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公主嫁到(一)

诺澜躺在床上感叹,所以,继检察官公主之后,她这次成了真正的公主!还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权力最嚣张的大唐公主。

不过,这永河公主记忆中的大唐有很多违和之处。比如唐太宗李世民在历史上有十四个儿子,二十一个女儿,但是在这里却只有三个儿子,五个女儿。比如历史上李世民与长孙皇后育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而这里三个儿子倒还在,只是女儿就只有一个,就是永河。

而且这里的五位公主封号分别是永河、清云、昭阳、川平、晋怀,这在唐朝历史中并无这五位公主封号,再加上其他种种异常。

所以,诺澜确定,这里并不是历史上的唐朝,这只是一个由编剧修改过的架空朝代!只是刚好它也叫大唐而已!只是刚好有一个皇帝叫李世民而已!这真的是一个架空朝代!

诺澜整理好记忆,转过身看着睡在旁边的驸马赵弘,见他确实长得不错,从记忆中看到的气质也还好。诺澜从记忆中对这个朝代的了解,其实这倒真不能怪赵弘不想娶公主、做驸马了。

这里的驸马虽然有品级,却只是虚职,不用上朝议政。另一方面,做驸马得由公主管,作为一个男人,被自己老婆管,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封建王朝多么令男人可畏又可怕,所以,多少有前途的男子都不愿意娶公主,也没有真正的世家门阀大族子弟愿意做驸马。

再加上上一代的几位公主的彪悍名声,民间一直有公主嚣张难伺候的传言,对公主是闻风丧胆,对娶公主更是畏如虎。要是此次赵家还是繁盛时期,永河说不定还嫁不了赵家这样的大族。

诺澜以前看‘公主嫁到’的时候就奇怪了,这些公主嫁的人家看起来就不怎么好,而且昭阳公主嫁的金家还是商人,虽然,这里是架空的,商人的地位并没有那么低下,但总是比不了世家官家的。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剧中五位公主中,永河大公主嫁的有些没落的赵家还算是最好的了。

诺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驸马赵弘已经起身出去了,她一动便有近身侍婢心儿以及另外三个侍婢惠儿、智儿、兰儿一起伺候洗漱。

这惠、智(质)、兰、心四婢皆是从小与她一起长大,服侍她的近身侍婢,她们各有所长并且都会武艺,只是永河平时更为喜欢机灵会说话的心儿,所以走哪儿都喜欢把她带在身边,渐渐的,心儿在四婢中的地位就最高了。

洗漱完毕,诺澜坐在梳妆镜前由惠儿梳头,另外有二等侍婢四个捧着首饰盒、四个捧衣服排队上前等她挑选,伺候得无比周到。

诺澜看了一眼那些首饰大都是金光闪闪、富贵无比,衣服是公主宫装,华贵非常,毕竟是做公主第一天,诺澜按照永河的喜好,选了她最喜爱的那套金花五彩珍珠,以及绣着芙蓉花的紫色宫装,至于头饰、手镯以及其他配饰则任由惠儿按照衣服搭配。

结果林林总总,惠儿居然在她头上插了十多发饰朱钗,诺澜用手点了几个叫她取下。轻轻摇了一下头部,眉心垂着的额饰以及两边垂到肩膀以下的长长的珠串微晃,高高耸立又复杂的发髻,只在背后编了两条小辫子,长及腰部垂下。

诺澜扶着兰儿的手起身张开双臂由智儿、心儿服侍穿衣。宫装的裙摆长长的拖在身后,手臂上还挽着飘逸的披帛,诺澜确实很喜欢这唐朝的女子服侍,款式很美观。打扮好后,诺澜看着铜镜里模糊的影子,这身打扮的确很漂亮,但也是因为永河本来也就长相貌美。

太监魏公公进来禀报,驸马以及赵家的人在门外等候向公主请安,诺澜说道:“直接请他们先去饭厅吧。”

移驾饭厅前,诺澜看着直接上前搭手的心儿,记起她还有一个随侍太监魏公公,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帮永河出坏主意办坏事的就是他们,结果原剧中永河一倒台,这两个便马上告发了永河的罪行。这样的奴婢她可用不起,不过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打发。

诺澜现在居住的是皇帝为了她新婚所赐的永河公主府,公主府建筑大气,装饰富丽堂皇,府中除了公主和驸马两位主人,还有掌管公主府内外家事的家丞,管理公主的封邑、田租和税收的家令,记录公主驸马日常生活作息和公主府的运作的录事,此三人是有品级的官员,其他还有婢仆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四百多人,还好这公主府占地面积大,这四百多人住着也完全足够。

前呼后拥十余人移驾饭厅,也就五十几步路硬是走得气场十足。快要进入饭厅,便有太监唱号:“公主驾到。”

