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还珠格格(二)

再一次恢复意识,诺澜觉得心口好痛,对了,她中了腊梅的一刀,她居然还能感觉到疼痛,难道她还没有回到本体,还在还珠里。诺澜奇怪自己居然只是受伤还没有死,照理说赛威和腊梅没有那么好心会放过她才对。

“紫薇,紫薇,你不要晕过去呀,你看着我,和我说话……”耳边传来急促的叫声,诺澜感觉自己正被人抱着跑着,她微微睁开眼,模模糊糊的发现抱着她的居然是乾隆。

见她睁开眼,乾隆说道:“紫薇,紫薇你撑住啊,太医马上就到,太医马上就到了!”

诺澜感觉到了不对劲,她明明是被腊梅一刀插入后心,怎么现在是前胸上插着一把匕首呢,而且,乾隆是在叫她紫薇。

马上太医到了,乾隆将她放在地上诊治,这时候一个姑娘跑过来,蹲在她身边带着哭腔叫道:“紫薇,紫薇,怎么会这样,你居然中了一刀,天哪,紫薇,我答应过金锁不让你少一根头发的,可是你现在居然中了一刀!我该怎么办啊,紫薇?”

诺澜好疼,特别是这姑娘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摇她,她的头像是要爆炸了似的,好吵,好疼,好晕,接着她又晕了过去。昏迷中,她接收了身体的记忆,原来,她现在真的变成了夏紫薇。

只是这里的紫薇还如原著中发展,走了半年到北京,和小燕子结拜姐妹,闯西山围场,小燕子送信结果变成了还珠格格,她在祭天典礼上被福尔康所救住进了福府,接着与福尔康海誓山盟,又进宫做了宫女,与乾隆下棋一夜,被容嬷嬷扎针,与乾隆一行人微服私访,就在刚刚,她为了救乾隆挡了一刀。

而她中了刀后,被乾隆抱着躲避刺杀,还被掉在地上滚了几圈,使刀子插得更深了,血流的更多。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还为小燕子像乾隆求免死金牌。

诺澜从紫薇记忆里发现,什么都没变!这里的金锁还是那个金锁,完全没有她来过的迹象。

她上一次穿越只是短短几个月,难道是因为心境修为毫无寸进所以她还要继续在还珠的世界里待着历练。而融合了紫薇的记忆,诺澜才发现这个夏紫薇实际上很聪明,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实际上夏紫薇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因为小燕子拿着她的信物已经先一步成了格格,乾隆先入为主,将对夏雨荷的愧疚和新得女儿的新奇全都倾注在小燕子身上,所以对她格外的宠爱和容忍,加上又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了,父女之情已经很浓,从原著里来看,就算到了最后夏紫薇成了格格,得到的宠爱也没有超过小燕子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而得乾隆宠爱的五阿哥永琪对小燕子也有着特殊的感情,当初在福家初见紫薇的时候还把她当作小燕子的威胁暗地里警告了她,紫薇也只有装作不明白,又表现出处处为小燕子着想的样子,甚至愿意放弃认爹才获得了五阿哥表面上的友好。后来,又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的和小燕子在一起,五阿哥才开始帮助紫薇认父。

还有福家兄弟,福尔泰是完全站在小燕子那边的,至于和夏紫薇山盟海誓的福尔康,或许是有真心,但这份真心中又参杂着太多的利益考量。夏紫薇毕竟是个年轻女孩儿,对爱情还抱有幻想,所以一开始对危难之间、求助无门的时候救了她的福尔康还是很有好感的。

可是后来她渐渐发现福尔康的感情并不单纯,她抱着初恋破灭又舍不得放弃的心态继续与福尔康纠缠,要不是夏紫薇坚持不会做第二个夏雨荷,还透露自己本是金枝玉叶的身份,说不定她现在都已经做了福尔康的妾了。

可是,福尔康再怎么目的不纯,他也是这么多人中唯一一个表面上还是站在她这边,支持她的人。而这个时候的夏紫薇,她太需要这一份支持了.

还有福家、令妃,这些人都是一条利益线上的人,可是由于令妃拾掇着乾隆认了小燕子是格格的事,如今她们统统都是小燕子的后盾了。为了保证自己和金锁的安全,甚至是认爹,夏紫薇只能是处处为小燕子着想的好姐妹了。

而夏紫薇呢,在微服出巡这一路上已经成功赢得了乾隆的好感,但是这却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好感。好在,乾隆对她的好感还处在欣赏的程度,而刚刚夏紫薇才不顾性命,为他挡了一刀,乾隆还处于震撼的状态里,如果此时知道这个为他挡刀子的是他的亲生女儿,诺澜很期待大家的反应。

但是应该怎么讲这件事说出来却是要好好想一想,毕竟夏紫薇平时维护小燕子的态度摆在那里,而乾隆对小燕子的宠爱也摆在那里,如果她直接捅出来难保乾隆不会多疑。

“醒了,醒了……”诺澜一听就知道是小燕子的声音,她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床上了,而床的周围围着一大圈人,乾隆、胡太医、小燕子、永琪、尔康、尔泰。

胡太医一边从医药箱里拿出工具,一边说道:“我需要一个人抱住她的头,压住她的上身,免得身体会动。”

尔康马上说道:“我来。”

乾隆却反对道:“不,朕来。”说着,他坐到床边,把诺澜的头稍稍抬起抱住,说道:“朕在这儿稳着你,朕既然贵为天子,就一定可以给你力量,你也要为朕争口气呀,知道吗?”

