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天龙八部(八)

丁春秋早在诺澜到擂鼓山的那一年便死了。他本来是被囚禁在擂鼓山的一间石屋中,却因为没有毒虫练功,以前修习化功大法积累在体内毒素没有得到新毒的压制,毒性发作而死。

苏星河召回了先前被他无奈赶着师门的八个弟子,不过由于逍遥派一向隐秘,不得为外人所知,所以逍遥派除了个别人知道,在江湖上任然没有什么它的传说。

其实要不是因为无崖子不愿意离开擂鼓山,诺澜甚至想让他和她们一起回曼陀山庄居住,省的她跑来跑去的,这一次她从擂鼓山回曼陀山庄,刚刚下船就收到平婆婆的消息,慕容家的婢女阿朱阿碧带着大理段誉来了。她诧异了一下,不知道这段誉怎么会和阿朱阿碧一起来。

要说段誉也是个练武奇才,他的性情本来就真,如果对某一件事情上了心,那便能全心全意的去做到,所以那年诺澜母女离开大理后,段誉回去便开始修习家传的一阳指。他的进步飞快,仅用了六年的时间便快要达到他老爹的水平,所以他在三年前,才能仅仅一人,便顺利的到了曼陀山庄。

段誉来了曼陀山庄,整天围着王语嫣妹妹长、妹妹短的,诺澜早就看出这小子的心思,只是王语嫣自己也没有讨厌的意思,她也不反对人家小年轻自由恋爱。

也是在那时候,王语嫣便从诺澜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当得知自己的亲身父亲便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时候,她心慌的很,不知怎的问道:“也就是说,段誉是我的亲哥哥?”

“那倒不是!”

听到母亲否定的回答,王语嫣松了口气,心中涌起一股喜悦,急忙追问下去,诺澜才告诉她,她早已查到,段誉不是段正淳的亲生子,而是刀白凤和前大理太子段延庆所生。只是段正淳和段誉都不知道罢了。诺澜还告诉她,她与段正淳已经是恩断义绝,互不往来的陌路人,她只是她的女儿,更不会叫段正淳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叫王语嫣的。

时隔三年,段誉又来了曼陀山庄。

现在曼陀山庄种的可不只是是茶花,还有其他各种果树,花卉,生长的都很好。诺澜见到段誉的时候他正在玫瑰花亭里和语嫣说着话,而阿紫和阿朱、阿碧也是聊得火热。

见到诺澜来了,众人赶紧起身行礼。等到诺澜坐下后她便问道:“段公子怎么和阿朱、阿碧一起来了?”

“王夫人,我们是上您这儿来避难来了。”段誉知道诺澜脾气很好,所以笑呵呵的说道。

诺澜问道:“哦,避什么难?”

“回禀舅太太,是一个长得又凶、武功又厉害的大和尚在追我们!”阿朱说道。

“是我连累了两位姐姐。” 段誉道:“这个和尚是吐蕃国师鸠摩智,他到我们大理国天龙寺挑战,想要获得六脉神剑剑谱,可惜剑谱已经被毁,他便抓了唯一会这门功夫的我,想要逼我写下剑谱。可是我不愿意写剑谱给他,他便抓我到燕子坞,想要在慕容老先生坟前烧死我。还好有阿朱、阿碧两位姐姐周旋,我们才逃到这里来。”

“誉哥哥,你会六脉神剑?”王语嫣高兴的问道。

段誉说道:“是呀,可惜我的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一阳指又打不过他,要不然怎么会怕那个番僧。”

王语嫣安慰道:“我听说六脉神剑是一门十分高深的武学,就连我外公都很推崇呢!既然这样,修炼起来想必也十分困难,慢慢来总会好的。”

“谢谢语嫣妹妹。”段誉认真的注视着王语嫣,而王语嫣白了他一眼,他竟然笑了。

诺澜见这两人还在她面前就这样了,看来这女儿虽然才十七岁,可是留不久了。还好到目前为止,她也没有发现段誉和其他女孩有过暧昧,就算是原著中的钟灵、木婉清也都不认识。自从认识了语嫣,他便一心里都是她了。

诺澜不去看这两人,转而向阿朱问道:“慕容复不在庄内吗?”

阿朱说道:“禀舅太太,我家公子出门去了。”

阿紫见阿朱回完了话,向诺澜求道:“夫人,我可不可以留两位姐姐在曼陀山庄住一晚,我怕她们回去那个和尚还没有走,有危险?”

“那好吧。”诺澜无所谓的答道,这两个丫头她也挺喜欢的。

“谢谢夫人。”阿紫和阿朱阿碧向诺澜道谢后便一起退下了。诺澜看阿紫和阿朱亲密的样子也很欣慰。阿紫是个可怜的丫头。自从那年带回来后便一直勤快的伺候王语嫣,好似怕她没有了作用便会被丢掉似地。

诺澜也不阻止她,就这样阿紫成了王语嫣的丫鬟,其实说是丫鬟还不如说是玩伴,她的待遇可比一般婢子好多了,不但吃穿用度只比夫人小姐差一等,还可以修习武功,虽然这武功只是诺澜从琅环□□中随便挑的一本,但也不差了,值得一提的是,这小丫头武功不好好练,却喜欢倒弄毒药,诺澜拿了些毒经给她。

王家和慕容家是亲戚,住的又不远,偶有往来,阿紫和阿朱阿碧同是丫鬟所以一来二去便玩得熟了,在机缘巧合下两人看到了对方的金锁片,又同样都是肩上刻着段字,于是便认作了姐妹,两人都很顽皮,时常易容作弄人,彼此亲近的很。

说起阿朱的易容,那是相当厉害的,诺澜很感兴趣,可是琅环□□中并没有这方面的收藏,因为逍遥派的人看不上易容这种小道。所以诺拉只好拿书和慕容复换回来研究,又和阿朱探讨,诺澜摸透了其中的技巧便又觉得没多大意思了。

段誉在曼陀山庄住了几天便要走了,女儿语嫣以想要出去历练江湖的理由和段誉一起走了。诺澜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毕竟两人的武功都很好,特别是王语嫣,在江湖上恐怕也是鲜有敌手,也不怕什么和尚找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