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公主嫁到(四)

诺澜是知道昭阳为了逃避远嫁吐蕃才要嫁给金多禄的,虽然金多禄也不是心甘情愿想要娶公主,本身还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原剧中两人婚后也是打打闹闹、分分合合,但最后总算也是是美满幸福的佳偶。这种时候诺澜也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所以见气氛融洽,太妃娘娘也很高兴,于是诺澜柔声说道:“太妃娘娘,就像您说的,其实是不是多才多艺倒在其次,只要两情相悦,互相包容,才能相扶到老!”

崔太妃拉着诺澜的手拍了拍,迟疑的说道:“永河的心意哀家明白了。不过金多禄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胸无点墨,又怎么配做大唐驸马。”

昭阳见太妃语气缓和了些,趁热打铁说道:“太妃娘娘,金多禄确实才疏学浅,但是缘分天注定,七夕相遇,月下生情,一切,实难以自控。”说完还望着金多禄做深情状。

昭阳话落,孙贵妃也跑出来附和,说自己可以为昭阳作证。诺澜注意到,随着孙贵妃出面,韦贵妃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看来韦贵妃针对昭阳未尝没有因为孙贵妃的原因,谁叫昭阳历来和孙贵妃交好却处处下韦贵妃的面子呢。所以这次昭阳的婚事也成了两位贵妃博弈的一环。

韦贵妃对着孙贵妃笑的好不亲切,说道:“能够作证的人又何止是妹妹呢,姐姐也有证人,传宫婢银屏上殿。”

随着司徒银屏上殿,诺澜知道韦贵妃这一步算是走错了。诺澜还记得,这司徒银屏和昭阳虽是主仆,但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她是不会出卖昭阳的。

看到银屏,诺澜又想起了不再被她重用的心儿,同样是近身侍婢,心儿却没有司徒银屏这般忠诚。她现在身边的惠、智、兰三婢,她相信她们现在是忠于她的,只是也难以保证她们不会有一天为了其他什么理由背叛她,毕竟这个世界最容易变的也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人心。

银屏果然没有出卖昭阳,说是因为今年元宵节金多禄英雄救美两人才一见钟情的,金多禄和昭阳的反应很快,马上就据此编出了当时的情景,口才十分了得,诺澜听得津津有味,为了证明金多禄为昭阳挡刀,昭阳突然两手扯开金多禄的衣襟,查看他胸口的刀疤。

一晃眼,诺澜还什么都还没有看到呢,就被赵弘用衣袖挡住眼睛,耳边传来他急促的声音:“不要看!”

之后诺澜只能听到昭阳的声音,说着她不在乎金多禄是否有才,这样一个肯为她舍生忘死的人,实在打动她,接着声音哽咽的念出《上邪》中的名句:“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面前的衣袖渐渐放下,诺澜看到昭阳面带深情、眼含热泪的望着金多禄,念到最后一句‘乃敢与君绝’的绝字的时候,一滴眼泪优美的从面颊划过。而金多禄则抓住昭阳的手,念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诺澜再一次感叹,这两人真是绝配,演技都这么好。没看到在场的人大多数都被感动了吗,就连崔太妃都感动,恩准他们二人成亲,并在昭阳的恳求下,赐宫婢银屏为锦凤朝凰金牌近身,伴随昭阳出宫侍奉。

诺澜随着众人一起恭喜了昭阳觅得如意郎君后就回公主府了,家里还有两个小魔头在等着他们呢。

比起其他几位公主来说,昭阳的婚期定的很急,婚事办得很仓促,而且皇帝李世民正在南巡途中,都没有亲自回来,只是下旨赐婚和嫁妆。昭阳就这样才一个多月就成了亲。

而同时李世民下旨将江夏郡王李道宗之女封为文成公主,嫁与松赞干布,了结了吐蕃求亲一事。

在昭阳成亲前几日,清云、川平、晋怀三个约诺澜一起,在昭阳三朝回门之日由各位驸马表演武技。实际上不用说明诺澜也知道这是要给昭阳以及新上任的三驸马下马威。没有了诺澜这个大公主与昭阳争锋相对,其他几位公主与昭阳的矛盾就显得突出了。

诺澜以大驸马不擅武艺为由拒绝了,她这说的倒是真话,大驸马一直喜好文艺方面,对武艺并不擅长,而诺澜也从不要求他去学习他不喜欢的东西。

见诺澜说大驸马不擅长武艺,其他三位公主像是打了胜仗似的,一个个轮流炫耀夸他们的驸马武艺非凡,是文武全才。说到时候请诺澜和大驸马观看就行了,还建议让大驸马多练练武艺,诺澜只是笑笑也不接话。

