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傲慢与偏见(一)

诺澜坐在封闭的马车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田园风景,这样的乡村美景即使已经看了十年她也不嫌烦。是的,她穿越到这里已经十年了!

她现在名叫玛丽.班纳特,家住郝特福德郡的朗博恩,在家排行第三,她还有两个姐姐以及两个妹妹。像大多数家庭一样,作为排行刚好在中间的孩子总是得不到那么多家长的关注,更甚者,玛丽就是那种如果自己不做出点引人注目的事情的话,在家就是个小透明的孩子。

所以当年才九岁的小玛丽内里换了个芯这一家人谁也没有发觉,当然也有可能是诺澜演技太好、适应太强的原因,可是这次她绝不承认自己有用过所谓的演技。

玛丽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但是她的皮肤犹如婴儿一般白皙红润又细腻光滑,一个毛孔都看不到,更不要说西方女性常有的雀斑之类的了。她的面貌姣好,有深棕色的眼睛,挺巧的鼻子,红润娇嫩的嘴唇,再加上自然微卷、乌黑靓丽的长发,十足一个美人儿。

在附近这一带,班纳特家因为有五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而非常有名,不管是哪家举办舞会都不会忘了邀请她们参加,而她们得体的举止和讨人喜欢的性格也受人称赞。

在马车的辘辘声中到了朗博恩庄园,诺澜望见了树林掩映中的两层建筑,马车转过一个大弯,视线开阔起来,经过几棵粗壮的大树,又穿过大铁门,在院子里停下。班纳特夫妇和四个班纳特小姐都已经在门前迎接她了。

“亲爱的玛丽,欢迎回来。”班纳特先生伸出双手和下车的诺澜拥抱了一下就放开,因为后面的班纳特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想要和她的三女儿好好亲热一下了。

“妈妈。”诺澜很高兴班纳特夫人的热情,只是请不要抱她这么紧。

班纳特太太稍稍放开她,问道:“哦,我亲爱的玛丽,你舅舅他们还好吗?”

诺澜说道:“非常好,舅舅和舅妈还托我问候大家,说今年还和往年一样,会来朗博恩过圣诞节!”

“是吗,那可太好了!”班纳特太太激动地说道:“我可真希望明天就是圣诞节…..”

班纳特先生打趣道:“我亲爱的太太,或许你可以使点什么魔法让时间一下子跳到圣诞节去,我相信你历来都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本事……”

诺澜笑了笑,这对父母的相处方式还是这么有趣。

大姐简问道:“玛丽,路上还顺利吗?”

“是的,简,顺利极了。”诺澜很喜欢这个温柔可亲的大姐,她有一头金色的卷发和深邃的五官,十分符合西方人的审美观,诺澜忍不住说道:“哦,你看起来比我离开时更美了!”

旁边的二姐伊丽莎白赞同的说道:“我想那是毫无疑问的,简的美貌已经是公认的了,附近的小伙子没有不被她吸引的。”

简害羞的说道:“哦,莉兹,求求你注意你的那张嘴,可不要被外面人知道班纳特二小姐居然这样吹捧自家人。”

“哦,得了,我亲爱的简,这是在家里,不用这么拘谨。”伊丽莎白转而向诺澜问道:“玛丽,你这次去伦敦有拜访伍德太太吗?她过得好吗?”

诺澜回答道:“是的,她生活舒适,气色看起来很不错,身体十分健康。”

伍德太太是班纳特家的家庭教师,诺澜刚刚穿来的时候才九岁,小姑娘由于缺乏关爱个性沉默不讨喜,却对各种书籍很有兴趣,诺澜为了对这个十八世纪末的英国增加了解,也十分喜欢阅读,于是常常进班纳特先生的书房借书看,有不懂的地方也像班纳特先生询问讨论,她灵活的思想和观点有时候还能给班纳特先生带来一些启发,一来二去,父女的感情变得很好。

后来,诺澜的问题逐渐变得多种多样,有时候问道一些有关才艺方面的专业知识班纳特先生也无法回答了,所以为了加强班纳特姐妹的才艺和礼仪学习,诺澜强烈要求班纳特先生请了一位家庭教师,虽然请一位家庭教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是对于每年有二千英镑收入的班纳特先生来说也还负担得起,于是接下来就有了伍德太太的到来。

伍德太太作为一位多才多艺、举止优雅的孀居老太太很是严厉,她不止教授班纳特五姐妹的才艺和礼仪,励志要将她们培养成合格的淑女,有时候见到班纳特太太不当的言语和举止她也会提出自己的意见。

渐渐的不止班纳特姐妹有了良好的教养,就连班纳特太太也在这种学习氛围下有了可喜的改变,至少她在外面的交际中和以往大不相同了。

更有甚者,伍德太太见到班纳特先生有时候不当的言语和爱拿自己太太开玩笑的行为也会提出意见,让班纳特太太自以为总会找到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了。

