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又见一帘幽梦(二)

公演结束以后,诺澜有几天休息的时间,这天晚上,她路过紫菱的房门口,看到她正一颗一颗的穿她的水晶珠帘,虽然小声,但是以诺澜的敏锐听力还是听到她每穿一颗珠子就小声的念着楚濂、楚濂……

诺澜早就看出紫菱喜欢楚濂了。而楚濂呢,大概也是喜欢紫菱的崇拜和依赖的吧,只是他同样也喜欢优秀的绿萍,因为绿萍的完美可以带给他虚荣感。就像白玫瑰与红玫瑰,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所以无论得到了哪一个,另一个总会被他刻在心上,念念不忘。

不管楚濂是怎么想的,反正诺澜这辈子是不可以和楚濂在一起的,她敲了敲房门后,看到紫菱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说道:“绿萍,你怎么来了?”

紫菱一直叫她绿萍,只有有事相求的时候才会叫她姐姐,无论诺澜和汪父汪母怎么提醒,她就是改不过来,反正诺澜也不在乎了,甚至想她最好不要叫她姐姐,免得时时刻刻提醒她是她的妹妹。

不去管紫菱的称呼问题,诺澜说道:“我看你这么晚了还不睡,进来看看,还在串珠子啊?”

“是啊,是啊,我想要快点把它们串好,好挂起来。”紫菱说道。

诺澜用手拿起一条颗还没有串起来的珠子在手指间转动,透明的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从不同的切面反着光,显得十分梦幻美丽。这套珠帘价值不菲,是紫菱求了好久,汪爸爸才买给她的,说来虽然紫菱总是闯祸又不争气,但是父母都是爱她的。

诺澜问道:“紫菱,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珠帘呢?”

紫菱低着头说道:“因为,因为我喜欢呀,它们实在太漂亮了。”

“是挺漂亮的!”诺澜决定提示一下,问道:“对了,我刚刚在门口好像听到你在说楚濂什么的?”

紫菱一下子站起来,慌张的摆手,说道:“你听错了,绿萍,我没叫楚濂。”她见诺澜盯着她不说话,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哦,可能是我刚刚在说等下次楚濂来了帮我挂珠帘吧,你就听到了。”

诺澜本来打算要是紫菱老实说出来自己喜欢楚濂,她不介意帮她一把的,但是现在看来没必要,她还是留着自己纠结去吧。

过了没几天,紫菱的水晶珠链就挂起来了,她每天盯着珠链看,幻想,做梦,还好现在是暑假时间,要不然,恐怕汪爸爸不管,汪妈妈也会看不过去了。

也难怪汪爸爸说他的女儿一个是爱做梦的紫菱,一个是飞舞的绿萍。只是这话说到绿萍的时候是带着宠溺自豪的语气和表情说的。

暑假快要过完的时候,楚濂要去法国留学了,紫菱本来要拉着诺澜一起去机场送行,不过诺澜推说那天有事拒绝了。

晚上她回到家只看到汪妈妈和汪爸爸在客厅喝咖啡,她坐到汪爸爸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说她带了些他们喜欢吃的点心回来,今天出去走了好多路,腿走得好酸呀。

汪爸爸说:“要不,爸爸送你辆车吧,来告诉爸爸,你喜欢什么样的?”

汪妈妈斜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我们家有钱,但是哪有大学生就开车上学的,你就惯着她吧。”

汪爸爸揶揄道:“舜娟,你自己还不是惯着她,咱俩半斤八两,都一样啊。”

诺澜自己挣的钱买多少辆车都买得起,只是她是不会拒绝汪爸爸的好意,该他表现得时候得让他表现,这样他才有做父亲的责任感和成就感。于是诺澜表现得十分高兴的样子说出自己喜欢的车型,还细细的描绘出想要的颜色,以后她要怎么装饰布置它。

汪爸爸好笑的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好,我们明天就去买。”

这时候诺澜转头刚好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紫菱,她喊道:“紫菱,你怎么站在那儿?快过来呀,我带了你喜欢吃的慕斯蛋糕哟。”

紫菱一下子冲下来,委屈的叫道:“绿萍,楚濂走了。”

诺澜看着她红彤彤的眼睛,刚刚多半是哭过,她说道:“我知道呀,他去法国留学了嘛,对了你今天去送他了吗?。”

紫菱好像没有听到,继续问道:“楚濂走了,走的时候还一直问你呢,你,你就不想他吗?”

诺澜莫名其妙的说道:“想他做什么,他只是去留学了,又不是不回来了。”接着诺澜凑到她面前,压低声音说道:“哦,我知道了,是你舍不得楚濂走吧!”

