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公主嫁到(完)

接着他又看了其他公主写的字,二公主写了福寿字,愿父皇添福添寿;四公主抄了华严经送给父皇;五公主写了千字文说能教会她做人;昭阳写了礼记中大学,一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打动了他。

皇上说道:“朕半生戎马,并不是希望自己多福多寿,而是希望大唐好、百姓好,永河与昭阳最明白朕的心思。”

公主们一起说道:“多谢父皇教诲。”

只是清云、川平、晋怀脸色可没有刚刚那么好看了,暗地里恨恨的看着昭阳。可是皇上走后,她们三人又马上挂起了笑脸,来恭维永河与昭阳,诺澜心叹在皇宫里生存,趋炎附势、见风转舵的人很多,她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三个妹妹的为人了吗。

晚上在宫里和皇上、昭阳一起用过饭,皇上和诺澜一起劝昭阳与驸马好好相处,诺澜留在宫中一晚第二天才带着皇上赏赐的高句丽进贡的人参回了公主府。

如此一个月匆匆而过,诺澜听说崔太妃要去大千寺住一段时间为大唐祈福,诺澜一想,要是崔太妃走了,那宫中还不就是韦贵妃的天下。她立即进宫劝说无效,遂决定陪同送崔太妃一起去护送她。

将崔太妃送到大千寺还住了一段时间,诺澜回长安的时候居然听闻宫中发生了几件大事,掌管宫务的韦贵妃接连遭刺客袭击,而韦贵妃指正昭阳是假公主,真公主乃是吴四德,而昭阳为了隐瞒这个秘密派刺客行刺于她。如今昭阳已被收押牢中,等候问斩。

诺澜先是入宫见了皇上,与他说了崔太妃在大千寺的情况。接着转而问起了真假公主的事,又踢昭阳求情,可是皇上说他与昭阳这么多年的父女情,他也不愿意赐死昭阳,只是现在证据确凿,他也没有办法。诺澜求得皇上恩准去牢中见昭阳一面。

此时的昭阳处境十分可怜,发现自己不是公主,却是死囚之女,自从入了牢狱都没有人来看过她。见到诺澜来看她很是感动的说道:“民女多谢大公主来看望。”

诺澜拉住她,说道:“昭阳,你还好吗?”

昭阳说道:“我如今已是庶民,不叫昭阳了,我现在姓吕,叫吕小宛。”

诺澜说“不管你叫昭阳,还是小宛,怎么说我还是你的姐姐,这么多年的姐妹情也不是假的。”

昭阳哭了起来,说道:“唉,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今日落难,周围的人唯恐被受牵连,个个明哲保身、对我避之不及,除了你,也没有谁来看我了。”

“难道你真的相信自己是假公主?”诺澜问道。

昭阳无奈的说道:“证据摆在面前,由不得我不相信了。”

诺澜阻止她继续哭下去,说道:“昭阳,时间不多了,你讲当日发生的事仔细和我说说。”

昭阳将当日韦贵妃身边的沈妈妈说出当年的换女和滴血认亲的经过详细说出,最后她强调自己真的没有派刺客刺杀韦贵妃。

探监的时间很快到了,诺澜安慰她一番,叫她不要放弃之后就走了。出去之后她派自己的心腹重点查沈妈妈的人事关系,特别注意她有没有什么儿子女儿的,又派人追查逃走的刺客,寻找昭阳的近身李公公以及司徒银屏。

第二日诺澜进宫去到以前昭阳居住的安庆宫,现在住在这里的是新的三公主德善公主。刚刚通报进去就听到一个女声小声的说:“我不要游园、也不要赏花、也没兴致畅谈!”

“我可不是来找你游园赏花的。”诺澜说着走进去大殿。

“德善见过大皇姐。”

“免礼吧。”诺澜说着直接在椅子上坐下。

吴四德站起来对侍婢说道:“是,奉茶。”

诺澜摆了摆手让惠儿带着殿中的奴婢全都下去,吴四德新封公主,在宫中什么势力都没有,只是风头正盛,身边的人都还不知道是那些人的势力。等奴婢都远远地退到殿门口,诺澜对新上任的三公主说道:“不必客气了。”

诺澜打量了一身珠宝华服的女子,问道:“你是以前昭阳身边的总管吴四德?”

吴四德说道:“是,是呀,大公主还记得我啊,说起来我还要谢谢大公主的救命之恩,当时家乡发了水灾,我初到长安遇到劫匪,幸得大公主所救。”

诺澜说道“那时候不管是谁遇到都会出手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吴四德难为情的说道:“我以前在昭阳身边伺候的时候,常听她说起大公主你人好。大公主,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她?她真是冤枉的!”

