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还珠格格(三)

乾隆扭过头去,把视线从紫薇苍白的脸色和胸口那把刀上移开,转而从永琪、福尔康、福尔泰毫不意外的脸上一一扫过,痛心疾首的说道:“你们一个个都知道这件事,却独独瞒骗着朕,叫朕怎么相信你们?!”

永琪:“皇阿玛,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人有坏心,虽然骗了皇阿玛,但是我们大家都在极力为了使皇阿玛高兴呀,您想一想,小燕子,和紫薇,她们给您带来了多少的快乐呀。”

乾隆又看向福家兄弟,问道:“那你们呢?你们福家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为什么不说?”

福尔康跪着说道:“皇上,我们福家也是实在是情非得已,请您仔细想想,我们当初知道了这个秘密,却没有立刻杀了紫薇,也没有将她送到天边去,而是把她送到皇上身边,这样两位格格都陪伴在皇上身边,皇上,您没有损失呀!而我们大家却是用心良苦。”

诺澜心想,你们是没有杀了紫薇也没有将她送走,但是谁能保证你们没那样想过,因为小燕子的性格迟早会暴露她不是真格格,所以留下紫薇也不过是你们留给自己的后路。

而且这件事紫薇有损失呀,紫薇才是损失最大的那个。这个福尔康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了撇清关系,说这件事不应该怪他们福家吗。她可不是原来的夏紫薇,今生绝对不会和福尔康在一起的。

福尔泰也说道:“皇上,请听臣说一句,您当初封还珠格格的时候圣旨上说的是义女,并没有提到她是夏雨荷的女儿,所以小燕子也不算冒认您的女儿了。”

小燕子一听也觉得对,赶紧叫到:“是呀,是呀,皇阿玛,如果我是欺君的话,那你不就是欺民嘛!”

听到他们这样的说法,乾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诺澜眼见时间太久,她的伤势不能再拖下去了,准备出个大招,她咳咳两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望着乾隆说道:“皇上,我娘…曾经…说过,如果…我见到您,就帮她..问一句,蒲苇…韧…如丝,磐石...是不是…无…转…移?”

“紫薇…”“紫薇,你怎么了?”眼见紫薇一句话说完就倒了下去,大家都赶紧围到床边。乾隆更是扒开众人,第一个冲上前紧张的抱起她的头,探了她的鼻息,吼道:“还有气,太医,胡太医,快来救我的女儿啊……”

福尔康、福尔泰也想起来找太医了,赶紧跑出去找。

人家胡太医先前听到皇上怒吼就知道是出了什么大事,他只是个太医,不能搅进这些隐秘事里,于是离得远远儿的,谁知道,还过了不久,皇上就又传召他了。胡太医一进来就赶紧先向皇上行礼。

乾隆不耐烦的说道:“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多礼,胡太医,你赶紧上来看看紫薇怎么样了?”

胡太医上前看了看情况,又给紫诊了诊脉,说道:“启禀皇上,紫薇姑娘流血过多,又拖了太长时间没有及时把匕首□□,恐怕……”

乾隆鼓着眼睛低吼道:“朕不要听什么恐怕,朕要她活!”

胡太医额头冒汗,赶紧点头说道:“是,臣只能尽力而为了,这就为紫薇姑娘拔刀。”

当匕首□□的时候,即使已经晕过去的诺澜也惨叫了一声,而且顺着刀口好大一股血喷了出来,离的最近的乾隆更是被溅了一脸一身的鲜血,他被震撼了,想到这些都是他的女儿为他而流的,他心里已经认下了紫薇,认定了她是他的女儿。

之后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胡太医指挥侍女为紫薇包扎。

走到门外,小燕子见乾隆也不理她,期期艾艾的叫到:“皇阿玛……”

乾隆现在看到小燕子就想到她的欺骗,不耐烦的说道:“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一切先等紫薇没事了再说吧!”

结果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后,诺澜醒来,发现屋里除了胡太医、还有乾隆都守着她,看乾隆对她处处关切的样子,她知道她的计划成功了。

她自己医术就很高超,早就给自己看过,这刀子虽然插在胸口,但是幸好没有查到心脏等器官,看起来凶险不过是血流的多,拖延一段时间也不会致命,而乾隆现在对她的态度确实说明了一切,也不枉费她忍着痛先不治疗的把事情说清楚,不愧是流传千古的苦肉计啊。

而乾隆是个感性大于理智的人,这样的人实际上不适合做皇帝,但是诺澜感谢他是这样的人,要不然这次怎么能这么顺利的通过这件事件。而且这里是宫外,没有宫内的其他人挑拨、也没有人干扰他的判断,他便会随着自己的感觉走,去相信了。

诺澜想要撑起来说话,不过被乾隆阻止了,她只好躺着,看着乾隆微青的眼袋和脸上的倦容,诺澜问道:“皇上,您都没有好好休息吗?看起来很憔悴?”

