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还珠格格(一)

果然应了奶奶的话,千金命丫鬟身,诺澜这一次穿越的就是个丫鬟,还是还珠格格中紫薇的那个忠心又护主的丫鬟—金锁。

享受完公主的荣华富贵又变成被人使唤的丫鬟,人生观要多幻灭就有多幻灭,诺澜忍不住想难道轮魂珠正是为了让她体验这种极致的身份转变才刻意安排的。在其位谋其政,她就先当着丫鬟吧。

她现在正睡在一堆乱草上,所处的地方是一间破破烂烂的小茅屋,她们正在从济南到京城的路上,由于错过客栈,只好在这个路边小茅屋住一宿,第二天还要接着赶路。

诺澜看天色微亮,她也睡不着了,起来找了破木盆打了水照了照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张脸生的明艳秀丽,特别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有神。而紫薇的长相清秀,双眼水汪汪雾蒙蒙,散发着柔弱的书卷气,叫人忍不住怜惜,她们两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诺澜洗漱后,生了一堆火煮了野菜汤。等紫薇醒了,用诺澜打的水洗漱后,两人就着野菜汤一人吃了一个干馍馍,收拾好就又要上路了。

走在土路上,诺澜记起还珠中有提到,这两人从济南到京城走了半年才到。她不想再这么慢腾腾的走路了,于是向紫薇说道:“小姐,这样只靠双腿走路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到京城,不如我们雇辆车吧。”

紫薇犹豫的说道:“金锁,之前我也不是没有想过雇车,只是我们就两个弱女子,又带着这么重要的信物,雇车万一遇上了不怀好意的车夫怎么办?”

诺澜比了个小拳头,说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小姐你不用怕,遇到坏人我会保护你、打跑他们的。”

“噗嗤。”紫薇捂着嘴笑道:“金锁,你不要逗我开心了,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呀。”

诺澜讪讪的笑了,虽然她说的是真话,但是确实如紫薇所说,她对金锁太了解了,所以她还是不要表现出特异的地方来比较好,不过她还是坚持雇车:“我们在前面的城镇多多打探比较,找一家信誉好的大车行雇车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再说我们身上的银两雇车绰绰有余了,这样也能早点到京城,早点完成太太的遗愿。”

或许是最后一句打动了紫薇,她终于答应了。两人加快走路,终于在中午进了一座小城。午饭的时候诺澜花了点赏钱和酒楼的小二打听这里信誉最好的车行,居然听说有一行商队正要去京城。诺澜花了些钱又暗中和商队的领头见识了她两只手掰断儿臂粗棍子,便顺利的与车队一起上路了。

路上也不是没有遇到不怀好意的窥探,只是被诺澜瞒着紫薇不动声色的解决了。大半个月之后,他们终于顺利到了京城。

清朝距离唐朝已经过去了一千年,时代风貌早已大不相同。诺澜见满街的月亮头和大辫子很不习惯,也没来得及好好逛逛乾隆期的北京城,就开始紫薇的认父之路。

对于到了京城之后怎么见到皇帝、怎么认亲,紫薇毫无头绪。两人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诺澜出去打听了一下告诉紫薇,她们这种情况应该去宗人府禀告,然后由宗人府上报给皇上。

只是紫薇这种情况说难听点就是私生女,是皇室的污点,传出去是会打皇帝脸面的事,如果通过宗人府闹得人尽皆丢面子还算小的,怕就怕还没有上达天听就被人为扣下,到时候才真是求助无门。所以,诺澜和紫薇将去宗人府的方案压倒最后,实在是无路可走了才会动用。

诺澜考虑着乾隆皇帝是个喜欢出宫微服的人,但是马上又被诺澜否决了,北京城这么大,人海茫茫,她们又怎么那么好能遇到乾隆,而且不知长相,就算遇到也不认识。

还有一个考虑人选就是和亲王,听说这位王爷以荒唐出名,最喜欢给自己办丧事,诺澜在和亲王府办丧事的那一天,与紫薇做男装打扮上门,可是还没进和亲王府的大门就因为没有拜帖没有地位被轰出来了。

接着诺澜又想到了皇上近臣纪晓岚,诺澜记得小燕子还珠格格的名号还是他给建议的,由此可见他的聪明,在乾隆面前是很有脸面的,这样的事情都能参与。这位名人住在阅微草堂,诺澜很好就找到了。

诺澜和紫薇两人到了草堂拜见纪晓岚,要说人家纪晓岚怎么就能成为名臣呢,这草堂连看门的都很有礼貌,也没有看不起她们两个平民百姓,禀报之后就让她们进去了。

能这么顺利就见到纪晓岚,紫薇和诺澜都有些兴奋,毕竟前几次的经验让她们明白这京城的官老爷不好见。紫薇见到纪晓岚就将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还拿出乾隆亲笔的烟雨图以及折扇作为证据。

此事事关重大,纪晓岚也沉吟了一会儿说要先调查清楚才能上报皇上定夺,调查期间她们两人就暂时在草堂住下了。

一个月以后,派去济南调查的人回来了,证实紫薇的话确实属实,纪晓岚当即将紫薇的情况上报给皇上,不久之后,草堂迎来了微服出宫的乾隆。紫薇流着眼泪终于当面向乾隆亲口问道:“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乾隆被夏雨荷的十八年孤独等待震撼了,对紫薇的千里迢迢寻父感动得不得了!诺澜却抖着嘴角看着眼前这一对刚刚相认的父女,果然是血脉相连啊,思维回路都是相同的。再瞄了一眼眼角抽动的纪晓岚,两人对视一眼,默默地退下了。

