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检察官公主+来自星星的你(八)

当时间来到2013年十二月,诺澜与都敏俊已经相恋一年,结婚将近两年了。最近,诺澜发现都敏俊有心事,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了。直到诺澜看到新闻,世纪彗星正在接近地球,三个月后就可以看到比中秋月亮还要亮的彗星。诺澜知道,三个月后她的爱人都敏俊就要离开了。

诺澜做了决定,她变得一天比一天爱缠着都敏俊,她这段时间说的我爱你次数比认识以来加起来的都还要多。她怕都敏俊再也回不来,她怕再也不能对他说‘我爱你’。

一天诺澜早上去上班的时候,在楼下发现很多记者围着拍摄,才知道原来是大明星千颂伊搬到他们这栋楼来了。

诺澜还记得有一次都敏俊说起他十二年前他预感到了一场车祸,之后救了一个女孩,和四百年前第一个送他礼物的徐宜花长得一模一样。她当时还吃为了徐宜花吃醋了呢。还是都敏俊保证自己绝对只爱过她一个人她才放过他的,想起那时候都敏俊紧张的样子诺澜都还会笑出来。

虽说不在意了,可是后来她还是找了千颂伊初中时出演的电视,装作无意拉着都敏俊一起来看,当时的都敏俊就发现了千颂伊就是他十二年前救下的女孩,只是感叹她现在完全长变样了,后来就什么也没了。

十二月二十三,是演员卢素英与L集团会长的次子的婚礼,邀请了许多大腕明星以及政商界名人参加,作为ST建设马尚泰会长的的女儿,加上又是L集团的股东,诺澜也受到了婚礼的邀请。

诺澜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想到原来这部剧里面,就是在举办这场婚礼的轮船上,发生了命案,她还是决定去了。她可不是为了去阻止什么命案,韩宥拉死或者不死都不关她的事,但是就是从她的死,都敏俊为了救千颂伊,他的不同寻常开始一步步暴露在人前。

作为一个四百年都没有变老的外星人,都敏俊很不喜欢暴露在相机和大众之下,但是作为诺澜的丈夫,以及不久后就会到来的彗星,这次他决定陪她一起去。

诺澜利用在天龙世界学到的易容术给都敏俊和自己脸上稍微做了些伪装,又做了一个和平常大不一样的发型,这样就算被媒体拍到以后就算是见到他们也不容易被认出来,也不怕他们以后的生活被打扰。

当诺澜穿着一件低胸露背晚礼服走出房门的时候,都敏俊虽然很是惊艳,但还是故意说不好看,强制她换一件,然后,诺澜便开始重复穿上脱下、穿上脱下的动作,露背的不要,开叉的不要,太短的不要,低胸的更不要……

诺澜实在是忍无可忍,最后穿了一件立领长袖的黑色飘逸长裙,就再也不肯换了,都敏俊才罢休,不过外面被他披上了大衣,把诺澜裹得严严实实的才肯让她出门。

挽着都敏俊的胳膊,诺澜夫妻俩走过了红地毯上了婚礼游轮。

一走过红地毯,都敏俊赶紧拿起带来的大衣给她披上,诺澜搓了搓手,说道:“啊,看样子要下雪了,这天可真冷啊。”

都敏俊说道:“所以叫你穿严实一点,不然更冷。”

诺澜凑近都敏俊小声的抱怨:“你看别人都是那样打扮的,要是我穿上厚厚的大衣走秀岂不是很另类。啊,也正是的,上船还要弄个红地毯走秀,这做名人就是不好,害怕泄露要在船上结婚,像我们结婚当时直接就在教堂办仪式,叫上亲朋好友一起见证不就完了吗,搞得这么复杂。”

都敏俊拉过诺澜的手捂着,问道:“现在有好一点没有?还冷吗?”

“好多了。”其实诺澜只要用真元护身就不会觉得冷了,只是她喜欢有他的呵护,所以情愿冷一下也没关系。

“两位真是恩爱呢!”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诺澜一看,说话的正是新郎的父亲,L集团的会长。

“哦,伯父,您好。”“你好。”诺澜和都敏俊都向来人招呼,又和认识的人寒暄了一下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两人都是吃饱了饭才出门的,所以并没有吃东西。

诺澜偶尔关注一下会场的情况,发现韩宥拉和李载京先后离开,诺澜和都敏俊说要去洗手间便跟了上去。诺澜远远的跟着,发现那两人在洗手间背面没人的摄像头死角停下谈话,她便从另一边路进入洗手间,一进去便看到千颂伊正在洗手,两人互相点了点头,千颂伊便出去了。

诺澜小心的将洗手间后门打开一条缝,果然看到韩宥拉和李载京就在门外不远。她拿出手机开启录像功能,将两人的对话情景录下来,然后再两人快要分开前离开了洗手间。

之后诺澜一直用神识密切注意韩宥拉和李载京,发现韩宥拉被推下船时诺澜叫都敏俊使用了空间静止。两人一起赶到事发现场,将掉在水里的韩宥拉救了上来,带到一间房间里放好时间才恢复流动。还好此时韩宥拉已经晕厥了,诺澜两人也出去继续参加宴会。

