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又见一帘幽梦(三)

在车上诺澜听了楚濂一路对巴黎的介绍,终于到了她们接下来这段时间要住的巴黎酒店。

这家酒店是费云舟的弟弟费云帆开的,他们两兄弟哥哥费云舟经营着一家酒厂和葡萄园,弟弟费云帆经营着酒店和化妆品香水公司。

现在是旅游旺季,从酒店里来往的众多客人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房间非常抢手,更何况诺澜她们住的还是非常好的豪华套间,窗外的视野也非常好。

而酒店的房间实际上是费云帆安排的,他同时还送了一张贵宾卡给他们,酒店的一切都免费招待。汪父汪母本来要谢谢费云帆的,可惜听费云舟无奈的说他事忙,没有空,于是作罢。

看好了房间,又放好了行礼,汪父汪母和费云舟准备到楼下喝杯咖啡,楚濂也准备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给大家讲讲。

这时候诺澜说道:“你们先去吧,刚刚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有点累,我想要休息一下,再洗个澡换件衣服什么的。”

汪妈妈说道:“那好吧,等你好一些了就到楼下来找我们。”

“恩,好的,放心吧。”诺澜一边和汪妈妈说话,也没有错过紫菱眼底一闪而过的小惊喜和楚濂的失落,她就是知道等会儿出去几个大人就在一起叙旧聊天,又要叫她们年轻人自己去玩了,到时候就又变成三人行了。所以还不如不去,就让楚濂和紫菱两个二人行吧。

看样子紫菱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本来满脸的不情愿也没有提出异议,和大家一起出去了。

诺澜关好房门,进入洗浴室。舒服的泡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诺澜闭上眼睛满足的叹息,要不是因为这是在外面不安全,她都想进入空间的温泉里泡泡了。

诺澜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房门突然被剧烈的敲响了。诺澜用神识一看,发现是楚濂在敲门。看他一个人又十分焦急的样子,多半又是紫菱出什么事了。

诺澜起身简单地冲了一□上的泡泡,穿上一件宽松的浴袍就出去开门了。楚濂一见到诺澜就焦急的问:“绿萍,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紫菱有没有回来?”

诺澜转身进屋,一边走一边说道:“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楚濂说道:“什么?她没回来啊!这个紫菱,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诺澜问道:“她不是和你们一起出去了吗?”

楚濂无奈的说道:“是一起出去了,可是后来我看她情绪不好,就陪她一起去小精品店看看,也怪我不好,还提到她考试落榜的事,让她更不开心,这一下没有看紧她,结果一转眼她就跑不见了。”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继续说道:“她的手机打不通,那附近我都找过了,她没有去咖啡厅找汪伯父汪伯母,也没有回房间找你,巴黎这里是很复杂的,她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英语又烂法文又不会,要是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诺澜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说道:“放心吧,她从小就那个性子,想做什么就马上去做,说风就是雨的,没准儿等一下就回来了。我自己带团出去那么多地方还不是好好的。”

楚濂烦躁的大声吼道:“紫菱跟你不一样,你独立,什么事都可以自己解决,她呢,是个孩子,需要别人照顾的!”

诺澜心里不高兴了,难道在他看来,就是因为她独立所以去哪儿都不需要人担心了,紫菱还小所以做什么不负责任的事都是理所当然了,这是什么逻辑!她将擦头发的帕子丢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说道:“她已经十八岁,不是个小孩子了!”

或许是诺澜的态度太冷漠,楚濂滞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居然冲绿萍发火了,他一时有些无措,说道:“对不起,绿萍,我也是太担心紫菱了,毕竟她是和我一起的时候不见的。我,我再下去找找。”

听到楚濂出去了的关门声,诺澜看着窗外也没有转身,她没想到紫菱都和楚濂一起出去的居然还能失踪,难道是剧情作用她还是遇上费麻烦了吗。

身后的开门声响起又关上,诺澜以为是楚濂又回来了,说道:“你不去找紫菱又回来做什么?”

“呼,原来是中国人。对不起,打扰一下……”

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用蹩脚的中文说话,诺澜回头惊讶的看着靠在门后的陌生男人。只见他二十多岁的样子,棕色的头发,英俊的面容有些像混血儿,敞开的黑色中长风衣外套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显露无疑。而他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急促的呼吸,却在看到诺澜转身后的全貌后突然停住了,眼里满是惊艳的看着诺澜。

诺澜盯着他看了看,才想起应该是楚濂刚刚出去的时候没有关紧门,所以这个人才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她说道:“你是谁,这里是我的房间,请出去!”

那男人好像突然醒悟过来,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对不起,这位小姐,情况有些紧急,我看门没有关,就冒昧的进来了……”

诺澜打断他的话说道:“知道自己冒昧还不出去!”

