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又见一帘幽梦(四)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群人游览了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圣母院、枫丹白露等巴黎著名景点。

埃菲尔铁塔有1711阶阶梯,所以他们选择花钱乘电梯上去,在见到埃菲尔铁塔的时候,紫菱发表了她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就是一座铁塔’的奇怪言论,把大家都逗笑了,诺澜更是庆幸除了他们周围没有人能听懂中文。而接下来汪爸爸则讲诉了埃菲尔铁塔的历史和象征意义。

后来又他们一路坐观光车看风景,可惜在枫丹白露的时候紫菱又开始走边边掉进了喷水池里,他们不得不停止行程,回酒店了。

楚濂本来正在打趣紫菱真的以为自己是小鸭子,可以下水游泳了,结果一开门就看到房间里多了许多鲜花,他酸溜溜的说道:“这不会又是绿萍的追求者送的花吧?”

楚濂这样说大家也不奇怪,因为这样的经历昨天才有过一次。那时候他们也是出去玩了回酒店,诺澜就收到了好几捧鲜花,当时卡片面上写着她的名字,但是送花人没有留下名字,只有一行字写着:‘谨以几束像你一般美丽的鲜花致上我的谢意!’

当时诺澜合上卡片,看看那些鲜花是很美,而且花瓣儿上还有一些小水珠,她又念了一遍那句‘像鲜花一般’,明白这是在说他们见面的时候她的头发还在滴水,她不禁笑了一声,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

楚濂问她是谁送的花,诺澜说是自己在法国的朋友送的。大家都相信了,毕竟诺澜的交友广泛,又经常出国演出,有朋友在法国也不稀奇。

只有楚濂不停的数落法国男人是如何的风流和难缠,要诺澜保持警惕。结果今天一回来又收到这么多鲜花,他拿着花旁边的卡片念到:“汪失意,这谁呀?”

“是我的,我的。”紫菱一听失意,赶紧跑过去抢过那张卡片,跑到一边打开,咬着手指头,一边看一边偷偷的笑。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听到紫菱终于说了声‘原来是他送的花呀!’

汪妈妈问道:“这些花是送给你的呀,是谁送的?上次绿萍收到花是她的朋友送的,你在巴黎一个朋友也没有,怎么会有人送你这么多花?”

楚濂稍显急切的说道:“紫菱,快点从实招来啊!”

紫菱将卡片贴在胸口,甜蜜的说道:“这个朋友就是我来巴黎第一天认识的那个人。”

汪爸爸说道:“没想到我们紫菱也长大了,变得这么有魅力了啊,有一个失踪的下午和神秘的送花人,你这次巴黎没白来。”

楚濂这下可急了,他对着紫菱不停地强调这里是巴黎,不要和陌生人交朋友,法国的男人特别难缠。可惜紫菱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她好不容易也收到花了觉得自己也不输给绿萍,正在陶醉的时候即便是楚濂也不能打断他。

于是紫菱没好气的说道:“纠缠?正好,我现在正好觉得缺少了一点刺激和小纠缠呢!”可惜她刚刚说完就打了几个喷嚏,被汪妈妈强制要求进去洗澡了。

第二天他们品尝了当地的特色小吃,看了广场露天表演,拍了许多美美的照片,诺澜还在香榭丽舍大道购买了许多衣服、鞋子、包包、香水、化妆品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有些东西虽然她自己不会用但是可以带回去送朋友。

诺澜美丽时尚,对法国人来说她是个带着异域风情的美人儿,所以回头率一直不低,而且常常遇到各种各样的男人向她搭讪。每当楚濂想要伪装她的男朋友出头,诺澜赶紧拉着汪爸爸把人挡走了,他们父女两配合默契,闹得汪妈妈都吃醋了,说:“难怪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呢。”

诺澜听到了说道:“啊,那爸爸上辈子岂不是有两个情人!”大家都笑了起来。

回到酒店的时候汪家收到费云舟亲自送来的结婚请帖。

原来费云帆要结婚了,而且婚礼就在第二天。谈起弟弟的婚事,费云舟脸色不好的摇头,但也没有多说。这是别人家的私事,汪家众人虽然诧异婚期定得这么急也没有多问。

费云帆的婚礼正是在诺澜所住的这家巴黎酒店的花园里露天举行的。现场有乐队演奏,还有许多人跳舞,场面虽然不大,但是十分浪漫。

汪展鹏带着舜娟去和认识的人打招呼去了,诺澜打发了楚濂和紫菱一起去跳舞,她拿了一杯香槟,刚刚打算喝一口的时候看到对面不远处谈笑风生的男人,正是上次闯进她的房间还送她花的那个人。

诺澜正在想怎么在这儿见到他,就见对面的男人也看到了她。他举起手上的杯子向她敬了一下,诺澜也举起手里的酒杯回敬,然后喝了一口。口中美妙的香槟味道很合她的口味,诺澜决定回去的时候要多买一点儿香槟酒放到空间里慢慢品尝。

等到酒杯里的酒下去了一半,对面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待走到她面前,说道:“嗨,汪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诺澜用流利的法语说道:“是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你的法语说得真好,对了,还没自我介绍一下,艾伦雷诺,你可以叫我艾伦。”他说着向诺澜伸出手。

诺澜和他握了一下手,说道:“我就不用再介绍了吧,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从他送花的卡上有她的名字就知道对方已经查过她了。

艾伦低头摸了摸高挺的鼻梁,抿紧了嘴唇,居然带着一丝羞涩,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查了酒店的入驻记录。”

诺澜其实很惊讶他会露出这种与形象不符的表情,于是也不再继续这个问题,转而问道:“对了,你姓雷诺,你和新娘是?”