胡太医说拔出匕首时会喷血,建议换一个人来抱住紫薇的头,但是乾隆拒绝了。胡太医只好开始接受了,他对紫薇说道:“紫薇,我要拔刀了,拔出时会有一点疼,但是没办法,非拔不可!”说完就开始挽衣袖,做出要拔刀的姿势来。

眼看胡太医的手就要抓住刀柄,气氛很紧张,诺澜突然说道:“等一下……”

乾隆以为她怕疼,鼓励道:“紫薇丫头,只是疼一下,不会有事的,朕不许你有事!不要怕,知道吗?”

诺澜费力的点点头,说道:“皇上,拔刀之前,我想要和小燕子说几句话。”

小燕子拉着她的手说道:“紫薇,我在这儿,你想要说什么?”

诺澜视线从屋子里众多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到乾隆脸上,说道:“我想要单独和她说……”

乾隆不赞成道:“有什么话,以后再和她说,来日方长……”

诺澜可怜巴巴的说道:“可是,这次不说,我怕我再也没有以后了……”

或许是看诺澜眼神太过可怜又太过坚定,乾隆转开头将她放下,说道:“你们有什么快点说,这刀子要马上拔,不能耽搁了!”说完快步走了出去,其他人也跟了出去。

“紫薇,你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小燕子说道。

诺澜用神识笼罩周围,发现众人出去后都到远处等着,只有乾隆一个人又偷偷的转了回来,如今正站在窗外,离床的位置很近。在这么个紧要关头,她要大家都出去,只和小燕子一个人说话,本就不寻常,她就是在赌,赌乾隆此时对她的关注度达到了最高,赌作为一个皇帝的好奇心,果然乾隆回来了。

于是她说道:“小燕子,我恐怕是活不成了。”

小燕子哭道:“不,不,紫薇,你不会死的,我不要你死。”

诺澜说道:“小燕子,你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当你的…格格,要好好的…替我…孝顺…皇上,好好…听话,不要…惹他生气。”

小燕子说道“紫薇,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诺澜学着记忆中紫薇的语气说道:“小燕子,不要说对不起,那天…在围场外,你拿着…我的信物去传信…却差点死了…阴差阳错…才做了格格,这是天意,是命,既然你已经代替我…成了格格,那就做一个…让所有人都骄傲的格格,让大家知道,我娘…夏雨荷…有一个好女儿,我就算是死了也甘愿,只是,此生我恐怕都没有机会认爹了,我好想…好想…叫他一声爹……”

“紫薇,呜呜~~~~”小燕子把脸埋在她的被子上哭。

诺澜用神识看到傻站着不动的乾隆,继续煽情道:“小燕子,你不要伤心,能为了自己的爹而死,我不后悔,哪怕是再发生一次,我还是会冲上去…为他挡刀的,因为…那是我爹啊……”

诺澜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都能清晰的传入乾隆耳中,她受了伤,语气轻飘飘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打在了乾隆的心上。

门突然被打开,乾隆面带震惊一步步走过来,小燕子和诺澜惊愕的叫道:“皇阿玛!”“皇上…”

乾隆盯着诺澜,一步步走进,不可置信的问道:“什么叫替你孝顺朕?什么叫你的信物?什么叫小燕子替你成了格格?什么叫夏雨荷是你娘?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小燕子哭着爬到乾隆脚边,抱着他的腿哭道:“皇阿玛,是我骗了你,我不是你的女儿,不是格格,真正的格格是紫薇,她才是夏雨荷的女儿。”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亲口从小燕子嘴里被说出来,乾隆还是觉得经历了惊涛骇浪一般,由不得他不相信了,他吼了一声:“什么叫你不是格格,紫薇才是朕的女儿?你们给朕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皇阿玛。”乾隆这一声吼,惊动了不远处的永琪、福尔康、福尔泰,他们听到乾隆的话就明白他们一直以来隐瞒的事已经皇上知道了。

小燕子抽噎着将她如何成了紫薇的信差,如何阴差阳错进了皇宫成了格格的经过讲明,最后还说道:“整个故事就是这样的,当时我迷迷糊糊的没有说清楚,等到我想要说清楚的时候却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乾隆难以置信的问道:“小燕子,你有那么多机会,难道说出真相真的那么难吗?”

小燕子急忙解释道:“其实我和很多人都说过的,我和皇阿玛你也说过,我不是格格,可是就是没有人相信我,甚至,还警告我,如果再说我不是格格,就要砍我的脑袋,就这样,我吓得不敢说,才把事情拖到现在……”

乾隆看着紫薇问道:“朕如此信任你们,你们却如此欺骗于朕,如果紫薇才是朕的女儿,那为什么紫薇进宫的时候不说呢?”

幸好乾隆虽然愤怒,但还算人道,没有让诺澜这个重伤患下床请罪,诺澜躺在床上,艰难的撑起上身,按照紫薇的思路,苍白着脸色说道:“皇上,不是紫薇不想说,紫薇无时无刻不想认爹啊,只是小燕子是因为我才陷入这样危险的局面,在不能小燕子的生命安全的以前,我怎么能说啊!”

说完诺澜自己都牙酸,不过确实这样的说法才能解释紫薇先前的行为,而且,以上辈子作为金锁的时候观察,乾隆的思维回路她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按照紫薇原来的习惯来行事才更有利于感动乾隆,顺利认爹,所以诺澜也不介意自己扮一次可怜的善良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