乾隆微笑着说道:“没有看到你醒过来,朕怎么会放心!”

诺澜面带担心的说道:“那您也不能不顾忌自己的身体呀。”

乾隆说道:“好了,朕看你喝了药后就去休息了。”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说了一下从济南到北京这一路的事。诺澜想起她从醒来还没有见过小燕子呢,遂问道:“皇上,怎么不见小燕子?”

乾隆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不要跟我提小燕子,那天我把她关在房间里禁足了,结果她昨天闹上吊,前天闹绝食。她刁钻古怪可朕又答应了你不杀她,还有永琪、尔康、尔泰还一个劲的为她求情!唉,你们这一群人闹得我头晕脑胀,气的我胃疼。”

看来乾隆确实烦得很,就连一直自称的朕也忘了说了。诺澜只好说道:“皇上不要生气,小燕子她冒冒失失的,可也是您一片慈父之心,才叫我们都这么的崇拜您、舍不得离开您。”

显然乾隆就是个喜欢听好话的,他又一向标榜自己是个慈父,诺澜这话正说到他的心坎上。恰好这时候胡太医端着药上来了,乾隆赶紧从胡太医手中接过药,舀了一勺,吹了吹,就递到诺澜嘴边,显然是要亲手喂她。

乾隆这是要表达慈父之心啊,诺澜当然不能拒绝,于是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眼里的泪花就冒了出来,她虽然完全能辨别出这幅中药里面有些什么药,就连哪种药材放了多少分量都能一一说出来,这药确实是对症的好药,只是想不到这么难喝。

以前她自己都是把中药制成药丸子备用,如果实在要喝汤剂也是在不影响药效的基础上自己改良了味道的,这么多年,她哪里喝过这样怪味的药了。

“傻丫头!”乾隆感叹了一句,以为她是因为他亲手喂药感动的哭了。

诺澜将错就错,说道:“皇上,您不知道,那时候小燕子成为格格后偷溜出宫,我听她说皇上亲自喂她吃药,她幸福得不得了,可是我听了之后却羡慕的不得了,想到,要是皇上也能亲自喂我吃药,我做什么都甘愿,今天,我终于等到了,就算受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都过去了,朕保证,今后你的好日子还长着呢!”乾隆说完又舀了一勺药递过来。

诺澜紧盯着那满满一勺子药,心想她都说了这么多了,结果还是要喝这药。这样一勺一勺的喂,还不知道要吃多久呢,倒不如给她直接一口灌下去来得干脆。诺澜再喝了一口药,想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紧蹙着眉,咬了咬嘴唇,一副强装忍耐的样子。

乾隆瞧出了她的不对劲,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诺澜眉头蹙得更紧,撒娇似的说了一声:“好痛~~~”

胡太医说道:“我马上去熬药,吃了可以安神止痛。”

乾隆不耐烦的打发他:“有那种药还不快去熬!”

“喳。”

胡太医出去了,诺澜想要一个人呆着看看自己的伤口,于是对乾隆说道:“皇上,紫薇已经没事了,请您去休息吧。”

乾隆笑眯眯的说道:“还叫我皇上,是不是该改口了?!”

诺澜先前包在眼里的泪花掉了下来,问道:“您,您肯认我了吗?”

乾隆肯定的说道:“当然,你琴棋书画样样都会,简直是朕的翻版,跟朕一样能干。这么好的女儿,错过了上哪儿去找啊?”

诺澜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她都要翻白眼了,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夸人的时候都还不忘理直气壮的带上自己。不过她还是一脸感动的叫了一声:“皇阿玛。”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演技与定力了。

乾隆心情很好的哈哈哈大笑道:“好、好。”

紫薇也笑了,说道:“皇阿玛,现在您肯乖乖去休息了吧。”

“朕听你的,这就去休息,也让你休息,之后再来看你。”乾隆说完就出去。

诺澜刚刚想看一下自己的伤口,就见门被打开了一条缝,接着伸进来一个脑袋四处乱看。她无奈的叫到:“小燕子,你在做什么?”

小燕子说道:“我在看皇阿玛走了没有?”

诺澜说道:“他刚刚才走,你快进来吧。”

小燕子快速的开门进来,又蹑手蹑脚的走到诺澜床边,问道:“紫薇,你怎么样了?伤口还疼不疼?”

没等诺澜回答她又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急忙说道:“唉,看我这脑子,挨了那么重的一刀,又流了那么多血,你现在怎么会好,怎么会不疼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