他说道:“是的,我们是亲戚,细论起来,今天的新娘伊莎贝拉是我的远房堂姐。”

诺澜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对了,还没谢谢你上次的花呢,很漂亮。”

“你喜欢就好。”他看了一下诺澜手中快要见底的杯子,又说道:“你好像很喜欢今天的香槟?”

“是的,这香槟味道醇美,我很喜欢,不知道是哪家酒庄产的?”诺澜问道。

艾伦凑近她,神秘的说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带你去那家酒庄亲自看看。”

诺澜挑了挑眉,疑惑的望着他。艾伦说道:“好吧,好吧,今天的香槟酒都是我名下的酒庄出产的,所以,如果你想去,我随时欢迎。”

“谢谢,不过这次恐怕不行,我后天就要走了。”诺澜遗憾的说道。

“走,回中国?”他看诺澜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那好吧,希望以后还有机会。”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话题,等到诺澜酒杯见了底,艾伦也放下酒杯,对她伸手邀请她跳舞。诺澜欣然答应了。

诺澜今天穿着一袭飘逸的白色纱裙,而艾伦则是笔挺的黑色西服,两人一黑一白,又是俊男美女,舞姿又十分出众,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成了舞场的焦点。

等到一舞结束,诺澜和艾伦在大家的掌声中退场,她看到面色不好的楚濂和紫菱正在朝她这边走来,猜想说不定要面临楚濂喋喋不休的盘问,这时刚好有人来通知说仪式要开始了,艾伦邀请诺澜一起坐,诺澜没有拒绝。

婚礼进行曲响起,新郎和新娘缓缓进场,诺澜听到后面紫菱的声音在叫‘麻烦’什么的,不过很快就被阻止了。

这场婚礼很顺利,除了新郎表情有点勉强、紫菱有些不高兴以外其他人至少表面上都很高兴,仪式结束后诺澜和父母一起去和新郎打了招呼,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诺澜还是叫了他小费叔叔。

这天回到酒店,汪爸爸和汪妈妈也问了她关于艾伦的事,诺澜只好说刚刚婚宴上新认识的,反正两天后她们就回去了,大家也没多问,除了想多问却被诺澜忽略的楚濂。

之后两天,诺澜虽然没有再见到过艾伦,但是时常收到他的短信,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诺澜每去到一个地方,艾伦都会向她推荐那个地方的特色和他觉得她会喜欢的一些店铺。就这样,巴黎之旅的最后两天,诺澜找到了许多隐秘的好地方,楚濂都笑说她比他这个在巴黎呆了两年的人还要会找地方,诺澜只是握着手机偷笑。

退房的时候,诺澜收到了一盒告别礼物,打开一看是一瓶香槟,卡片上写着:希望下一次重逢的时候可以一起喝这瓶香槟庆祝。诺澜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给艾伦,谢谢他的香槟。

转眼又是四年过去。诺澜的舞蹈工作室发展很好,已经有许多优秀的舞者加入了,她自己除了跳舞也做一些幕后的工作。楚濂两年前回的国,如今是新世纪建筑公司有名的建筑工程师,紫菱复读了一年,好不容易也商科毕业,换了好几次工作了,如今这一份还是汪爸爸瞒着她用关系给她找的。

诺澜这几年除了跳舞,陆陆续续也出版了几本书,有小说,也有生活杂记,反响都很好。对此,诺澜很有成就感,因为这些书真是她亲手一点一滴写成的。

不过出书的时候,她并没有用汪绿萍的名字,而是用了诺澜作为笔名出版的。所以,这件事情除了帮忙联系出版社的汪爸爸知道,暂时是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天,诺澜正在舞蹈室指导排舞,中间休息的时候发现紫菱来了,她奇怪的问道:“紫菱,你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班吗,怎么来找我了?”

“绿萍,姐,你这次可要救我呀!”紫菱拉着诺澜的手臂可怜兮兮的说道。

“怎么了?”诺澜问道。

紫菱说道:“我那个破工作,实在做不下去了,我,我辞职了!”

“哦……”诺澜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辞职也不稀奇,好歹这份工作她也做了三个月了,而前几次紫菱已经辞了好几份工作了。诺澜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走吧,都十二点了,我请你吃饭,你再好好说说。”

上一章 下一章