紫菱叫道:“才怪,我欢送他还来不及呢。”

汪爸爸说道:“不是还有个两年之约吗?”

“什么两年之约啊,爸爸?”诺澜问道。

汪爸爸解释道:“哦,楚濂走的时候啊,我们大家约定,两年后紫菱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汪楚两家就组成一个旅行团,一起去巴黎旅行。”

“真的吗?”诺澜高兴的说道:“我早就想一家人出去旅游了,难得的是还是去浪漫之都巴黎呢!爸爸妈妈你们就当是带着女儿们一起出去度蜜月吧!”

“你这丫头!”汪妈妈用手捏了诺澜的鼻尖一下嗔怪道,那脸色悄悄爬上的红晕看呆了汪展鹏。只有紫菱看着他们快乐的样子,格格不入,一个人又开始失意了,可惜楚濂走了,都没有人发现她的失意,于是她更想念楚濂了。

两年说起来很久,但是一眨眼就又过去了,诺澜自从两年前一炮而红,名气一直稳步上升,已经成为知名舞蹈家了。但是跳舞只是她现在的兴趣和暂时的职业,并不是她赖以生存的终生事业,所以她除了重要的大型演出或者出国公演,并不常出去表演。

也或许正是她拥有出众的舞技却又鲜少露面,她的盛名之下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每每有她的公演都是满场。

而汪爸爸汪妈妈相处越来越恩爱了,汪展鹏对舜娟的改变很是好奇,觉得她好像又变回婚前的那个性格文静温柔,让他爱上并且心甘情愿步入婚姻的女人,再加上诺澜长期的催眠暗示,汪展鹏已经变成了爱妻爱家一族。

而舜娟,只是婚后生活的不如意和丈夫多年前的一次出轨,她才会变得强硬固执、脾气暴躁;自从尝试改变以来越来越吸引丈夫的目光,她尝到了甜头,便越发的注意自己,有了丈夫的疼爱和良好的家庭氛围,舜娟心情舒畅了,人也变得更温和了。

可是紫菱却又出状况了,前两天高考成绩已经出来,遗憾的是,紫菱她落榜了。所以,最近几天家里的气氛有点紧张。原来为了庆祝紫菱考上大学的巴黎之旅也面临着取消。

以前舜娟教育紫菱的时候,总是先讲出她的这样那样的缺点,再说‘你看看绿萍有多么多么优秀’来作对比,搞得紫菱心里越发的自卑,汪展鹏也越发的可怜紫菱,不满舜娟。

自从诺澜变成绿萍后,她没多久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还买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教育书籍放在家里面,舜娟在家也会看看,后来舜娟的改变这些书籍多少也有点功劳的。

可是没有舜娟,紫菱自己也会拿自己与绿萍作比较,于是绿萍越是优秀,她就觉得自己越是可怜。

这次紫菱没考上大学,舜娟除了不高兴失望并没有训斥她,汪展鹏也没有说她,两人看紫菱垂头丧气的,觉得紫菱自己肯定也很难过所以就不说什么了。

但是越是这样沉默的气氛,紫菱就越是压抑,她现在倒是想念起当年妈妈训斥她的日子了,至少不像现在这样沉默得吓人。有时候她会想,果然家里人都不在意她的,就连她高考落榜也没有人在意,有了耀眼的绿萍,当年父母就只生绿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生下多余麻烦的紫菱呢。

这时候她也不想想为了她这次高考,汪爸爸每场都亲自开车接送她,汪妈妈又是熬药又是煲汤的,都不用佣人假手,就连诺澜还给她划重点补习呢,他们的辛苦紫菱却选择性的忘记。

出国的护照签证也办好了,机票也订好了,酒店也安排好了,最后为了顺顺心,巴黎之行还是开始了,就连对法国有心结的舜娟和汪展鹏都在诺澜的撒娇劝说下一起上了飞机去巴黎旅行了,因为她说如果爸爸妈妈不去,她也不想去了。

下了飞机,有楚濂和费云舟亲自接机。费云舟和汪父汪母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所以得知汪父汪母要来,费云舟就亲自来接机了。

诺澜一袭大红色的修身长裙,长发飘飘,直接看傻了楚濂。面对楚濂的热切目光,诺澜打了个招呼后就一直陪着汪父汪母,在和费云舟寒暄招呼了一会儿,要走的时候回头才发现,楚濂在后面和紫菱说悄悄话,这一路上紫菱都拉长了脸、没精打采,这会儿看到楚濂倒是有生气多了。

“紫菱,快跟上,要走了!”诺澜对紫菱叫道,谁知道楚濂却答应了一声,丢下紫菱先跑过来了,黏在她身边说着他这两年在巴黎的有趣经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