诺澜说道:“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正是为了昭阳的事。”两人在殿中密谈,因为怕被韦贵妃的耳目发现所以早早结束。

诺澜有长孙皇后留给她的势力再加上这几年的发展,在宫中的人脉不少,所以很快就查到她想要的证据。于是,在昭阳被行刑前,诺澜带着吴四德求见了皇上,说明有重大发现需要重新审理照样一案。

很快,韦贵妃就被宣来了,昭阳也被待到。诺澜拿出刺客证词,指明他们是受了韦贵妃指示,本来是要刺杀昭阳,结果失败,为了掩护才假装刺杀韦贵妃。

韦贵妃反驳道:“谁知道他是真的刺客还是你们找人顶替的,再说刺客的话怎么能信,你又怎么能证明他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呢。”

诺澜说道:“被抓刺客已经被押殿外,随时可以带上来盘问对峙。还有这个。”诺澜说着拿出沈妈妈死前写给自己儿子的血书,指出韦贵妃以她的亲儿子荣安为要挟使沈妈妈,无中生有,编出一段往事。

诺澜又找出宫中备档的出入宫记录呈上,里面记载,在昭阳出生的那一年,沈妈妈一直在宫中侍奉韦贵妃,就算是出宫也是一日即回,而长安去天平村路途遥远,所以沈妈妈口供中的说她亲自在天平村偷龙转凤的说法就不成立了。

吴四德也出面说自己确实不是公主,韦贵妃是因为发现了她后颈上的胎记,又加上她和昭阳一样是出生天平村,年纪相仿,一切吻合,所以才将她说成公主,以此来打击昭阳。

皇帝已经相信昭阳才是公主,不过还是说道:“那滴血验亲?”

诺澜说道:“当日是韦贵妃早已安排岑公公施展乾坤挪移,交换了她们两人的血。父皇,当事人都在这里,我们可以再验一次。”

皇上愤怒的责问韦贵妃的侍婢和公公,而他们见事情败露,指出是受韦贵妃指使的。将他们拉下去后,皇帝痛心的问道:“如今众目睽睽,韦贵妃,你还有什么可辩白的?”

“够了!”韦贵妃哀伤的说道:“没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是我弄虚作假,串通沈妈妈污蔑昭阳,是我派刺客刺杀昭阳,因为她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我恨不得将她处之而后快。”接着她又说因为昭阳,她一直受到皇帝的忽视,她在宫中的压抑,她的伤心。

接着抽出头上的金簪就对着昭阳刺了过来,场面一时混乱,诺澜拉开昭阳,韦贵妃见刺不到昭阳,直接将金簪插入自己心口,自尽了。

事情到这里就算了结了,昭阳又做回了公主,风光无限,吴四德带着皇上的丰厚赏赐重回民间。诺澜又恢复了她自在写意的生活。

其实,那一天诺澜本来是可以夺下韦贵妃的金簪,阻止她自尽的,只是她不想那么多,这次的事件韦贵妃罪犯欺君已经必死无疑了,还不如让她自尽的好。

经过这件事诺澜与昭阳的关系变得更好了,只是诺澜实际上并不只是为了昭阳才管这件事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韦贵妃称霸后宫多年,宫中有许多冤魂出自她手。这几年,诺澜在宫中小心的发展势力,不小心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就连当年长孙皇后的死与韦贵妃也不无关系,但是时隔多年,又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诺澜只得按下不提。

可是这一次崔太妃离宫,韦贵妃在宫中一手遮天,难免得意忘形做出些大胆的事来。果然就被诺澜抓住了把柄,一击即中,也算为这具身体的母亲报了仇了。

之后诺澜将查出负责赈灾义卖的宇文杰与道远均是突厥奸细的证据以及他们的阴谋损害大唐与吐蕃关系意在挑起两国战争使突厥得利上报给皇上,破坏了突厥人的阴谋。

事情解决之后,诺澜和赵弘带着绅儿与静儿去了去了大千寺,陪伴崔太妃念佛直到她回宫。

八年后,李世民去世,由诺澜的哥哥大皇子继位,年号永立。这里和历史中的大唐完全变了,这里没有李治,也没有武则天。而诺澜被封为长公主,享受了一世的荣华富贵。

回到现代本体后,诺澜穿衣打扮有一段时间喜欢华贵风格,而没有下人使唤诺澜刚开始还挺不习惯的,被奶奶笑话几次,说她是千金命丫鬟身之后,她才努力纠正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