待三位公主走后,赵弘从后堂走出来,面色不好的说道:“永河,实际上我也可以去表演武艺的,只要事先好好练习一下……”

诺澜明白他刚刚在后堂听到了她与其他三位公主的谈话,才会这样说。于是说道:“你无须为了这些无谓的表演苦练。如果你真想要练武,我也是希望你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有自保之力,而不是为了意气之争。”

“永河 ……”赵弘感动的叫着她的名字,心里决定之后要去俊贤雅集练习一些其他才艺。

位于城郊十里坡的俊贤雅集是驸马等的学习礼、乐、射、御、书、数六艺的地方,赵弘主动要去学习,诺澜自然不会阻拦。她知道大驸马在长安的朋友不多,其他几位驸马都在那里学习,大家一起常聚在一起,有利于联络交情。况且,同是驸马,有共同话题,也容易做朋友。

待到昭阳三朝回门之日,诺澜和赵弘早就接到崔太妃的吩咐回宫参加庆贺宴会。在路上正巧遇见了同样进宫的昭阳与三驸马,两姐妹一起边走边话家常,两位驸马在他们身后一起寒暄。诺澜作为大姐,亲切的问昭阳嫁人后过得怎么样,生活习不习惯,金家的人对她好不好,三驸马对她好不好之类的关心话,昭阳笑着说一切皆好。

一行人气氛融洽,只是在回廊上迎面遇上了清云二公主,被邀请到一偏殿观看公主驸马预备的节目,庆贺昭阳三朝归宁。

诺澜与大驸马在坐在殿中主位,其他四对公主驸马分坐两侧。五驸马率先表演了一副傲骨柔情铁汉胸口碎大石、四驸马表演了两只铁拳无敌烈焰火流星、二驸马表演的是四刀疾如白驹过隙中红心,不过这飞刀的箭靶却是三驸马。还好二驸马的飞刀还算有准头,只是三驸马金多禄吓得冒冷汗,他们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可能是觉得丢面子,昭阳命贴身侍婢银屏表演飞刀,银屏以三驸马为箭靶,她的武艺高强,十把飞刀齐射,却命中红心而不伤三驸马,叫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诺澜轻微的摇了摇头,这二驸马以三驸马为箭靶是为了吓唬他,昭阳为了面子却叫银屏以三驸马为箭靶表演飞刀,也不顾及三驸马的心情与安危。

银屏确实飞刀如神,不过去过武侠世界的诺澜看来,银屏的武功要是在天龙世界里也就是个三流水准。但是和刚刚三位驸马表演的犹如杂耍般的武艺相比,银屏确实是个高手。

之后二公主提醒该三驸马表演了。昭阳看了看主位上的大公主与大驸马,聪明如她知道今天这事没有大皇姐与大驸马参与,她自然也不会去说大驸马也同样没有表演之类的话,只是帮金多禄推辞了。

可惜二公主、四公主、五公主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她们提出金多禄为昭阳挡刀之事,三驸马必定胆识过人,还挤兑三驸马文才欠奉,武艺必定高强。

而金多禄还不知死活的决定要表演,风风火火的说了半天,才明白他要表演的是叶子戏,几位公主都取笑他,叶子戏只是娱乐消遣的玩意。金多禄却偷换概念的说,他确实能在牌桌上大杀四方。

诺澜有时候也会打打这唐朝版的麻将,见几位公主都被金多禄说得哑口无言了,于是开口说道:“三驸马既然打牌厉害,那约个什么时候我们一起过过手呀。”

“好,大公主有命,在下随时奉陪。”金多禄爽快的答道。

这时候太监通传太妃娘娘设宴的时间到了。于是各位公主驸马赶紧赶了过去。太妃娘娘在宴席上夸奖了三驸马送的回门礼。韦贵妃问了昭阳婚后的表现,与金家人相处是否融洽,金多禄尽力夸奖昭阳,说她深明大体、贤良淑德,是个好媳妇,金家上下对她都很满意。

崔太妃夸奖了做媒的孙贵妃,又欣慰的表扬了昭阳尊夫重道、守礼尽孝。

诺澜挂念家里的小孩,宴会结束后天色已晚,她也没有留宿宫中,而是出宫回府。谁知在路上遇到一群人追赶一女子。诺澜命侍卫救下,得知是拐骗妇女、逼良为娼的案件,命人将这女子和随后抓到的拐骗犯全部带去官府处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