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又见一帘幽梦(一)

从十八世纪的英国回来的时候,轮回珠自动封印了那一世的情感,还好在别的世界经历的情感不会影响到本体,诺澜觉得自己的心态终于摆脱需要养老的老太太阶段,又变回二十多岁的诺澜了。她见到自己的手机电脑或者其他等等的电器,真的好熟悉啊,几十年没用了,她好想念它们。

而且现在是在家里,她又变成了有爷爷奶奶宠着的乖孙女了。不过,在稳定了新突破的境界和功力后,她又闲不住了,所以在过了一段平静的休闲日子后,她又开始去其他世界旅行了。

这一次穿越过来后她变成了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儿。她有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叫紫菱,有一个青梅竹马叫楚濂,还有一个人人羡慕表面和平的富裕家庭。

没错,这里是一帘幽梦的世界,而她,正是被妹妹抢了男朋友,又车祸断了腿,婚姻里又充满了背叛不幸福,最后被逼到崩溃的绿萍。

不过这些都还没有发生,诺澜也不会叫它们发生。

从十五岁的绿萍记忆中,诺澜感受到了她的幸福,她的青春活泼,她对舞蹈的热情。汪妈妈对她要求很严格,为了使自己成为父母的骄傲,她每天学习很努力,还要花许多课外的时间坚持练习舞蹈,虽然很辛苦,但是她很快乐。因为她有一个梦想,一个满满都是舞蹈的梦想。

诺澜穿越过许多次,在以前,她也学习过跳舞,不过是交际舞和古典舞,与绿萍学的芭蕾舞、现代舞种却是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一通百通,再加上她修习武功后柔软的身段却又有力的矛盾感,学习起舞蹈来进步神速。

绿萍对舞蹈的热爱像是刻到了骨子里,诺澜接收了绿萍的记忆,像是受了她的感染,对舞蹈也有很大兴趣了。她决定继续跳舞,就当完成绿萍的心愿。

一转眼,过去四年,诺澜已经十八岁,念大一了。去年,她以上海文科状元的成绩进入复旦大学就读英语系。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以她的英语水平学业可以轻松应付,空出多余的时间她可以练舞和做其它感兴趣的东西。

要说现在的时间和她本体生活的时代只是相差十几年,再加上又是在中国,还有现在富裕的生活,她觉得和穿越前也没多大差别,除了有了爸爸妈妈和妹妹。

说道这四年间诺澜将自己感兴趣的现代舞种都学了个遍,如今就算是最挑剔的老师都说她可以出师了。虽然她为了练习舞蹈付出了许多汗水,但是她自己却不觉得辛苦,反而觉得生活充实。

其实她这四年花费心力最多却不是学业和舞蹈,反倒是她的家人。诺澜刚刚来的时候就观察了她的这对父母。

她现在的妈妈李舜娟是个霸道强势还爱面子的女强人,在汪展鹏的公司东展初创的时候,为了帮助丈夫公司的发展,她出去帮他交际应酬公关,等公司上了正轨她又回家操心家里的两个女儿,为了家庭,她付出了许多,但是得到的却不成正比。

丈夫汪展鹏对她时常冷淡,小女儿紫菱使她操碎了心却对她又怕又惧,叫她欣慰的就是还有个优秀的大女儿绿萍,她是她的骄傲。

汪展鹏有大男子主义就不说了,上了年纪还有许多浪漫思想,对舜娟的强势觉得压抑,十多年前他就出过一次轨了。好在他现在表面上还维持着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

为了减少家庭矛盾,避免以后第三者插足家庭破灭,诺澜做了许多努力。

她一边旁敲侧击的开导舜娟不要那么要强,有时候在自己的爱人面前示弱也很管用,男人的劣根性不就是喜欢女人依靠自己吗。

还有女人要懂得享受生活爱自己,诺澜建议她经常约朋友出去美容、做头发、逛街买衣服什么的,还鼓励她找了许多修生养性的书看和事情做,比如说学学茶道,练练插花呀什么的。

另一方面,诺澜也不像原来的绿萍那样敬爱着父亲,她研究了汪展鹏的性格,没事也开始向汪展鹏撒撒娇,练舞受了伤也要找爸爸哭哭,叫他看到她的成就是她多么辛苦才挣来的,还有说说心事烦恼什么的,一副特别需要父亲关爱的小女孩模样。

不要说她矫情会装,俗话说得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别说,汪展鹏就吃这套,没见紫菱因为常常一副弱小可怜的样子获得汪展鹏的关注疼爱了吗,诺澜也可以,而且有她的脆弱中透着坚强作对比,才能让他发现紫菱的可怜不过是自怨自艾,她还不信,凭她诺澜的手段还不能将汪展鹏培养成一个父控!