父女相认以后,紫薇很快就被接进了宫,并被封为明珠格格,赐住漱芳斋。诺澜感叹了一下即便是没有小燕子,紫薇还是被封为明珠格格,那么原剧里纪晓岚建议乾隆封的还珠格格的时候看来就很有深意了。

诺澜本来是不想进宫的,但是她才开了个头就被紫薇否决了。如果是原来的金锁,当然是巴不得和紫薇一起进宫,对于她来说,离开紫薇等于要了她的命,除了和紫薇一起,她又能去哪儿。

可是诺澜却十分不想进宫,清宫里规矩繁琐严格,特别是作为一个宫女的身份入宫,身份低微,没有人权,见到随便哪个贵人都要下跪请安,还要防着阴谋诡计、尔虞我诈,实在厌烦。

紫薇怎么可能轻易将金锁一个人留在宫外,在她看来,进宫是享受荣华富贵,她当然要带金锁一起。况且金锁是个孤儿,在夏府长大,除了她便是无依无靠,再加上初入皇宫,一切都是陌生的,唯有金锁在身边还能算是个熟人,又用的顺手,于是紫薇很坚决的要带金锁进宫。

诺澜很认真的告诉紫薇她不想进宫,想要留在宫外,求她成全。最后,紫薇也只是说先进宫,过一段日子若是她还是想要出宫,那她也不会再阻拦。

刚刚进宫紫薇便跟着皇后派的嬷嬷学习规矩,诺澜也要学规矩,不过不是和紫薇一起,因为她要学的是宫女的规矩。

前面穿越几次,诺澜无不是天之骄女,加上她有那么多金手指,心态上难免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就算是这个成了丫鬟,可紫薇对她态度亲切又依赖,并没有对她多做要求,她在心态上还是那个骄傲的诺澜,从来没有做丫鬟的自觉。可是现在,清宫里的老嬷嬷叫她真正明白做奴婢该是什么样子。

吃饭、睡觉、走路、说话、请安、磕头……样样都要学,一遍不及格就接着练,什么时候练好了才能继续练下一项,每天还有思想教育,做奴婢要以主子为尊,什么都要为主子考虑。

这些还不算什么,遇到有奴才挨打受罚,她们还得去观刑,要的就是让她们警惕。看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人就因为主子的一句话就活活被打死,在这里没有身份地位权利,那么你什么都不是。人命如草芥,即使诺澜在武侠世界中杀过人也没有现在看到的这么震撼。

她自从得到空间开始修真,心态上就自傲起来,以前还没吃什么大亏是因为她的金手指够大,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总有一天,她会遇到比她更厉害的人。

她现在是还有空间,还有许多保命的手段,可是每个地方都有它的规则,她只是这清宫中最卑微的宫女,不管她有没有做错什么,随便哪个贵人不高兴了,她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她必须正视自己的身份,收起她的骄傲,适应环境,努力学着其他宫女一样生存。

自从正视了自己的心态,诺澜发觉自己的境界更为稳固了,而且灵台清明,她一下想到了师傅留下的玉珏中提到的心魔。还好她及早发现,要是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会变得以自我为中心,目中无人,恐怕那是就是心魔入侵的时候呢,想到这儿诺澜心中又是一阵后怕。

一天,诺澜学习规矩到很晚,昏昏沉沉、浑身疲惫的走在回漱芳斋的路上。今夜月光正好,为了抄近路,她走了一条偏僻的小径。走着走着,她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娘娘吩咐你办的事做好了吗?”

“腊梅姑娘放心,奴才亲自动的手,看着五儿咽的气,从今往后宫里上下都知道是容嬷嬷奉了皇后的命,逼得五儿上了吊,绝对不会怀疑到娘娘的头上。”

“没有被人发现吧?”

“我赛威办事绝对没有差错。”

“好,只要你们兄弟衷心为令妃娘娘办事,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是。”

“这包要你带回去,偷偷洒在皇后的寝宫中。”

“这是什么药?不会是……”

“你怕什么,这又不是什么要人命的药,只是让人心浮气躁,久而久之便使人脾气暴躁、渐渐失去理智而已。”

诺澜一听这件秘闻,心下吃惊,她就说这皇后刚刚上位的那几年接连生下十二阿哥、五公主和十三阿哥,人又长得美,应该是颇为得皇帝宠爱的,而以乾隆的口味喜欢的应该是温柔的女子,皇后却脾气耿直暴躁,更是在后来短短几年时间里做出这么多愚蠢的事情来,接连失宠,最后甚至到了被废的下场。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缘由啊……

“谁在那里?出来!”突然传来一声低喝,原来诺澜站在有月光的一面,她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被赛威发现,一边呼喝一边飞身就抓了过来。诺澜此时想躲已是来不及,只得出手与赛威过起招来。

赛威在大内侍卫中也是高手级别的,不然也不会在皇后身边当差。诺澜自从变成金锁才几个月,又没有怎么练习内功,如今靠着招式的灵活才勉强和赛威打个平手,可是她没怎么锻炼身体,体力不行,不能持久应战,她虚晃了一招,转身要逃走。

腊梅叫道:“快拦住她,不能让她逃走。她已经看到我们是谁了。”

诺澜跑了几步就被赛威从后面踹倒在地,接着背心一痛,她转头最后看了一眼握着匕首的得意笑着的腊梅,心里想着原来她也会武功,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她死了,她真的被杀死了,我不骗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