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傲慢与偏见(六)

诺澜的感冒药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普通感冒药,但是很有效果,晚上简醒来发现好了许多,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诺澜让她穿的妥妥帖帖的,确定她不会再着凉才陪着她一起下楼去了客厅。

对于简能康复的这么快,主人家显然非常意外,不过宾利姐妹对简表示祝贺,欢迎,说非常高兴听到她恢复健康的消息。不过她们说得再好,也没有宾利先生说的那么情真意切,满怀欢欣。

他邀请简和诺澜和他们一起去打牌,诺澜拒绝了,说自己想要看一会儿书,她见简被安置坐到宾利先生旁边,开开心心的玩起了二十一点,便放心的去尼日菲花园的书房挑书。

路过一间开着门的房间她走进去居然看到达西先生在里面。达西正一个人无聊的玩玩着台球,他刚刚与心上人订婚却不能与未婚妻亲密相处,只得打台球消遣娱乐,放松一下。谁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达西生性沉静,喜悦不形于色,可是眼见心上人就在面前,他忍不住上前欢迎她。他见诺澜对台球十分好奇,便给她讲解规则,将她拥在怀里手把手的教她怎样握杆瞄准。结果不一会儿就欣喜的发现他的未婚妻实在太聪明,居然才这么一会儿就打得像模像样了。

诺澜当然不是新手,她以前也是打过台球的,只不过因为时代变了她不了解这个时候的台球规则,加上这时候台球的制造成本昂贵,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高雅室内运动,以她现在的家世她也不能解释自己玩过,所以索性就装作一个初学者,她和达西一个教一个学也很有意思。

达西见诺澜熟悉之后,两人便开了一局对打,最终是达西赢了,看他优秀的技术诺澜忍不住好好的夸奖了他一番,可惜良好的气氛被匆匆进来的宾利小姐打破了。

她一向仰慕达西,可能是发现诺澜和达西先生居然单独相处,所以太气愤了,居然用质问的口气对诺澜说:“班纳特小姐不是饱读诗书不稀罕玩,要去看书吗?怎么会在这里?”

达西先生问诺澜:“班纳特小姐要看书吗?我可以向你推荐几本宾利这里比较好的藏书,以你看书的偏好我想你会喜欢的。”

诺澜高兴的说道:“是吗,达西先生,那太好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两人说完谁也没有看宾利小姐一眼便一起出去朝书房走去,留下宾利小姐在台球室也不知道会怎样生气。反正等他们选好书回到起居室的时候,宾利小姐已经面色如常的在和赫斯脱夫妇打牌,而宾利先生和简则坐在一个长沙发上一起亲密的聊天,说着不久他会在尼日菲花园办一场舞会。

诺澜和达西一个看书一个写信坐的并不远,两人有时候还会抬头互相看一眼,甜蜜尽在不言中。可惜总有人不甘寂寞,宾利小姐一边打牌一边向达西先生问道:“您在那边做什么呢?达西先生。”

达西说道:“我在给舍妹写信。”

宾利小姐继续道:“哦,是亲爱的乔治安娜,我真想见她,从春天到现在,她应该长高了很多,将来会长到我这么高吧?”

达西侧过头看着玛丽说道:“她现在大概有玛丽班纳特小姐那么高了,恐怕还要高一点。”

宾利小姐不甘心话题又转到诺澜身上,她继续说道:“她小小年纪就那么的多才多艺,而且钢琴弹得高明极了,我真喜欢她。”

宾利先生插言道:“现在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都是把自己锻炼得那么多才多艺,这真叫我惊奇!”

可惜宾利小姐却不同意自己哥哥的话,她正要反驳的时候,达西站起来说明自己要回房间写信然后看了诺澜一眼出去了。

达西一走,宾利小姐再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致,诺澜和简不久也上楼回房间了。

第二天诺澜写信回去请家里打发马车来接她们,虽然宾利先生热情的挽留她们但是诺澜和简在用过午饭后还是回去了。

回到朗博恩,两人受到了全家人的热情欢迎,特别是班纳特太太还缠着要简说一下她和宾利有没有什么发展,简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却笑得很幸福,看样子一定是有发生什么好事的。

而诺澜觉得她和达西先生已经订婚的事情瞒着家里的谁也不能不能瞒着爸爸,所以她找了班纳特先生有空的时候在他的书房向他坦白了这件事。

班纳特先生初时很奇怪,觉得事情发生的有点快,可是后来听诺澜说她早就在伦敦认识达西先生了。实际上班纳特先生还是非常开明的,他问了诺澜,确定她是真心爱他,想要嫁给他,这件事也就同意了。

诺澜告诉班纳特先生,自己想先不将她订婚的消息公布,班纳特先生觉得如果大家都知道她和达西先生订婚了想必对她的另外四个姐妹的婚事是有帮助的。但是诺澜却告诉班纳特先生,名声和实力上虽然有帮助,但是谁又能保证那些追求着是真心实意为了她的姐妹们娶她们的呢,而且她怕作为妹妹的自己先订婚,简和伊丽莎白会有压力。