驸马带头的一行人向她躬身行礼:“参见公主。”这里的行礼一般是男的躬身女的屈膝,只有行大礼才会下跪。

“免礼。”诺澜一边说一边走到饭桌的主位坐下,说道:“坐下开饭吧。”

诺澜一边在吃饭一边打量在座的赵家人。见他们态度恭敬,只是面对她的时候明显拘谨得很。因为赵家不在长安,所以此次赵弘迎娶公主赵家来的人并不多,而像现在能有资格来拜见公主并和她一起吃饭的只有赵弘的父母以及大哥大嫂还有一个没有出嫁的妹妹这样的至亲。

赵家人从第一映像上看来都是老实和气之人,诺澜目前对他们还基本满意,只要不惹事就好。反正这些人不久就会回去,只留赵弘一人住在公主府,所以诺澜以后也不会和他们怎么相处就是了。

本来公主与驸马是不会住在一起的,依例要公主升灯,驸马才可过府相聚,只是赵弘家不住长安,所以才特例让他们住在一起。

吃着吃着,诺澜突然对旁边的赵弘说道:“驸马,怎么只是埋头喝粥,吃些菜吧。”然后对正在给她布菜的兰儿吩咐道:“今天的金乳酥很不错,加些给驸马尝尝。”

“谢谢公主。”赵弘急忙道谢,而桌上赵弘的父母也相视一眼,微微点头。桌上的气氛一时好了不少。

用罢饭移驾客厅,诺澜吩咐智儿将她早上吩咐准备的礼物呈上来,对赵老爷和赵夫人说道:“这是上好的百年人参和燕窝,给二老补身子用的,也算我作为媳妇的一点心意。”

“劳烦公主记挂了。”赵老爷和赵夫人赶紧道谢。

诺澜又指着几个礼盒说道:“这几盒是给大哥大嫂以及妹妹的礼物。”

“谢谢公主。”点名的几人也是一阵道谢。

说老实话,诺澜穿越这么多次也嫁过几次人了,可是却没有与公公婆婆相处的经验,还好这次她的身份是公主,平时只有别人敬着她的,只要她把态度稍微放好一点,这家人就很满意了。而且以后又不用和公婆妯娌小姑住在一起,少了许多是非。

一众人就这样闲话家常,赵老爷突然说道:“弘儿的婚事也办完了,家里还有许多事物离不了人,明天我们就要启程回去了。”

“这么匆忙,不如多留几天吧。”赵弘说道,诺澜也附和着说了几句挽留的话。

只是见赵老爷态度坚决,诺澜只好说道:“不如今天我让人领着大家好好逛逛长安城吧,你们也可以买些喜欢的东西带回去,不过长安特产什么的就不用买了,我会让人准备好的,到时候一起带回去赠送亲友也很不错。”

“那就多谢公主美意。”赵家人对诺澜越来越满意了,诺澜甚至用神识听到赵妹妹偷偷对赵夫人说‘想不到公主也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嘛,居然这么好相处’。

等赵家人下去后,赵弘陪诺澜逛花园,赵弘其实是一个很有文采的人,对着花朵吟吟诗之类的都是性手拈来,而永河身为大公主,文采也是有的,诺澜正想熟悉一下永河学习过的诗句,所以,两人在花园里你一句我一句,居然谈得十分投机。

走到水榭凉亭中坐下,早有奴婢摆好了茶果点心。诺澜突然注意到桌上居然摆着一盘切成花型摆放的火龙果,她不确定火龙果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至少不是唐朝吧,诺澜在心里重复念叨三遍‘这不是唐朝,这是架空的,架空的!’,然后又淡定了。

“公主喜欢吃吉祥果?”赵弘注意到诺澜盯着火龙果看了好几眼,于是问道。

“啊,不是,只是觉得它挺好看的。”诺澜对火龙果并没有特别的喜好。

她端起茶杯,只是刚一凑近便闻到一股葱姜味,诺澜皱了皱眉放下茶杯,吩咐惠儿给她换了一杯白开水来,只因这唐朝的茶煮的时候放了盐、葱、姜、桂皮等调料,味道奇怪,她是喝不惯的,诺澜小声嘟囔道:“要是有花茶就好了。”

两人用了些点心水果,便离开了花园,只是离开前,赵弘回头看了一眼园中姹紫嫣红,若有所思。

诺澜便召见了她的家丞、家令,处理了一下公主府的事务,心中感叹这里果然是架空的,要不然怎么唐朝就有银票这种东西呀。她又查看了一下现在的财产状况,又看了永河自己的私房小金库,从空间里挑了一些适合现在用的珠宝首饰放进箱子里,然后锁上封存,反正小金库的钥匙只有她自己保管,多了少了什么别人也管不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