了火似地灼烧起来,吓得她尖叫着迅速飞走。

诺澜对马小玲说:“你先去追初春,我来拦着这群和尚。”

“恩,那你小心点。”马小玲快步走了追了出去。

诺澜转身一脚把当先追出来的一个和尚踢回去,那个和尚撞上了后面的和尚,一群人都倒在了房里。诺澜趁这个孔隙,迅速从她的化妆箱里拿出一把符,随手丢出去,这些黄符便稳稳的贴在房门以及周围的墙壁上。诺澜做了几个手势给符注入法力,黄符发出一道金光后隐入墙壁不见。

诺澜拍了几下手,得意的笑道:“大和尚,看你们能不能破中国阵法。”之后提起她的化妆箱打算走了。只是才走几步,想起这个孔雀大师法力还是挺高的,为了保险起见,她再打开化妆箱底层,拿出一颗她用空间材料自己制作的幸运星封锁符,像刚才一样使用后才放心的走了。

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出去都找不到初春和小玲的踪迹了。诺澜只好回去房间了。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终于看到马小玲回来了,诺澜问道:“抓到初春了吗?”

“放心吧,搞定了。”马小玲打开她的化妆箱,拿出一颗幸运星说道:“吶,初春就被收在这里面,明天你拿去找孔雀大师帮她超度吧!”

诺澜接过幸运星,感叹道:“小玲,你还是这么心软!”

她们都明白,初春是在日本死的,如果她们把她带回香港再超度的话这就和客死异乡没什么差别。而孔雀大师在日本也算是道行较高的和尚,由他来超度才最为合适。

把幸运星放好,诺澜说道:“对了,明天你不和我一起去呀?”

“我要和况天佑把初春的遗物给她爸爸送去,然后收完钱下午我们就回去香港了。”马小玲说道。

诺澜答道:“那好吧,对了,趁还有点时间,我们去泡个温泉吧。”

第二天诺澜找到孔雀大师说明来因,一开始孔雀大师并不答应,昨天诺澜才把人家困在酒店房间里,今天他对她的态度自然是谈不上好。后来更是提出要诺澜把这次的酬金全部给他,诺澜很干脆的答应了,并且拿出支票薄马上写了给他。孔雀大师反而愣住了。

诺澜说道:“我知道大师你很需要这笔钱,有那么多小孩子要养,很不容易。”

“你知道!”孔雀大师惊讶之后反而不好意思了,他说道:“谢谢女施主,不过我不能全要这笔钱。这样吧,我就拿一半,你们也需要本钱的。”

诺澜把支票塞到他手里,说道:“好了,我们又不是给你的,是给那些孤儿用的,你全拿着吧,就当是替小朋友添些衣服了。”反正她也不差这点钱。

孔雀大师看着手里这张五百万的支票,见了声佛号:“施主善有善报,福有攸归,多谢了!”

诺澜并不打算将她给了钱给孔雀大师的事情告诉马小玲,要不然她又要心疼了。反正刚刚从三本集团收到的钱还在小玲那里,就当没有这件事。

诺澜回到酒店后和小玲一起退房之后便乘车去东京乘飞机回香港了。诺澜和马小玲一回到嘉嘉大厦便发现大厦笼罩着一层阴气,两人对视一眼进了大厦。

两人的回归得到了欧阳嘉嘉的热烈欢迎。诺澜把给她买的衣服以及各种东西拿出来之后,才问道:“妈,最近我们大厦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欧阳嘉嘉一边拿着一件衣服往身上比划,一边答道:“没有什么事情啊,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和几个街坊打打麻将,哦,对了,昨天平妈在过道里又是烧元宝又是点蜡烛的打小人咒PiPi啊,差点儿引起火灾。”

“平妈?她为什么这么多呀?”诺澜问道。

嘉嘉说道:“是呀,人家PiPi又没有得罪她,就因为有一封阿平的信送错了,人家PiPi好心给阿平送过去,平妈就说PiPi是为了勾引阿平。唉!平妈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要不是阿平人好,谁受的了平妈!”

诺澜明白,今天看到的阴气应该就是平妈引起的。平妈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她受了一滴僵尸血,现在已经变成了活死人。不要说她既然知道平妈会有这一劫为什么不提前帮她,别人出什么事关她什么事,更何况平妈本身霸道刻薄又偏执嘴碎,她一点也不喜欢她。不会害她也就是了,更何谈帮她。

僵尸血也叫冤孽血,能使邪的越邪,正的越正,而一滴僵尸血足以将平妈的坏脾气放大无数倍,如果不及时阻止她,嘉嘉大厦必将出大乱子。

嘉嘉大厦是诺澜的地盘儿,她可不允许有鬼怪在这里作乱。如果嘉嘉大厦出了乱子,这里的租客都搬走的话,想必欧阳嘉嘉会很不开心,所以即便是为了欧阳嘉嘉,她也不允许有像平妈这样的危险因素存在的。

之后诺澜送小玲出门的时候对她说:“好了不要担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解决的。”

“那好吧,有需要就叫我啊。”马小玲说完回家去了。

下午诺澜和欧阳嘉嘉一起把从日本带回来的草饼给邻居送去。诺澜进了阿平家果然发现这里的阴气怨气很重,平妈躲在房间里不出来见人。

诺澜靠在桌子边,趁阿平在和欧阳嘉嘉讲话没空注意她,将放在身后的手握住,从空间里移了一个强力怨气净化符到手心,顺手将符拍在桌子背面。之后便和欧阳嘉嘉去下一家继续派发草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