班纳特先生被她说服了,说随便她哪一天公布,反正他知道就行了。

过了两天,班纳特先生叫太太准备丰盛的午餐,因为今天有一位客人要来。班纳特太太以为是宾利先生,正要高兴呢却被班纳特先生告知来的是他的表侄柯林斯,也就是在他死后,将来要继承朗博恩的那个人。

班纳特太太现在虽然变得说话谨慎开明了些,但是对于某些事情仍然是相当固执,比如说希望嫁女儿,比如说讨厌柯林斯!

提起那个会夺走她女儿们的财产的柯林斯她就会崩溃,难受痛苦。而班纳特先生用嘲讽的语气说,柯林斯因为要继承他的财产,所以心存内疚,想要做些事情‘补偿’。

诺澜听到补偿两个字心里很是不屑,他的补偿就是娶一位班纳特小姐顺便解决终身大事。

这天四点钟的时候,柯林斯准时到访。他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高高的个儿,望上去很肥胖,他的气派端庄而堂皇,又很拘泥礼节。

见面后,柯林斯一段又一段好听的恭维话说出来,她不止赞美班纳特家的小姐漂亮,还把客厅、饭厅、以及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仔细看了一遍,赞美了一番,俨然将这些当做自己今后的财产视察了一遍。叫班纳特太太实在难受。

而诺澜已经决定,绝不将她发展起来的班纳特家的产业便宜了柯林斯,对此她早有打算,在班纳特先生的产业被柯林斯表哥继承以前,她绝对会将农场、牧场里能卖的统统转移走,留给柯林斯一个需要他百废待兴的朗博恩。

吃饭的时候,他又将班纳特家的伙食赞美了一遍。在班纳特先生提到他现在的资助人凯瑟琳德包儿夫人后,他开始滔滔不绝的赞美并炫耀凯瑟琳夫人对他的青睐和提携照顾,并且也同样赞美她的女儿德包尔小姐。

班纳特先生忍不住打断他,问他的那些恭维话是临时想到的还是事先准备好的。诺澜和其他的姐妹都被班纳特先生的坏心眼给逗笑了,可更好笑的是这位柯林斯居然回答他还真的有事先准备过一些。

班纳特先生看了一圈他的几个女儿,很高兴有人能一起分享他的愉悦。可是吃完了饭她们还得继续忍受柯林斯,因为他给小姐们读《讲道集》,读的既单调又乏味。

第二天,她们五姐妹要去麦里屯的姨妈家做客,柯林斯也一起去,路上他对着伊丽莎白不断的说废话,诺澜虽然同情她,也看到了她求救的眼色,可为了自己的耳朵还是情愿和简挽着手走到了前头。

在麦里屯的街上一位叫丹尼的军官上来打招呼,她们和他并不怎么熟,只是在舞会上见过几面而已,他介绍了他旁边的朋友是新来的军官乔治.韦翰。这位韦翰长相英俊又风度翩翩,街上的太太小姐们大多都在朝他看。

诺澜她们正要和这两位军官告别,恰好宾利和达西两位先生骑着马从街上过来,宾利看到简连忙过来打招呼寒暄,说他们正要去朗博恩拜访,恰好在这里就遇到她们了。达西也证实宾利所说不假,他正要走到诺澜身边找心上人说说话,却突然发现她面前站着的正是他的老熟人韦翰。

一时两人面面相觑,双双变了脸色。诺澜见达西脸色不好,上前几步走到他面前挡住韦翰的眼光,和他说了她们今天要去菲利普姨妈家做客,不能回去招待他们了,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明日再来朗博恩做客,会回家准备好,定要叫他玩的愉快,她们一家都十分欢迎他和他的朋友。

达西和宾利很快就告辞了,她们也和丹尼以及韦翰告辞,准备去菲利普姨妈家了,不过离开前,韦翰居然对诺澜十分亲切,还特别说非常高兴认识她这么美丽的姑娘。她们离开后,莉迪亚还来打趣诺澜,说刚刚那位韦翰没准儿是被她迷住了。

诺澜直接反驳了她,非常认真的告诉妹妹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说她不喜欢军官。她没有说的是,在她看来,韦翰笑容虚假,又爱卖弄他的笑容,加上人品低劣,实在是及不上达西先生的一分。

到了姨妈家里,班纳特姐妹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简向菲利普姨妈介绍了柯林斯先生之后,柯林斯就开始努力恭维菲利普太太家的房子等等一切看到的东西。

菲利普姨妈说,明天他们家有几位军官要来吃饭,问她们要不要一起来。诺澜解释说因为明天家里有客人所以不方便来,于是菲利普太太也没有怪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