这晚是韩宥拉接了新娘的手捧花,诺澜想起她和都敏俊结婚的时候是好姐妹尤娜接了她的手捧花,然后那丫头居然很快的就和一个外国富二代结了婚,去了国外生活,听说过的还不错。只

是这晚接新娘手捧花的韩宥拉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这场婚礼很豪华,诺澜两人都是不喜欢应酬的人,所以酒会开始后,夫妻俩便一人拿着一杯做掩饰用的酒站在船边看雪景,当见到千颂伊醉醺醺从他们旁边经过时,船突然摇晃了一下,诺澜顺手拉住了她。她的朋友S&C的公子李辉京慌忙从甲板上跑了过来,结过摇摇晃晃的千颂伊,向他们道谢后把她扶走了。

对于这一晚上诺澜做的事都敏俊什么也没问,他只是默默地从后面抱着诺澜,天空中放着许多五彩缤纷的烟花,映着璀璨的灯光和纷纷扬扬的飘雪十分美丽。

过了不久,就有很多人发现韩宥拉不见了,找到的时候她已经全身湿透的躺在一间休息室里,并且人晕迷了。游轮提前一个小时匆匆靠岸,诺澜和都敏俊一起走回到家的时候,都还能想起当活着的韩宥拉被找到时,李载京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和铁青的脸色。

当天夜里便有人报了警,韩宥拉的经纪人称有人要谋杀韩宥拉,因为凌晨在医院里有一个护士发现有人恶意拔掉了治疗昏迷的韩宥拉的仪器,而媒体大肆报道此事,韩宥拉已经被警方保护起来。

几天后诺澜上班,便听说韩宥拉谋杀案被分派给了新来的刘锡检察官。她听说韩宥拉醒来后向警方提交了一个USB做证据,并告S&C的常务李载京怕她泄密意图谋杀她。

李载京当然极力否认和韩宥拉的关系,还说韩宥拉不止有忧郁症,神经也变得不正常了。诺澜将当时在船上拍到的视频给了刘检察官向他正是韩宥拉和李载京确实是情侣关系。

韩宥拉这次是真的被吓坏了,当然她也不是好惹的,被李载京逼急了她抖出李载京非法□□他的前妻梁敏珠多年的事,并且还提供了那家精神病院的地址,警方果然在那里找到了梁敏珠,而且由专家证实她的精神很正常。李载京将这一切都推到了他的助理李申的头上,只是李申在被审问的时候供出了李载京以往所做的坏事。

再然后,刘检察官又从梁敏珠那里知道了李载京多年以前有可能是杀死他自己的大哥的凶手。在李载京的父亲为被拘捕的李载京奔走的时候,李辉京发现了大哥临时前的录音,证实大哥正是被李载京杀死的,阻止父亲就李载京出来。

刘检察官以多项罪名正式起诉了李载京,经法庭宣判被终身□□。韩宥拉出院后就退出了娱乐圈淡出人们的视线。

千颂伊在韩宥拉昏迷期间被媒体黑了一把,成了过街老鼠,不过在韩宥拉醒来后并报警后证实此事与千颂伊无关,媒体又转了风向,不过这几天的时间也足够叫千颂伊看清那些人对她好,那些人的真面目。

至于这些人后来怎么样,诺澜已经无心去关注这些了,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都敏俊身上,虽然她用灵药给都敏俊用,但是都敏俊还是变得越来越虚弱,异能也时灵时不灵的,有时候还会失控,有一天早上还穿着家居服直接从家里不见了。诺澜看着家里的植物奄奄一息的样子,心痛的掉下了眼泪。

等都敏俊回来,两人靠在一起时诺澜抓起他的手,将两人带着一样的结婚戒指的手握在一起,问他:“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女儿。”都敏俊答道。

诺澜问道:“那要是我生出来是个男孩儿怎么办?”

都敏俊假装勉强的说道:“那也只能养着了,怎么也是我的孩子呀。”

诺澜无奈的说道:“那再等几个月你就能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了!”

“惠理?”都敏俊惊讶的问道:“你说什么?你怀孕了?”

诺澜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你离开吧,回你的星球去。以后我有我们的孩子在一起,还有爸爸妈妈,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是张律师告诉你我离开的日子快到了?”都敏俊说道:“可是,我已经决定不走了,为了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虽然听到这句话我很高兴,但是我还是得说,你走吧,如果不离开,你会死的。”诺澜说着留下了眼泪:“与其叫你陪着我很快的死去,还不如你离开,只要知道你在某一个地方好好的就行了。”

都敏俊捧着她的脸,小心的抹去她的眼泪,将她拥进怀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