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天龙八部(五)

云中鹤左支右绌,而诺澜却犹如闲庭信步,自己明显不是她的对手,于是便想先逃走,改日再想他法,诺澜见他想逃,运起凌波微步便跑到他的前头,决定不再犹豫,一手搭在他的手臂穴道,运起北冥神功,只觉一股内力便源源不断的吸入她的体内。

云中鹤感觉到体内内力泻出,十分难受,恐惧的怒喝:“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北冥神功是内力越强,吸取别人内力的速度便越快。所以,诺澜吸完云中鹤的功力也不过片刻的事。诺澜放开手,只见云中鹤立时萎顿倒地,眼神涣散,上气不接下气,嘴里赫赫的:“化…功…大…法!”

“孤陋寡闻真是要不得呀!”诺澜感叹之后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吩咐严婆婆道:“严婆婆,把他给我丢出去!”

她不会亲手杀了他的,为这种人可不值得脏了自己手。不过没有武功的恶人会有什么下场她已经不用去想了。

“娘,你好厉害呀!”语嫣跑到诺澜什么,高兴的说道。

“王夫人,你没事吧!”段誉也过来说道。

“我娘武功那么厉害,才不会有事呢!”王语嫣说道:“倒是你,又不会武功,刚刚还跑上去,还要我娘救你。”

“语嫣妹妹…我…我…”段誉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说。

“好了,语嫣,不要说了。”诺澜拍了拍语嫣的肩膀,对段誉说道:“段公子,你确实需要练一些武功了。”

“我爹爹和伯父也说要我练武,学打人杀人的法子,可是我从小受了佛戒,不喜欢学打人杀人的功夫。”段誉说道

诺澜说道:“那你练好了功夫不打人、不杀人就是了,练武也不是非杀人不可,有时候是为了自保,有时候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且,一个人要做善事还是恶事是由自己的意志决定了,和有没有武功并没有关系。”

“这么说也对!只要我自己秉承着慈善之心,不用武功打人杀人也就是了。”段誉说道。

诺澜继续说道:“杀人也不一定是恶事。如果一个人穷凶极恶、坏事做尽,你若是杀了他那便是解救了许多将来会被他害的人,这杀人也就成了救人!我说的对不对?”

“对,您说的对!”段誉说道:“可是也不一定要杀了他,只叫他不能继续为恶便是了。”

“那你要是不会武功,怎么止住坏人,叫他不能继续为恶呢?”

段誉两手作揖,弯腰鞠躬道:“那我拜您为师吧!您叫我武功吧。”

诺澜推辞道:“那倒不必,我和语嫣不日就要离开此地。你段家自有家传武功,你还是先学会了再说吧!”

“啊,你们要走了!”段誉失望的叫道。

“在这里也住了一个多月了,是该回去了!”诺澜说完便走了,背后两个小的声音传来。

“你家住哪儿啊?”

“我家在姑苏曼陀山庄。”

“那我以后去看你吧。”

“好啊,你要是去了,我也请你去苏州城里玩儿,那儿的风土人情与你们大理可是大大的不同。”

“热闹吗?”

“那当然……”

几日之后,诺澜带着语嫣又开始了坐马车的日子,一路游山玩水行了一个多月,到了河南境内。她此次的目的是打算去见这个身体的父亲无崖子一面,而无崖子此刻应该是在河南擂鼓山。

擂鼓山有个天聋地哑谷,是聪辩先生苏星河创立的聋哑门的所在地。诺澜派瑞婆婆先行打探到它的所在地送上拜帖可惜被苏星河退回,于是她决定带着语嫣直接上门,这次还没进谷便被两个又聋又哑的聋哑门弟子拦住,往外赶。

诺澜奇怪,苏星河虽然装聋作哑、掩人耳目,但也不是不见人呀。远处的声音很快便叫她知道是为什么了。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声音是从谷内传出来的,这么说,是丁春秋正在里面,所以苏星河才不见客。只是,她倒偏要进去瞧瞧。遂也不管那两个聋哑弟子,拉起语嫣运起轻功便进去了。

诺澜越来越近,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师兄,你还是不肯说,那个老贼死前到底把神功秘籍都藏到哪儿了?哼,好,装聋作哑,记住,你破誓言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我道为何聪辩老人闭门不见,原来是有只恶狗在这里,怕吓着了客人。”诺澜一手拉着语嫣,直接无视了星宿派的那群敲锣打鼓的小喽啰,朝苏星河与丁春秋所在大厅走去。

“你是何人?”

诺澜见他面色红润却满头白发,手里摇着个鹅毛扇,心知他便是丁春秋了,于是便道:“我知道你就是‘星宿老怪’丁春秋,你却不知道我是谁?看来你的法力无边也不怎么样呀!”

“哪里来的臭丫头,敢对本大仙无礼。”丁春秋一边说话一边诺澜这边扇了扇手中的鹅毛扇。

“哼,你就是个老妖怪!”王语嫣看这老头敢对她娘出言不逊,于是骂道。

丁春秋心里却在惊讶,他刚刚接着扇子就洒出了毒粉,这两人中了他的毒居然会没事,猜测她们也是用毒高手,他自己心胸里来不宽,又对自己用毒的本事颇为自负,决不允许世间有比自己还厉害的用毒高手存在,所以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除去她们。

其实诺澜根本就不知道刚刚丁春秋已经给她们母女俩下过一遍毒了,她是因为自身有空间护体,早已百邪不侵、百毒不侵,而且早先前就把空间里就有的避毒珠拿了一颗出来挂在女儿的脖子上,所以她才会明知道丁春秋是个用毒高手还敢带着女儿一起来。

丁春秋摆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对王语嫣说道:“小丫头,你过来,老仙有话给你讲。”

“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王语嫣嘴上不屑的说道,心里却美滋滋的想,当初看娘这样说就觉得很威风,自己试试感觉还真不错,之后又嘟囔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坏主意,变脸这么快,以为谁看不出来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