男人顿了一下,又说道:“好吧,事实上是外面有人在追我,我想在你这儿躲一下。”

这时候走廊外面传来好多人跑动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男人用法语在说话的声音,听意思是在找什么人,很明显他们要找的人正在诺澜的面前。而同时男人用摊开双手示意他没有骗人,外面那些人要找的正是他。

他说道:“放心吧,等那些人一离开我马上出去。”

“最好是这样!”诺澜说完进了卧室锁门。等她吹干头发换好衣服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人居然还在,她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我马上出去。”其实先前追他的那些人离开的时候他就要走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要和她道别再走。出了房门他离开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号,然后才匆匆的走了。

诺澜坐在房间里拿了一本法国旅游指南翻着看了看,才看了几页就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原来是汪妈妈回来了。

诺澜问道:“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爸爸呢?”

舜娟叹了口气说道:“唉,我们听说紫菱跑不见了,哪里还坐得住,刚刚在外面遇到楚濂,听说紫菱也没有回酒店,这不你爸爸和楚濂都去找她去了!”

诺澜扶着舜娟坐到椅子上,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道:“妈,你别太担心了,爸爸和楚濂不是已经出去找了吗?更何况紫菱都这么大了,她自己会回来的。”

舜娟说道:“希望如此吧!”

诺澜说道:“呐,您现在就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这里呢,有我等着,只要紫菱一回来我就马上通知您。”

“好吧,还是我的绿萍贴心。”舜娟说着拍了一下诺澜的手,起身回她的房间去了。

汪爸爸和楚濂最终没有找到紫菱,他们大家只有坐在酒店大堂里干等着。还好,天黑了没多久紫菱自己就回来了。

当然她的不负责任随意乱跑受到了大家的谴责,不过紫菱拿出自己摔成几块的手机,表示自己不是不联系大家,只是手机坏掉了,不能及时通知大家。紫菱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还又是一番撒娇,既然人都平安回来了,而且人也变得有生气起来,大家也就轻轻地放过她了。

其实紫菱当时确实有些不高兴楚濂提到她考试的事,不过真正叫她难过的却是楚濂一口一个绿萍怎么样怎么样的,她觉得特别难过才撇下楚濂一个人出去走走的。

只是谁知道走在路上一下子被人撞倒,将手机摔坏了。她追上去拉着那个人理论,可是还没有说清楚呢就被那个人拉着跑。看到后面一群人追着,她也莫名其妙的跟着跑了。就这样跑了一下午上演了刺激又浪漫的巴黎狂奔记,而她正是女主角。

这一跑,不仅跑过了埃菲尔铁塔,看过了凯旋门、圣母院,逛过了不知名的市场,坐船游了塞纳河,还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叫费麻烦。这一下午将她的失意、她的别扭、还有落榜的阴影通通都跑没了,就算是回到酒店面对着大家的责难她也不后悔。

等到紫菱洗个澡换了身衣服,大家一起出去吃了晚饭,到塞纳河上面坐游艇,看巴黎夜景。

看到很棒的巴黎夜景,大家都很满意。在船上的时候,汪展鹏还浪漫的邀请舜娟跳舞。诺澜正开心的看汪父汪母跳舞呢,楚濂也邀请她跳舞。

诺澜拒绝道:“不,我现在不想跳舞。楚濂你想跳舞的话去找紫菱吧。”

随时都在关注楚濂的紫菱听到诺澜和楚濂的对话,她假装没有听到,埋着头窃喜,但是楚濂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我还是在这里陪你吧。”

诺澜看着紫菱垮下来的肩膀,淡淡的说道:“随便你。”

楚濂开玩笑的说道:“想不到我们的舞蹈家也有不想跳舞的时候啊?”

诺澜转身让夜风迎面吹拂,说道:“就算是喜欢跳舞,也需要歇一歇,不用每时每刻都记挂着。”

楚濂赞同道:“说的也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楚濂问道:“绿萍,你太懒了,懒得两年也不主动打电话或者是发邮件给我。”

诺澜说道:“恩,我要上学还有演出嘛,很忙的。”

楚濂说道“其实紫菱已经将你的情况用Email告诉我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还能不了解你吗,你总是有许多事情要忙,忙得都没有时间联系我了。”

诺澜被楚濂最后那一句酸溜溜的语气哽到了,转移话题道:“楚濂你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楚濂说道:“再过两年,等我拿到学位之后,我想我不会留在巴黎,我会回国去找工作。”

诺澜说道:“那很好啊,你能留在家里,楚伯母也不用老是担心你在国外过得不好了。”

“是啊,留在国内可以照顾父母,还能常常见到你们!”楚濂说着深深的看着诺澜。

诺澜说道:“楚濂,你快去看看紫菱吧,她一个人又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些什么了!”

听了诺澜的话,楚濂也转头去看紫菱,发现她靠坐在船边上,真的满脸不高兴。于是他过去安慰他的小鸭子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