由于伍德太太年纪大又十分理直气壮,班纳特先生有时候也不得不退让一步,只敢私下里和太太开玩笑了,谁曾想,班纳特夫妇两位这种只有偷偷才能一起发牢骚开玩笑的行为反而增加了夫妻感情。

直到半年前,班纳特家最小的莉迪亚也成年出来交际,伍德太太辞去了家庭教师一职,去了伦敦定居。所以,诺澜这次去伦敦舅舅家的时候顺道去看望她。

诺澜在姐妹们的簇拥下进屋,将披风和帽子脱下来递给女仆,然后上楼将行李安顿好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分发礼物,一边还讲诉伦敦最新流行的服饰款式,两个妹妹吉蒂和莉迪亚对这些流行趋势十分感兴趣,听得特别认真。特别是诺澜拿出几条颜色各异的缎带和蕾丝花边后获得了两个小妹妹热烈的追捧。

“哦,莉迪亚,快看,这条绿色的缎带可以装饰你新买的那顶帽子了,你不是总觉得它少了些亮色吗?”吉蒂拿着条绿缎带开心的递给莉迪亚。

莉迪亚接过绿缎带,显然十分喜欢,她把先前手里拿的蕾丝递给吉蒂,说道:“确实很适合装饰我的帽子,哦,吉蒂,你看这条白色的蕾丝多么迷人,我们可以缝在你那条新做的裙边上,我一直觉得它太单调了,等装饰好后你下次就可以穿着它去参加麦里屯的舞会了。”

诺澜与两个姐姐对视而笑,她就知道这两个小妹妹喜欢这些小东西。诺澜继续拿出其他礼物,帽子、手套、鞋子,还有上好的细纱、印花布、绵绸等等,其中还有几件不算特别贵重但胜在款式特别的首饰,班纳特太太以及其他姐妹们都很喜欢。

诺澜买了这么多东西可需要一笔不小的钱,至于她的钱从何而来,为什么班纳特太太和其他人没有怀疑,这就不得不说玛丽能够一个人去伦敦的事情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玛丽开始显露她不一般的才华,她在伍德太太教授的各方面都表现出色,特别是在针线方面,拥有被伍德太太称之为非同一般的天分,后来她不知道在哪儿淘换到一本讲诉东方绣技的书,大家都看不懂只有她自己摸索,最后居然能锻炼出不逊于东方进口绣品的手艺。

于是,玛丽有了一个正大光明挣私房钱的来源,那就是将她绣成的各种精致丝帕、扇子、屏风、钱袋等物品放在舅舅嘉德纳先生的商店里寄卖。这让她和舅舅一家的关系变得密切,每年都要去伦敦好几次。一开始还得由嘉德纳先生或者是别的姐妹陪伴一起去,后来次数多了家里也放心了,诺澜只需要一个男仆在路上打点就可以去伦敦了,不得不说,她这待遇得到了其他姐妹的羡慕。

不过这时代小姐们做绣品卖毕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所以除了嘉德纳舅舅一家别人都不知道,班纳特一家也从不将此事宣扬出去,就连最喜欢八卦消息的班纳特夫人这次也守口如瓶。

当然,如果绣品的材质一般,那么即便是诺澜绣的花样再精致也不一定能卖上一个好价钱。所以,诺澜有时候趁着去伦敦回来的时候带上一些材质上等的丝绸,给家人的说法是她在伦敦买的东方进口丝绸预备做绣品来卖的,实际上却是她空间里的收藏品,上一辈子作为公主,她有用不完的绫罗绸缎,空间里自然少不了存放。

由中国运来的丝绸在十八世纪的欧洲绝对是畅销货、时尚的象征,诺澜的这些面料上等的绣品卖的价格从几十到几百英镑供不应求,但她可不会让自己成为只会绣花的机器,所以,即便是对她来说很容易,用最平凡基础的绣法一天可以做一大堆的东西,每个月却只有一到两个作品出售。

诺澜的绣品价格昂贵班纳特一家都是知道的,不过他们以为做这些绣品的昂贵丝绸也需要花大价钱买进,而且有时候诺澜还会用丝绸给她们做一些衣服装饰之类的,扣除成本和家人的消耗,所以她们谁也不知道诺澜已经挣了许多钱,恐怕这其中只有经手的嘉德纳夫妇勉强知道诺澜的存款一二。

给妈妈和姐妹们分好了礼物,诺澜拿着给班纳特先生的礼物敲响了书房的房门,获得许可进入后诺澜将手中的礼盒递给班纳特先生。

“是什么?”班纳特先生在诺澜的示意下打开,然后笑了说:“哦,是羽毛笔,我很喜欢,谢谢你,玛丽。”

“你喜欢就好,爸爸。”诺澜坐下,打算和班纳特先生谈一谈最近牧场的发展情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