当然,紫菱是很敏感的,绿萍的变化她第一个就注意到了,有时候她觉得绿萍太可怕了,因为绿萍那么优秀,虽然现在妈妈脾气好了许多也不会整天在嘴上拿她和绿萍的优秀比,但是她自己在心里也会拿自己和绿萍比,她就生活在绿萍耀眼的光芒之下,她就是汪家的失意,没有人注意到她。

而且本来妈妈就偏爱绿萍,现在连对她好的爸爸都被绿萍抢走了,所以,她更加自怨自怜,依恋他的青梅竹马楚濂了。可惜楚濂的目光却总是落在漂亮优秀的绿萍身上,她觉得自己就像楚濂说的那样就是只丑小鸭。

诺澜也不是没想过改造紫菱,只是面对紫菱的性格她实在喜欢不起来,还有紫菱对她的敌意和嫉妒,她对她也没那么多的耐心。

再加上小女孩儿好像一直都处在叛逆期,常常做出一些让人难以理喻的事情来,她还要安抚舜娟的脾气,所以教导紫菱的工作就叫汪展鹏去做了,免得他们两人现在好不容易融洽的夫妻关系还要为了紫菱吵架。

汪展鹏以前总觉得舜娟对紫菱太凶太严厉,紫菱的样子太可怜,但是他自己亲自上手管紫菱的事,才发现他的耐心快要不够用了。

一个问题耐心的说通了又会出现另一个问题,好吧,他是个很开明的家长,讲道理的人,只要道理说得通,他愿意站在紫菱的立场去同意紫菱的看法。

高中考不上好学校,他虽然在外面丢面子,但是自诩为好父亲的他不生气,他花钱让她进好学校,反正已经有一个优秀的绿萍他也得意风光过,要知道绿萍可是他亲自教出来的,谁敢说他汪展鹏教女无方。

紫菱总说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可是汪展鹏却没有看到她的努力在哪里,比起绿萍日日熬夜、流汗甚至流血、流泪的努力,紫菱所谓的努力真让他伤心。

这天晚上都快要十二点了,诺澜练舞,再过几天她就要正式在上海大剧院公演了,这一场演出尤为重要,因为,这是汪绿萍正式进入舞蹈界的一场表演。以前她为了积累舞台经验在老师的安排下,大大小小也参加过几次表演,不过都没有这一次来的重要,因为,这场公演,她才是主角!

突然,诺澜听到隔壁紫菱好大一声的尖叫,她停下动作,到紫菱的房间去看看,结果发现她是做恶梦了。紫菱告诉她,她梦到自己掉下海边的悬崖,差点淹死了。

诺澜很无奈,紫菱已经十六岁了,还整天做这些掉悬崖的梦。她见她没事了,安慰了她一下自己就回房间打开电脑忙起来。

过了几天,诺澜在上海大剧院的公演开始了。舞台上的她,画着精致的妆容,身着一条艳丽的绿色裙子,她动作和表情随着舞曲的进度,时而高傲,时而落寞,时而奔放,时而诱惑,她在用她的舞蹈向观众诉说了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很多人觉得弗朗明戈需要年纪大一些的舞者才能表现出它的魅力和味道来,但是今天这位年轻的舞者却推翻了在场众人的看法,也是今天,他们记住了汪绿萍这个名字,他们相信,从今天起,一颗舞蹈新星已经冉冉升起了。

公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掌声热烈而持久,诺澜不得不去谢幕了好几次,才回到后台,诺澜看紫菱带着勉强的笑容拥抱她,向她祝贺,她心情正好,也不在意这勉强的组合,所以满面笑容的接受,不过当楚濂也想上来拥抱她的时候,她装作看到汪妈妈高兴,无意间躲开了。

小时候,绿萍、紫菱、楚濂都是三个人一起玩的,但是自从诺澜穿越过来后,她就尽量避开楚濂了,可是两家是世交,住的也不远,来往密切,她又不得不经常见到楚濂,不过诺澜和他见面也是普通朋友的态度,并不亲密。

可是这个楚濂就比较奇怪了,以前他对绿萍和紫菱都差不多,但是自从诺澜不怎么理他之后,他反而越发的黏了上来。如果他们三个人走一起,那么楚濂就非要走到她身边,如果她拉开距离走快一些或者慢一些,楚濂也跟着她变,总之就是剩紫菱一个人在后面。

这几年随着他们渐渐长大,汪家和楚家的家长以及身边的朋友都觉得她和楚濂是一对,遇到当面打趣的时候,诺澜就直接说不喜欢楚濂,虽然场面一时有些尴尬,但好歹之后家长朋友也明白绿萍的态度,不会随便拿他们一起说事儿了。

再加上诺澜私底下和汪爸爸、汪妈妈撒娇说自己不喜欢楚濂,讨厌把他们放在一起,这两位家长一向疼爱诺澜,也打消了联姻这个念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